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0日
More

    婦女節:新冠疫情和經濟蕭條正威脅著女性權利的成果──組織起來反抗吧!

    三八國際婦女節見證了全球女權鬥爭運動的升級。更多關於三八在各國的報告可以到ROSA網站了解:www.rosainternational.org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與ROSA國際的聯合聲明

    2019年是群眾反抗的一年,女性(特別是年輕婦女)和她們的訴求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們往往處於鬥爭前線,令全世界的婦女都保有希望。而2020年疫情爆發,觸發了仍未完結的經濟危機,對女性在過去幾十年中贏得的成果造成確實的威脅。

    聯合國婦女署副執行主任巴蒂亞(Anita Bhatia)談到家務勞動和家庭照顧的增加時說:「我們25年來性別平等進步的努力可能會因新冠疫情一下子付之東流」。疫情帶來社會「回到20世紀50年代性別定型」的風險。 (BBC於11月26日報導)

    更多無償勞動,更低的工資──婦女的經濟獨立受到攻擊

    在這場疫症之前,女性的平均無償勞動是男性的3倍。這種不平等在去年有所增加。 「更令人震驚的是,許多女性實際上不打算重返職場。僅在9月單月,美國就有大約86.5萬名女性退出勞動市場,而男性則有20萬名退出。由於護理需要的負擔和身邊沒有其他人能幫忙導致這樣的結果。」巴蒂亞繼續解釋。

    國際勞工組織提出,由於新冠肺炎,我們可能會失去相當於1.4億個全職工作,女性的就業風險比男性高19%。在非正規部門裏所造成的破壞是巨大的,全球58%的婦女在非正規部門工作。根據聯合國婦女署的資料,非正規部門工作的工人收入平均流失60%。家庭傭工失業比例高達驚人的72%,其中80%是女性,而這些工作缺乏基本保障,例如帶薪休假、通知期或遣散費。

    「但是,即使在正規部門,新冠肺炎似乎也在加劇不平等現象,(聯合國婦女署的報告)指出,孟加拉國的女性失去有薪工作的可能性是男性的6倍。」(《英國電訊報》於11月26日報導)。根據2020年9月的人口普查,有近700萬美國人因為育兒而沒有工作。 「由於女性的平均收入低於男性,因此通常是母親離職。據美國進步中心的分析師馬利克(Malik)說,女性在不工作時會失去寶貴的技能,這會使將來的工作更加困難,不利於家庭經濟狀況。」 (彭博社,9月30日)

    印度的數據顯示,在疫情之前,婦女參加工作的比例低已經得令人震驚,只有20%,而現在的比例更低。根據印度經濟監測中心的數據,在4月和5月,10名婦女中至少有4人失去工作,比例為39%,而男性的這一比例為29%。

    根據巴西官方數據, 14歲以上的女性人口中有一半以上將被排除在勞動力市場之外。勞動力參與率為45.8%。根據《就業和失業總登記冊》的數據,到2020年,男性佔據了23.02萬個空缺,而女性則失去了8.76萬個工作崗位。從4月到12月,有9.49萬名婦女失去工作。

    當前的經濟危機正衝擊全球的勞動者,其對婦女的不成比例的影響可能會帶來長期的打擊。聯合國婦女署警告說,貧困激增將對婦女衝擊最嚴重(特別是25至34歲的婦女)。「到2021年,在生活在極端貧困中的25至34歲的人群當中,男女比例為100對118,這一差距預計到2030年將增加到每100名貧窮男子對121名貧窮婦女。」

    女性將比以往任何時期更受到大規模結構性失業的激增衝擊。這將使許多婦女陷入貧困與依賴。然而,正如我們在1930年代所看到的那樣,圍繞社會救助和社會保障體系需求的堅決鬥爭會因此觸發,我們很有機會贏得當局讓步。從長遠看,這些鬥爭會演變為爭取在不減薪的情況下更短的工作週的鬥爭。

    經濟蕭條將加劇性暴力的隱性肆虐

    中國首次封城期間,家庭暴力急劇增加。隨著疫症的蔓延,全球都出現家暴增加的現象。根據聯合國婦女署的數據,2019年,2.43億年齡在15-49歲之間的女性(佔18%)表示,她們在過去一年中經歷過親密伴侶的性暴力和/或肢體暴力,而如果計算一生中曾受暴的比例,數值則達到30%。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估計,到2020年,這一數字將大大增加,在東南亞等地區,這一比例估計已上升到40%。

    2020年10月1日,世界銀行報告稱,在封城的前兩個月中,英國的家庭暴力致死事件增長了逾一倍。在美國的研究表明,家庭暴力有所上升,而且所報告的傷害程度也變嚴重。在喀麥隆和尼日利亞,女工更容易遭受性騷擾和侵犯,而經濟機會的流失也把她們推向更無保障的非正規部門。在印度,婦女團體透露,由於受教育和維持生計的不確定性,女孩面臨著重新考慮童婚的壓力。

    聯合國消除暴力侵害婦女行為信託基金於10月發布的一項研究表明,在疫症期間,對婦女和女童的所有暴力行為都在加劇。家庭暴力尤甚,許多婦女被與施暴者一起隔離在家裡。對於健康和金錢的憂慮也加劇了家暴的增長,逼仄的生活條件加劇了緊張關係,而在封城之前,對受害者的社會服務、照料和支援已經很不足夠。

    聯合國婦女署還指出,只要女性能夠上網,網絡暴力事件就會增加。在疫症之前的歐盟,每10名婦女就有1人報告說,自己從15歲起就遭受網絡騷擾。去年,在線平台的使用顯著增加,成千上萬的婦女經常使用視頻會議來上班或學習。幾位專家談到了在線跟蹤、欺凌、性騷擾和調戲的增多。

    防止女性地位倒退的唯一方法是:組織起來反抗!

