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0日
More

    中國:女權小組遭打壓 鬥爭已成重要趨勢

    方垣/溫小雅 中國勞工論壇

    4月17日,WHU性別性向平等研究會在武漢大學組織了一場遊行,目的是聲援遭攻擊的女權博主肖美麗和最近豆瓣上被大批封禁的女權小組,同時還有「武大狼事件」的受害者們。毋庸置疑的是,當局對任何性質的群體性事件的反應極其迅速,該行動很快被平息。4月20日,因「網絡上出現了惡意曲解此次活動目的以及社團性質的言論,並被大肆發酵傳播,對學校、社團以及社團成員均產生了預料之外的負面影響」,WHU性別性向平等研究會小組發佈聲明,宣佈停止活動。

    這次的活動反響激烈,「武大狼事件」是其中的一個直接原因。

    「武大狼事件」

    「武大狼」,顧名思義,武漢大學的一匹狼,一匹色狼。4月12日該事件在武漢大學的一個匿名平台上曝光,熱度不斷升高,一名楊姓副教授曾在2017年和2019年兩次因為性騷擾事件收到學校的約談和警告,但沒有實質性的懲罰。而直到這一次該校黨委在下午就對此事作出了通報,暫停了該副教授的教學任務。4月15日學校官方發佈聲明解聘該副教授。此事衝上微博熱搜。

    在此之後,微博女權遊行在16日進行。次日,WHU性別性平研究會在武漢大學內遊行。兩次遊行雖然在網絡上激起了一絲水花,但最終還是石沉大海,連一點存在的痕跡都難以尋找。現在在「中國局域網」內搜索這兩起事件,看到的都是網民(包括很多網軍)紛紛指責這類群體性事件的始作俑者背後一定站著一群手眼通天的「境外勢力」、這些事情一定是經過精心謀劃和長期準備的「反動勢力」的陰謀。女性的自發反抗行動被指 「讓人生疑」、與境外勢力勾結與陰謀煽動顛覆國家的帽子,則反映這些民族主義網絡水軍污名化女權的企圖。在中美對抗的大背景下,親中共分子抹黑女權主義為西方削弱分化攻擊中國的一種戰術手段。此前幾位被打壓的女權主義者和團隊,均有「通敵和給西方遞刀子」的罪名。

    IMG_0524.jpg

    同時我們不得不提及國內左翼對待女權主義者的錯誤立場。雖然近年不少左翼分子都受全球女權運動啓蒙,例如佳士運動中的岳昕。但不少國內左翼在特殊的輿論環境下對女權主義採取了疑慮甚至戒備的姿態。雖然很多左翼人士以個人參與到了運動之中,在較大一點的官方媒體團隊裡卻罕見對女權運動公開發表積極的聲明。很多國內的左翼認為「女權主義是一種西方的政治正確,是西方的舶來品」,或者「女權主義會造成性別對立,掩蓋階級鬥爭」都是一個重大的錯誤理由。女性面對性暴力和物化的問題也加劇了職場上的壓迫,致使女工的待遇受打壓。階級和性別壓迫都是資本主義制度造成,兩者密不可分。還有一部分人認為所有問題的源頭都是階級問題,階級鬥爭一旦勝利,性別壓迫也會隨之解決。他們認為,如果現在捨本逐末去支持女權運動,就會削弱階級鬥爭的力量,反倒是女權主義者如果真的想要解放就應該加入到社會主義者鬥爭的道路中來,接受自己的領導,才能取得真正的勝利。

    反對宗派主義

    如果這一宗派思想受到廣泛左翼和工運的接納,將會大大阻礙團結鬥爭,使運動脫離新一波中國青年激進化的浪潮,甚至變成為中共父權和民族主義宣傳的幫凶。可見這些國內「左派」的政治觀點非常狹隘和片面,完全忽視或拒絕承認對女性的系統性壓迫和歧視正是資本主義秩序的一部分。而我們知道:女性主義在中國被污名化同時有著中共出於維持專制的考量。中共亦極為恐懼對權貴性侵的指控會蔓延至黨高層,會大大打擊黨的面子,更害怕女權運動會形成一個威脅,所以要竭力壓制。

    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應全力投入在當下的女權鬥爭,並將之聯繫至反中共和反資本主義的工人運動。今日的中國女權運動沒有 「合法的」發聲渠道,但隨著經濟下行、普通群眾生活水平下降、鎮壓升級帶來的不穩定因素越來越多,女權運動有望獲得更廣泛的受眾。我們既為麵包戰鬥,也為玫瑰鬥爭。團結起來進行鬥爭,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社會,讓性別歧視和針對女性的暴力成為歷史。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