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12日
More

    新冠疫情:疫苗民族主義破壞疫情控制

    狹隘民族國家利益正凌駕於全球協調處理疫情之上

    Keely Mullen(ISA美國)

    資本主義在新冠疫情中遭遇了災難性的失敗。研究顯示,美國新冠疫情中有40%的死者本來是可以活下來的;但歐盟、美國和英國的政府的首要任務是為國內資產階級漁利鋪路,於是他們在封鎖與開放之間反复循環,在國內瘋狂囤積資源,使病毒在世界其他地區傳播和變異。

    不幸的是,新冠疫情很可能不是我們今生所能看到的唯一一場疫症大流行。科學家預測,未來的疫情大流行將更頻繁地發生、更快地傳播——並殺死更多人。資本主義對地球的破壞首先給我們帶來了新冠:他們以利潤的名義砍伐森林,破壞自然環境,這增加了野生動植物與所攜帶的病原體與人、牲畜的接觸機會。

    去全球化傾向意味著資產階級的狹隘階級利益凌駕於全球協調處理疫情之上。西方資本主義大國又開始囤積疫苗,使得許多新殖民地世界得不到疫苗保護。

    然而這些做法只能適得其反。沒有哪個國家能真正將新冠拒於邊界之外,所以如果哪個國家希望拒病毒於國門之外,那麼病毒就會在國外發生危險的新突變、並使全世界都處於危險之中。

    阿斯利康疫苗的價格相較其他疫苗便宜,所以它一度被公認為是解決新殖民地新冠疫情的靈丹妙藥,但阿斯利康疫苗似乎已經對南非的冠狀病毒變異種失效了;更何況據彭博社估計,按照目前的接種速度,即使疫苗有效,全世界也要花費7年的時間才能達到對新冠的75%免疫。

    為全球78億人口提供疫苗將是人類所經歷的最大的物流挑戰之一。儘管資本家對資本主義下的技術創新進行了大肆宣傳,但資本主義體系卻證明了自己完全無法應對新冠疫情的挑戰。全球勞苦大眾面臨貧窮、疾病與死亡,而巨額利潤流進了資本家的腰包裡。與其說資本主義鼓勵創新,不如說資本主義是創新的羈絆。新自由主義傾向於依靠非政府組織來彌補資本主義的問題,而這一舉措顯然失敗了。病毒將因為計劃的缺失與大型藥企的貪婪而繼續流行。

    在疫症初期,歐盟、美國、加拿大和英國等富裕西方國家將賭注押在了當時正在開發的多種疫苗上,尤其是輝瑞和莫德納疫苗。他們所預定的劑量足以讓每一個國民打上好幾針,但同時他們的囤積使貧窮國家處於困境。

    正是由於預計到了這種不平等,世界衛生組織才推動了2019冠狀病毒病疫苗實施計劃(COVAX)。 

    COVAX計劃的目的是資助疫苗的開發,以此為窮國提供數十億劑疫苗。但是,即使COVAX完全達成目標,這也無法終結新冠疫症。就新冠疫情而言,他們的暫時目標是到2021年底實施20億劑注射,但20億劑只能覆蓋91個中低等收入國家的20%的人口。然而,計劃仍然欠缺全球主要資本主義大國的足夠支援。

    COVAX計劃正面臨徹底失敗,這可能意味著一些貧窮國家要等到2024年才能獲得疫苗。

    根據路透社獲得的COVAX內部文件,COVAX面臨著「非常高的失敗風險」。路透社報導說:「該計劃的發起人說,該計劃正因缺乏資金,供應風險和復雜的合同安排而苦苦掙扎,這可能使其無法實現其目標。」

    事實證明,依靠革命性mRNA技術的輝瑞和莫德納疫苗非常有效。雖然它們針對南非變異株只能引起較低的抗體反應,但如果結合加強針,它們仍然可以有效免疫這一變異株。

    但是,COVAX與輝瑞和莫德納簽署的合同很少,全世界數十億生活在貧窮國家中的人們將永遠無法獲得這些拯救生命的疫苗。為了什麼?為了利潤。

    儘管生產起來便宜,但輝瑞和莫德納的疫苗價格卻是效果較差的阿斯利康疫苗的四倍。研發輝瑞疫苗的德國公司BioNTech的首席戰略官Ryan Richardson表示,產品價格「部分反映了投資者承擔的風險。」輝瑞公司的高管拒絕透露有關他們如何定價的信息。