    然而與此同時,婦女運動表現出非凡的韌性,疫情發展只能短暫遏制運動。 1月底,阿根廷的社運人士在長達數年的實現懷孕前14週墮胎合法化的鬥爭中贏得了勝利。

    儘管面對著相當高的感染風險和限制措施,但波蘭婦女對徹底禁止墮胎的新措施作出了激烈反應,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得到了社會各界的更多支持。這場鬥爭將繼續下去,未來針對右翼波蘭政府的抗議活動將確保女性具有戰鬥力。

    在過去兩年的每次大型抗爭,女性(尤其是年輕婦女)在鬥爭的最前線發揮了巨大的作用。泰國和白羅斯的抗爭再次證明了這一點。他們的特定訴求與運動的經濟和社會訴求有機結合,以應對普遍存在的不平等現象,這種不平等現像在疫情之前就已經存在,而疫情加劇了這種不平等。他們的特定訴求與政治訴求相結合,以擺脫造成不平等現象的加劇和對疫情的災難性處理的政府。在這次疫情中,資產階級的利益被置於群眾的利益之上。

    對於許多女性為主的必要服務(如醫護和教育)工作者來說,她們從一開始就清楚地認識到,數十年來對其部門的削減和投資不足(包括商業化和私有化),對應對這種公衛危機的能力產生了巨大破壞,體現在死亡人數、惡劣的工作條件和要求員工作出巨大犧牲上。甚至在疫情之前,這些部門就已經參與了全球反對新自由主義政策對其工作條件、服務品質和可及性的影響的鬥爭。他們在社會中贏得的支持大大增加。在這些必不可少的服務中,鬥爭將繼續進行,以確保不會回到以前的「正常」狀態:薪水過低、缺乏重視和勞累過度。

    現在的疫苗接種工作,和之前對於疫情的處理一樣,可謂「災難性」。在國際上,隨著新型變種病毒的不斷爆發,國際範圍內疫苗接種速度緩慢和分配不均,令我們的生活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仍然受新冠病毒很大影響。廢除專利並廣傳技術,以確保可以在任何地方生產這種疫苗,將是合乎邏輯且必要的措施,但這與大藥廠的利益相衝突。為了以足夠高的速度在全球範圍內分發疫苗,還需要建立能夠提供普遍優質護理的保健服務,並具有足夠的基礎設施、人員和可用的手段。當今的疫苗接種問題與應對這場公衛危機的整體訴求相同:我們需要從根本上擺脫使私人利益凌駕於人類需要之上的邏輯。

    我們迫切需要大量投資在使所有人都能獲得的公共、高品質醫療保健。全世界的公共衛生工作者一直在爭取更多的資源,並且在許多地方,他們能夠贏取額外的投資,以及在疫情之前做夢才能得到的那種加薪。在公衛部門工作場所鬥爭,和社會對公衛工作者的大力支持的壓力下,比利時聯邦和地區政府釋出約30億歐元,大部分用於支付加薪和獎金;在法國,去年夏天,公衛工作者在工資協議中贏得了75億歐元。數額可觀,但不足以解決基礎設施短缺和人員編制不足的問題。商業化和私有化的問題仍然存在,並將在未來幾年成為鬥爭的一部分:商業化的住宿照顧服務有著最多的死亡人數。

    反對一切形式性別歧視的鬥爭仍在繼續。去年,#MeToo已經傳播到了巴爾幹和中國等新的地區。去年秋季,有兩起家庭暴力案件導致社會媒體對公眾的廣泛憤慨和對社交媒體的審查。中國的方洋洋一案,方女因不孕而被丈夫和公婆虐待致死,兇手得到當局從輕發落引起公眾憤怒,並促使了法院承諾重審。在其他國家/地區,我們正在見證第二波浪潮。在法國,有女廚師遭遇年輕男主廚性侵引發的「 je dis non Chef!」(我說不,大廚!)運動,成千上萬的服務業從業人員譴責工作場所的性騷擾,但也有一個#MeToo運動要求關注亂倫問題。

    即使工會領導層成為運動發展的絆腳石,工人在工作中為健康和安全進行的鬥爭也無法停止。在大多數地方,鬥爭以避免感染新冠的方式進行,但是在工人受到直接衝擊的情況下,儘管有感染或封城的危險,大規模運動仍會爆發。在過去的十年中參與婦女運動的婦女不會停止鬥爭;在女性勞動者佔大多數的部門(如醫療保健和教育)的、爭取重新看待她們的工作的價值的、從事零售和清潔行業並爭取體面的合同和工資的婦女,也不會停止鬥爭。我們不會忍受新冠病毒帶來的威脅!

