2023年1月31日
More

    致詹姆斯·坎农

    托洛茨基

    (1940年2月27日)
    红色镰刀 译、龚义哲 校订

      亲爱的朋友:

    我现在来回答你2月20日的来信。少数派的会议像我猜测的那样,现在结束了,我认为在你的来信中分析的具体策略问题上,你们的下一步行动至少有一半应根据这次会议的结果而定。

    你们确信全体少数派都在准备分裂,而你们无法再争取到任何人。我接受这种假设。在克利夫兰大会之前,更有必要做的是做出积极的和平姿态,以便在他们的否定答复之后,彻底改变你们的路线。我完全理解你的考虑,赞同有必要出一期《新国际》为分裂作舆论准备。但少数派的会议在2月24-25日召开过了,而党的大会直到四月初才能召开。要提出和平的建议、谴责少数派的回绝,并出版《新国际》,这段时间足够你们用了。我们必须做一切事情,以便使其他部分[1]也认为多数派为了维护团结已经竭尽所能。我们三人之所以向国际委员会提出建议,认为对这些并非不重要的部分的成员,有必要进行同样的考验,这就是原因所在。

    我非常了解多数派的许多领导缺乏耐心(我想这种缺乏耐心常常与对理论分歧的漠不关心有关),应该提醒他们:发生在社会主义工人党内的事此刻有着重大的国际重要性,你们不可以仅凭主观意识(它们可能是正确的)来行事,而应根据有利于众人的客观事实来行事。

    W.RORK [托洛茨基]
    科约阿坎D.F.

    注释:

    [1] 托洛茨基这里指的是第四国际的其它支部。——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