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5日
More

    台灣青年連續自殺——問題在哪呢?

    一個人生活在千百萬人之中竟感到極端孤獨,一個人竟能被不可動搖的自殺念頭所征服而無人察覺,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呢?

    彼得紅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

    在台大,五天內三起學生自殺;在成大,九月以來也發生三起學生自殺事件。過幾日,陽明大學也有一位學生自殺。統計指出,自殺已經成為台灣15歲到24歲第二大死因,而在2020年已有76名學生自殺致死。另一方面,意圖自殺的人數從前年八百多人,去年增加到一千三百五十人。

    其中一起台大自殺案,自殺地點是在教授常往來的樓層,而許多人議論自殺者是為了報復教授只關心自己的學術成就而不在意學生教育的報復行動——總而言之,是對於教育的不滿,源自於高等教育的崩壞,要求大學教師定期定額產出學術研究,而不是讓教師專心在教學事務上。

    根據調查,台大有六成的人發現自己念的系不是自己要的,有三分之一的台大學生認為上大學是為了找好工作,而當「找好工作」的期待落空後又會引發學生的焦慮。高學歷已不再是光明前途的保証,反而承受著較高的社會期望。

    台大在自殺案後社科院所做的「保護措施」是討論增加屋頂欄杆高度。諷刺的是,在11月29日,一名台大學生從男生宿舍跳樓自殺,反映的是自殺不會因為一個地方增加欄杆而被阻止。

    我們要怎樣的教育?

    統計顯示,每十個學生就有一位需要諮商,但現有法規中一千兩百名學生要有一名輔導人力並不足以應付這樣的需求,我們可以看到台大校方輔導人力符合法規要求,卻還是不斷發生學生自殺。我們知道,光是在2009年到2019年十年間台大心理輔導中心接受個別晤談的人數就從4322人飆升到了11390人!

    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支持擴增校園中諮商輔導的人力為學生提供充足的服務,但更需要解決的是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經濟問題:青年出路、失業、住房。

    為免異化的教育制度繼續壓迫學生,我們需要透過學生組織鬥爭,爭取校園民主,讓學生會選舉產生代表委員會,參與制訂校政和考試制度等,推動教育變革。

    只有青年的生活和前景得到保障,教育的目的才不再是為了資歷而競爭,而是找到自己的興趣與專長。然而要實現如此理想,學運必須扣連至工人階級鬥爭,抵抗精神壓迫和經濟壓迫的資本主義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