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7日
More

    樂見新冠疫苗問世 反對資本趁虛牟利

    疫苗的供應方式,不該依據其經濟負擔能力,而應該根據實際需要,並免費提供暴露在接觸染疫風險的人、以及患有嚴重疾病的人

    Keishia Taylor 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新冠肺炎全球爆發的10個月以來,總病例和死亡病例已分別來到5800萬和140萬(註:原文撰於202011月),而我們現在正面臨著新冠肺炎與冬季流感季節的雙重打擊。在感恩節、黑色星期五和聖誕節來臨前,美國新冠肺炎傳染率(R值)達到空前嚴重的程度。在愛爾蘭,我們崩潰中的醫療體系在往常的冬天也經已不堪重負,更別說現在醫療體系已經面對超過2000起新冠肺炎死亡案例,而醫護人員也陷入備受壓力、精疲力竭和自我隔離的危機。即使患者已康復幾個月了,後續仍陸續傳出嚴重的「長期後遺症」。

    儘管全球各國政府都在為疫苗問世而歡呼,且疫苗無疑將減輕在這種流行病中首當其衝的工人階級的負擔。然而,新冠肺炎危機正變得越來越嚴重。更悲慘的是,由於全球資本主義政權的不作為,普遍無能落實適當的篩檢和追蹤系統、不願減少經濟活動,這場危機在結束之前將會更進一步加深。這些資本主義政權鐵下心將商業利益置於我們的健康和安全之上。

    短短2週內,4款候選疫苗宣佈了極其正面的結果,還有更多消息持續報導出來。美國製藥大廠輝瑞(Pfizer)與德國生技公司BioNTech共同研發的疫苗,以及美國莫德納(Moderna Therapeutics)研發的疫苗,兩項疫苗研發計劃分別在第三期臨床試驗中,達到了90%94.5%的有效率,而俄國衛星五號(Sputnik V)新冠疫苗,儘管還在尚早的試驗階段,也聲稱有92%的有效率。隨後又有消息指出,牛津大學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共同研發的疫苗,在70歲以上的成年人中產生能強烈的免疫反應。這遠遠超出了預期,因為就算只有50-70%有效率的疫苗,也都已經能讓我們在與冠狀病毒的搏鬥中扭轉局勢。BioNTech的行政總裁表示,他們的疫苗將會「對病毒迎頭痛擊」。 

    這證明了現代科學、尖端科技、最優秀的免疫學家的才智,以及為此投入的研究資源做出的驚人貢獻。但我們還沒脫離困境——這必須要擴大生產、分配、施打到數十億人身上。全球資本主義有辦法勝任這個任務嗎?

    靈丹妙藥? 

    人們慶祝這一消息、對此感到欣慰,表面上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愛爾蘭總理馬丁(Micheál Martin)保證疫苗將能在2021年提供給愛爾蘭民眾。同時,經濟學家威廉斯(David Williams)說,在低利率、英國脫歐與疫苗問世之際,愛爾蘭掌握經濟復甦的絕佳機會。世界資本主義市場必然對此感到樂觀,藥廠、航空業、飯店業和影視業的股票飛漲,但同時暴跌的是Zoom的股票——足見寄生性的投機者只會在他們認為利潤率將提高的地方進行投資。然而,公共衛生部門的官員卻發出警告。愛爾蘭政府前首席醫療顧問霍洛漢博士(Dr. Tony Holohan)說雖然疫苗問世是「充滿希望」,但也「別高興得太早」。 

    輝瑞和BioNTech共同研製的,以及莫德納的這兩款候選疫苗,使用的都是同一種實驗性的、基於信使核糖核酸(mRNA)的技術,該技術是將病毒的部分遺傳密碼注入體內,以訓練免疫系統產生正確的抗體和T細胞。這比傳統的方法來的有效率得多,這也是為什麼候選的疫苗可以不用數年、而在10個月內就被研發出來。這種新方法將來也可能會被證實非常有用,不幸地未來幾年我們可能會面臨更多其他疫情的大流行。

    這兩款疫苗均處於第三期臨床試驗中,目標透過大量的實驗樣本,來發現在第一期和第二期試驗中仍不明顯的罕見副作用。莫德納的試驗有3萬名受試者參與,他們當中部分人被施打了疫苗、其餘的的則是被施打安慰劑,其中94.5%新冠病例發生在安慰劑組。輝瑞也使用了相似做法,注射了4萬人,在最先試驗的94個案例中,有90%的新冠病例發生在安慰劑組。試驗並未發現嚴重的安全隱憂,結果到目前為止是非常正向的,不過這還沒經過嚴格的同行審認。