    如果沒有知識產權的限制,革命性的mRNA疫苗技術本可以輕鬆在世界各地應用,使當前無法獲得任何疫苗的國家可以使用輝瑞和莫德納所提供的資料在國內生產疫苗。

    一些國家建議世界貿易組織放棄傳統的知識產權限制,並允許他們生產自己的疫苗。世貿組織需要達成共識,但美國,英國和歐盟為了自己的大型藥企站在了這一訴求的對立面。

    製藥業巨頭說專利保護對於創新至關重要。可專利保護對於創新怎麼至關重要了呢?他們說利潤使他們能夠創新。

    但是,考慮到這些的創新是使用公共資金和資源來完成的(就像絕大多數醫學突破一樣),藥業巨頭的說法完全是在胡鬧。事實是,專利所產生的利潤使他們能夠向股東分發巨額分紅。

    接種疫苗的競賽是全世界帝國主義對抗的舞台。我們看到來自美國,歐盟和英國的陰險而殘酷的貿易保護主義,他們為自己囤積了大量疫苗。但是,中國和俄羅斯一直存在同樣險惡的虛假外交,它們向與西方強國,尤其是美國對抗的窮國免費提供國內生產的疫苗。這兩種方法都是疫苗外交和疫苗保護主義,都可以歸類為疫苗民族主義。

    拜登奉行特朗普提倡的「美國優先」疫苗政策,而歐盟也採取了類似的政策。 1月下旬,歐盟實施疫苗出口管制,完全阻止向全球100多個國家出口疫苗。

    到2021年初,歐盟疫苗注射成為了一場徹底的災難,只有5%的人口接種了疫苗。

    犯罪般的疫苗保護主義將對整個世界產生可怕的後果。

    與疫苗保護主義相反,隨著COVAX計劃的崩潰,俄羅斯和中國的統治階級開始行動起來。

    作為「軟實力」的表現,中國和俄羅斯正在向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提供他們自己生產的疫苗(俄羅斯的衛星五號,中國的科興和國藥疫苗)。但這種疫苗外交只是在與美國帝國主義的持續對抗中鞏固同盟的一種嘗試。中國和俄羅斯的統治階級更關心的是如何加強貧窮國家對他們的依賴,而不是如何保證全球公共健康。

    在這場危機中,美國醫護人員承受了巨大壓力。在新冠病例劇增時,醫護人員在面對可怕的醫護對病人比例下,奮力在救護站建立臨時的重症監護室(ICU)。後來疫苗到了,但由於沒有額外的人員,培訓或資金,很多醫護人員未能及時向優先群體注射疫苗,又導致了許多疫苗的浪費。即使到現在,在全國范圍內,仍有約20%的疫苗正在被浪費。這絕對是一個醜聞。相比之下,儘管英國在應對大流行上發生了令人震驚的失敗,但其公共衛生系統仍使他們能夠向25%的人口接種至少一劑疫苗。

    拜登於1月20日舉行了就職典禮,並宣布了要以「戰時努力」控制新冠,包括使用《國防生產法》來加快製造業的發展,向各州提供數十億美元的直接援助,建立基礎設施,啟動公共衛生工作計劃並僱用數十萬醫護人員,擴大疫苗接種範圍,開展關於新冠疫苗益處的公共教育運動。

    由於拜登政府的直接干預和各州體系變得更加高效,美國疫苗接種的步伐確實有所加快。由於拜登政府使用了《戰時國防生產法》,美國現在可以集中控制必要物資的生產,實現增產了。

    必須強調的是,拜登的提議與仁慈無關。如此規模的支出和國家干預是為大企業服務的,他們迫切希望讓人們重返工作崗位,重啟機器,開始盈利。正是出於同樣的原因,大型企業才開始推動全國各州的疫苗接種工作。

    雖然私人企業的大量資源可能會因為符合他們的利益而在這種情況下有所幫助,但總的來說,當大企業代替公共機構時,最終結果是競相追逐利潤。我們需要將這些大型公司(如亞馬遜)的大量資源納入民主的公有製之下,並將其整合以構建高質量、透明的公共醫療保健系統。

    全球資本主義正處於全面危機之中。與今天相比,在2008–2009年,全球統治階級在某種程度上是統一的。雖然當時統治階級僅僅暫時採取了凱恩斯主義的措施,但與我們過去一年所看到的「各家自掃門前雪」民族主義相比,當時的奧巴馬政府、中國和歐盟尚且能夠協調行動。

    世界統治階級被迫以自1930年代以來最大規模的國家干預進行自救。與此同時,他們向普通民眾提供的大部分援助不久後就會用盡,到時他們就將設法使工人階級為資產階級所製造的危機買單。

    世界工人階級要面對的任務是艱鉅的。在短期內,我們需要號召實施全球範圍內的大規模疫苗接種。這意味著立即放棄對新冠疫苗的所有專利和「知識產權」保護,並將大型製藥公司收歸民主公有,利用其龐大的資源和技術,在全球範圍內迅速生產、分配疫苗。

    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在全世界組織國際社會主義運動,拋棄全球資產階級的民族主義利益,為建設以團結為基礎的世界而戰。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