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7日
More

    中共直接治港的新模式將自製災難

    香港正處於歷史性的反革命狀態。中共動用國安法全面鎮壓,參加初選的民主派政治人物身陷囹圄,立法會被閹割至人大一樣,法庭不斷重判示威者。9名泛民政治人物被裁定前年8月18日參與及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其中5人被判監8至12個月,當中社民連梁國雄(長毛)被判最重的18個月。他們多人還將面對國安法的審判。

    中共提出「愛國者治港」,為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正式送終。中共全面改組香港立法會,立法會直選議席由一半降低為90席中的20席,候選人必須獲得港區人大政協代表的提名,而且還有國安部下的資格審查委員會,根本上由中共牢牢操控。

    2019年區議會選舉,中共徹底錯估形勢,誤以為建制派會大獲全勝,故此沒有取消區議會選舉。最後民主派奪得9成議席,使中共驚惶失驚措。中共明白到,哪怕是空間極度有限的選舉也可以成為群眾投抗議票的平台,因此下定決心要全力扼殺選舉空間。現在,中共取消超級區議會議席,因為該五席由區議員提名的,將會由泛民佔據候選名單。中共亦害怕全港性選舉會變成變相公投,讓選民抗議票。

    中共對小圈子的特首選舉也不放心,即使廣大群眾並無投票權,還是害怕泛民主派有可能提名挑戰中央的候選人。除了取消區議員的選委資格外,醫護和社工的權力亦被削弱,而中資代表則獲得新增的商界(第三)界別。中共打破了泛民迷信九七後體制內妥協和「循序漸進」改革的幻想,不論是35+控制立法會,還是300+特首選票的關鍵少數,都已是灰飛煙滅。

    議會淪為笑話一則,杯葛選舉的氣氛已在群眾中蘊釀起來。建制派已正吹風,指鼓吹投白票將會是違反國安法。不論反對派能否發起公開的白票運動,選民的投票意欲己將大大減低,使中共又再自取其辱。中共及港府自以為強硬鎮壓會平息反抗,但民怨只會繼續積累下去。

    泛民主派的生存空間被扼殺,並不代表建制派可以大安旨意,從此歌舞昇平。中共同時會整頓治港勢力,淘部分的建制冗員,希望更有效直接控制香港的政策。三月,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拋出「忠誠廢物」一詞,嘲諷香港建制派雖然忠心耿耿,但卻庸懶無能、無力護主,並非「賢能的愛國者」。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的葉國謙則以「廢柴學者」一詞回擊。建制派與中共要員公開罵戰是極為稀有之事,表面上無意義的口水戰,背後揭示著建制內部權力大洗牌將會進行,各方都在爭奪政治分贓。

    習近平政權不會明白,是自己極為強硬的統治造成香港民意反彈,激起2019年以來的激烈反抗。中共反其道而行,相信要更強硬控制香港、更直接指揮香港才可避免日後危機再生,因此改變過去經中聯辦及香港建制派的統治模式,削弱因山頭林立而行動散渙的建制派之權力,由中共黨機關直接治港。

    在前年香港抗暴革命爆發期間,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就多次南下深圳,設立「危機管治中心」指點治港政策。經過這場風浪後,中共要把直接指揮香港的做法制度化。2020年2月,中共將「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升格為「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由韓正擔任組長。這種小組是用於駕空國務院的權力,使國家事務更直接由黨控制,方便習近平集中權力於一身。習近平上任以來,擔任過經濟、財經、外交、網絡、法治、國防等小組組長。

    沒有了民主派,「忠誠廢物」出現生存危機。過往建制派動輒將民不聊生歸咎於「反中亂港」、「拉布搞事」的泛民。現在,他們不能再以泛民作為代罪羔羊,推卸政府暴政的責任。若果當連橡皮圖章也不如,恐怕會失去對中共的利用價值,因此在政治小丑劇扮演一下「反派」,提高一下批評政府的聲調,來獲得自己的定位。最近建制派反對林鄭興建沙嶺超級殯葬城,就是一邊向中共表忠、一邊向林鄭撒野的表現。當然忠犬還是忠犬,他們不可能有任何獨立性,更不可能挑戰中共和財團的利益。

    幾名內地商業精英高調成立紫荊黨,旨在於新選舉制度中取代香港建制派。紫荊黨創黨主席李山兩會期間獲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夏寶龍單獨接見。該黨創辦人之一、中播控股董事長黃秋智直指,改選舉制度將「溝淡」現有建制派,更直指建制派「令中央無法聽取香港真正的聲音」,以至在2019年區選中大敗。然而,依靠他們執行中共的政策只會適得其反,製造更多衝突和動盪。香港建制派在扎根多年,好歹在直選中也有4成選票支持,而且利用強大的資源進行地區工作,在不少貧困屋邨能欺騙到一定民心。新建制派的內地精英面孔對香港人來說更陌生,其政治背景更為離地,難以在香港獲得深厚的支持。中共又再次自製多一個不穩定的因素。