    由於兩款疫苗都還在測試階段,還有許多問題還未得到明確答案。施打兩劑疫苗的28天後可以預防新冠病毒,但免疫效果可能持續大約六個月至數年,需要在未知間隔期後重新施打。老年人也被納入試驗,但數量不足以了解他們下降的免疫力對疫苗效果有何影響。產生副作用的機率儘管可能不大,但仍有可能發生在有罕見體質的人身上,或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顯現。病毒也可能突變,這需要定期更新接種疫苗來對付最新的病毒株,就像對付季節性流感那樣。但就算疫苗不盡完美,也會大幅減少感染與死亡。 

    目前,尚不清楚這些疫苗是用來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還是僅預防新冠肺炎疾病的發作。要證實疫苗是否能阻止無症狀感染,得花上一年,但這是發展群體免疫的重要因素。需要多少比例具有免疫力的人口,才能達成群體免疫,在現今仍為未知數,因此很可能在不久的將來需要進行大規模測試。

    物流運輸

    即使疫苗得以核准,但也必須解決數十億人施打兩劑疫苗的問題——這意味著他們每個人需要分開到訪醫療中心或疫苗接種點兩次,這對於富裕國家的居民來說已經很不方便,遑論新殖民國家的數十億群眾。在疫苗開發技術躍進之際,疫苗的冷藏技術和對基礎建設的投資額並未獲得相應提升,輝瑞疫苗必須保存於零下7080度以下的環境之中,要滿足這項條件便需要一台比普通冰箱貴五倍的極冷冰箱,也超過家庭醫生和藥劑師平常買得到的器材價格,即使在先進國家當中也是如此。其他疫苗,例如候選的莫德納疫苗,僅需要28度的常規冷藏,但為保證疫苗的安全與有效性,從研發量產到第一線,整個運輸冷鏈都需要進行不間斷的無菌冷藏處理,而這便需要設有冷藏設備的載具、穩定的供電、可靠的運輸條件及足夠的醫護人員在時效內管理各批疫苗。 

    在全世界共78億的人口當中,有將近30億人所居住的地區,並沒有足夠的溫控倉庫進行防疫部署。據世界衛生組織估計,在全球範圍內有一半的疫苗因暴露於過熱環境、運輸不當、或甚至遭盜竊而損耗,而世界上每20秒就有一名兒童死於某種本可以通過施打疫苗來預防的疾病。世界資本主義令人嘔心的不平等性質,意味著受病毒肆虐的新殖民與貧窮國家很可能將是最後才會從疫情災害中恢復過來的國家。

    圖利商機

    一般來說,新疫苗從研發到上市的開發時間通常需要1015年,而歷史上開發速度最快的1960年代的腮腺炎疫苗也得耗時4年,但新冠肺炎疫苗卻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就已進入了最後測試階段。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製藥公司從多國政府中(特別是美國)獲得了巨額的資助。無國界醫生組織報告指出,輝瑞 /  BioNTech疫苗的開發項目已從國家補助中獲得了25億美元;莫德納製藥獲得了24.8億美元;阿斯利康/牛津大學製藥的候選疫苗獲得了17億美元的國家補助。儘管獲得了空前高額的稅金資助,然而這些私營藥廠仍想去操弄疫苗的價格、產量和買家。這正證明了所謂在資本主義市場私有制中能夠有效滿足人人需要的「無形之手」只是個虛構的神話,這些藥廠實際上只是在透過各國政府為他們所一手打造的「資本福利」制度中攫取暴利。 

    而其他企業,例如阿斯利康和強生(Johnson & Johnson),承諾在疫情期間以非盈利形式提供疫苗,將價格設定為35美元,而不是如同莫德納製藥所預期的35美元。但這善行輕薄如紗——當疫情減緩時,藥廠便可以抬高價格。若要保持免疫力便可能需要週年性地復打疫苗,而阿斯利康製藥便可藉此年賺100億美元。

    印度和南非提議,直到疫情結束為止,世界貿易組織的各成員國能夠開放新冠肺炎相關治療方法(包括疫苗)的專利權和其他知識產權,這樣一來,全世界的藥廠都可以在不被起訴或控告的情況下共同生產世界通用的肺炎疫苗、治療藥物和檢測試劑。然而英國、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歐盟各國,這些手頭上已經握有了數十億劑疫苗的國家對此提案表示反對。英國聲稱放棄《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TRIPS)中所規定的知識產權是個非常極端的做法,並會導致適得其反的效果。

    對利潤的追求,無論是短期還是中期的,都決定著新冠疫苗的開發、生產、監管和分配,而不是數十億人的健康或生命。正如樂施會所說,這種疫苗「對那些無法負擔或獲得的人來說,效用為零」。廣大人民為了疫苗而依賴最富有、最發達、最有影響力的資本主義國家中的藥廠和政府,這些國家的目標是利潤和權力。醫療企業不應該為了私人利潤而運行,必須在工人階級和窮人的民主控制下,在全球範圍內奪取其資源並將其轉變為公共財產。

    誰會優先? 