    社會主義女權主義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

    去年,ISA和ROSA在愛爾蘭、俄羅斯、巴西、奧地利和比利時等國家/地區的組織,在將婦女之中的怒火轉化為在街頭、學校和工作場所的積極鬥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我們正在努力構建團結,使工人階級組織參與反對一切形式歧視的鬥爭,並且要認識到資本主義是每一種歧視的根源。在對抗當前的形勢下進行的每一次攻擊和進行的任何改革或讓步中,我們還指出,有必要從根本上改變社會,擺脫以數十萬人的性命為代價換取自身利益的、追逐利潤的統治精英。

    去年三八國際婦女節的抗議行動,墨西哥爆發了規模宏大的罷工行動,並在許多國家進行了大規模的示威遊行。今年,許多動員活動將受到疫情和限制措施影響,但我們呼籲每個人為爭取世界不再為婦女而成為二等公民並可以在社會上應有的地位為之奮鬥,以採取措施來紀念這一日期。這些措施需要聯繫到,反對資本主義帶給我們的這場深重危機的訴求。

    這些措施包括疫苗接種策略,以確我們可以走出疫情的陰霾:通過將醫療保健和製藥公司置於公眾手中,進行快速、普遍的疫苗接種,確保工人管理產業,以確保大多數人的需要得以滿足。必須進行大規模的投資,以讓所有人都能再度獲得高品質公衛服務,並且不會犧牲醫療工作者,而是為工作者提供體面的工作條件和薪資。

    基本服務如教育和托兒服務也是如此。學校不僅因為疫情發展而被迫關閉,還因為數十年的投資不足和削減,這意味著學校沒有能夠相應的基礎設施和人員配置來保證安全重開。這需要大量的投資來重建安全的學校,並且還需要安全的公共交通來配合安全的返校措施。

    在過去十年中,與性別暴力作鬥爭在全球越來越普遍。各國政府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婦女、兒童,LGBTQI青年)提供臨時庇護所,但是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造成性別暴力的並非疫情,性暴力問題也無法以臨時措施解決。體面的公共服務,如庇護所、對受害者的社會和心理援助;對處理性暴力問題的所有服務人員(包括警察和司法系統中的人員)的培訓;在學校中強調雙方合意的性行為、加入LGBTQI內容的性教育;為施暴人制定矯正方法以應對累犯──這些是迫在眉睫的訴求,我們需要為應對當前的問題作出努力。

    但是,要防止性別暴力,就必須為女性的財政獨立做出堅決的鬥爭:簽訂有固定合同的體面工作和人人享有體面的工資,包括為人們可以維生的最低工資而奮鬥;減少工作時間而不削減工資以對抗失業問題;社會化被視為家務的大部分工作,來確保婦女能夠充分參與社會的公共服務;確保那些無法工作的人獲得的福利不會讓他們陷入貧困的社會保障體系;大規模投資社會住房,實現可負擔住房。

    封城使社交減少到幾乎為零,導致了大量心理健康問題,因為人類本來就不應該長期與世隔絕。服務業、文化產業和活動行業,現在都在整個經歷一波破產浪潮,而一旦國家停止支援,這一浪潮就會加速。這些產業在人們的娛樂和社交活動中具有重要意義,但在新自由主義統治的幾十年中,它們已幾乎完全被私有化,使城市中的年輕人和普通工人只能在家中對著四幅牆壁過活。應爭取在已證明確實需要的需求基礎上,為這些產業的小企業提供支持,就像建立公共娛樂設施為民眾提供這些服務一樣,同時也為面臨大規模失業風險的勞動力創造就業機會。

    為了有能力支付此類項目的費用,我們要為金融部門和主要經濟部門的國有化而奮鬥,以便國際工人階級生產出的生產資料可以實際用於民主計劃生產,服務於世界大多數人口的利益。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利潤是頭等大事,造成廣大群眾生計不穩、面對苦難,生成社會固有的各種系統性歧視,也對環境造成破壞。

    這些是我們要在國際婦女節上提出的訴求,也是我們致力的鬥爭。為了贏得這些訴求,我們需要工人階級和社會上被壓迫階層中的最大團結:工人、婦女、青年、有色人種、LGBTQI和其他被壓迫的少數群體。為了贏得所有訴求,我們需要從統治精英手中奪來權力和控制權──這些精英在去年席捲全人類的這場大規模危機之下反而變得更加富有。我們也要讓國家權力掌握在社會大多數人手中,以重組這個社會,讓社會制度服務於大多數人和地球──只有工人階級,在其極大的多樣性中團結起來,才有潛力在生產和整個社會中做到這一點。

    我們致力於為社會主義而鬥爭,在這個社會中的民主不僅限於每隔幾年年投票一次,而是意味著大多數人口有分參與有關生產什麼以及如何生產的決策。我們呼籲每個願意戰鬥的人加入我們的鬥爭,並建立我們需要贏得的運動和組織。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