    面對嚴厲的鎮壓,泛民知名的政治人物很可能面臨長期監禁。而香港半民主議會政治正式死亡,令泛民政治也絕路。中共在主權移交時,對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循序漸進走向普選的假承諾,產生了半民主議會與泛民政黨這種政治產物。故此,議會就是泛民的母體。溫和泛民並不相信議會以外的群眾鬥爭和組織,他們擔心鬥爭會變得「太激進」會挑戰到他們的領導地位,沒有議會根本沒有生存空間。他們要不是自行解散,就要跪求中共讓他們入閘參選。現在泛民各黨已在討論是否繼續參選而陷入分歧。而任何決定參選的泛民政黨,都將會被群眾視為「忠誠反對派」。

    整頓香港建制派除了政治因素,也是為了讓中資加快接管香港經濟。在中美衝突激烈化下,中共要應付與美國陣營的經濟脫勾,因此加強接管香港以免經濟孤立。此外,中共亦要進一步控制香港的戰略產業,包括土地、電訊和電力,從而確保在地緣政治衝突中掌握對香港的統治權。中資佔香港經濟份額是越來越大,已佔據了港股市值的七成以上,去年新上市股份有98%都是中資股。而在多宗基建工程合約,中資亦佔總款額約一半。例如造價逾千億元的港珠澳大橋的工程合約中,中資佔總款額的54%。

    中資亦積極收購農地及競投官地,但囤地面積仍遠落後於港資地產商。為了加快接管香港土地,中共要發動權力鬥爭,掃除部分港資與新界地主的障礙。三月,韓正提到需要解決香港住屋問題,隨後廉署以涉嫌貪污詐騙拘捕24人,包括香港村屋大王王光榮及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程振明等鄉紳。鄉議局根本是「愛國愛港」團體,為中共效犬馬之命,可預見權鬥之手未來將會伸至中共多年來的另一個盟友——港資地產商,要知道近年黨媒攻擊李嘉誠為「地產吸血鬼」而不是新鮮之事。香港地產商要麼更開放與中資合資開發土地,要麼像李嘉誠的長實那樣拋售大量資產。

    紫荊黨最近流出一份內部刊物,拾韓正的唾餘,指中央只要出手強徵新界土地,就可解決香港土地問題。這種說法實在荒謬可笑。多年來,中資與港資之間雖然互相爭奪市場,但也合資聯手炒賣或開發土地。他們總體來說有共同階級利益,而房屋問題的受害者正是他們的階級敵人——工人階級。中共自己就是住屋問題的元凶。

    去年以來習李就統治方針出現激烈的權鬥。主要代表中共太子黨、資本家和鄧小平時代元老的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認為習近平的戰狼外交和強硬鎮壓在國內製造了不必要的衝突,也與西方國家製造前所未有的對峙。他們希望恢復鄧小時時期的溫和政策,讓中國可繼續融入世界市場。與西方資本主義有著密切的聯系的香港資本家現在被中共排擠,也一定程度上這場權鬥的延伸。

    事實証明,在中共政權的統治下,立法會形成「35+」從來都是不現實的,中共政權永不能容忍偽議會落入反對派手中。由此可見,在制度內循序漸進改革是注定失敗的。群眾鬥爭的邏輯是要改變整個制度。

    在可預見的將來,鬥爭會失去了立法會這個鬥爭平台,但群眾的不滿情緒亦因此會被引導至其他更激進的抗爭渠道,對統治階級造成更大的危險。如果基層勞動者在職場組織起來,建設真正戰鬥的活躍工會和群眾組織,會形成一種新的且威力更大的抗爭工具。中共自作聰明的「震懾」策略等同抱薪救火,促使香港的民主運動「蛻變」。

    香港鬥爭需要拋棄對資本主義的幻想,認知到不論中資、港資還是外資都是禍害元凶。資本主義與專制國家是密不可分的,他們分別是一隻惡魔的左右爪牙,都想鎮壓民主權制,以保護權貴對基層工人的剝削制度。運動也要拋棄「香港鬥爭可以在一個城市內勝利」這一想法,而要將運動連繫至中國大陸同樣受極權壓迫和資本剝削的群眾。尤其現在中國青年大大激進化,下一場大規模運動可能會先在中國大陸爆發,倒過來鼓起香港的抗爭。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