    佔世界人口13%的最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早已預購將在2020年和2021年生產的大部分疫苗。美國已與輝瑞簽訂了20億美元的契約,到2020年底將生產1億劑,並進一步在2021年底達到13億劑,是美國所有人所需劑量的兩倍。歐盟委員會已經保證能取得至少11億劑四款不同的疫苗,包括輝瑞/BioNTech和牛津/阿斯利康疫苗,這大大超過了歐盟人口所需的劑量。富裕國家的訂購量幾乎就是明年疫苗的大部分產量,導致較貧窮國家大多數人口,則陷入在沒有疫苗而繼續承受疫情的困境。這被稱為「疫苗民族主義」,但這正是殘酷且逐利的資本主義競爭下正常不過的現象。儘管可以避免疫苗的稀缺,問題正正在於疫苗是在限制生產的國際財產法和專利法下所製造的,再加上資本主義地緣政治的競爭嚴重限制全球合作。

    情況無疑還會更加錯綜複雜。例如謠傳漱口水對新冠病毒有防疫功效的假消息正在網上流傳,這可能會導致科學治療不被重視,並使少數群體相信反疫苗的陰謀論。愛爾蘭最近的一項調查發現,有12%的受訪者不會接種疫苗,有33%的受訪者不確定會不會接種。反疫苗思想和陰謀論往往源於對官方機構的深深不信任——在歷屆資本主義政府反覆做出背叛、虛偽和無能的行徑之後,這當然是完全可理解的。愛爾蘭最近爆發多起醫療相關醜聞:最近愛爾蘭籍歐盟貿易專員霍根(Phil Hogan)違反新冠病毒防疫禁令參加球會的「高爾夫球門案」、以及愛爾蘭國會議員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利用職務之便洩露了全科醫生薪資交易的機密文件給其私人醫生朋友。除此之外,還有60萬劑季節性流感疫苗憑空消失,而衛生部更拒絕針對新冠病毒疫苗制定2021年相關預算。

    全民疫苗接種計劃將需要分階段進行,即使在富裕國家也是如此。美國、愛爾蘭等國家已考慮優先讓醫護人員、其他必要部門的前線工作者、老年人以及健康高風險者優先接種疫苗。愛爾蘭的教師在學校工作正面臨很高的感染風險,要為自己的健康、安全和勞動處境而戰,他們已經正確地要求要被列為前線工作人員。但最終該由誰決定哪些族群優先接種疫苗呢?是整個疫情期間隨時都能獲得最佳醫護服務的政客和精英?抑或是由青年、長者、病人與勞工組成的群眾委員會,這些人才有辦法根據公共需要和公共風險,民主地決議全民疫苗接種計劃的內容。

    現在需要什麼?

    疫苗的供應方式,不該依據其經濟負擔能力,而應該根據實際需要,並免費提供暴露在接觸染疫風險的人、以及患有嚴重疾病的人,且要在全球各地民主地分配疫苗,盡可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讓疫苗接種的規模達到群體免疫,以消除和減緩新冠病毒的感染和死亡率。繼續放任政府和大藥廠壟斷疫苗的控制權,必然會導致不必要的感染和死亡。生物技術、藥品及研究機構不是為少數精英的利潤或權力而存在,應該要是公共所有、公共控制,才能真正依群眾需要而有效發揮作用。

    工人階級的組織、工會與社會運動應該組織起來,爭取所有人免費獲得疫苗、要求廢除醫療產業的專利、並爭取優質免費的公共醫護保障。在疫情期間,人們發起英勇的鬥爭捍衛健康安全、對抗失業和反對不合理解雇,並反對種族主義與性別歧視。在全球性的蕭條、大規模失業與社會政治的危機之際,目前的鬥爭局勢有著蓄勢待發的深遠影響力,我們能抱持更遠大的希望。當疫苗創造的希望就像在漫長隧道盡頭有道光芒,但對許多人來仍然說遙不可及。

    新冠疫情危機讓我們得以更加看清,我們身處其中的資本主義制度內存在著非常多極不公平、不正義的現象。這場全球肆虐的疫症給工人階級、窮人和受壓迫者帶來了不成比例的嚴重打擊,而超級富豪則可以選擇躲在自己的私人島嶼、遊艇和豪宅中。要擺脫這個荒謬的制度,只有透過全球工人階級的團結、與貧困者和受壓迫者聯合鬥爭,才能建設我們需要的、而且是我們理應得到的後疫情時代──社會主義的未來。這個未來裡,世界上的財富和資源為公共擁有,並用來服務於多數人的利益。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