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中國民族主義勢力已成脫繮野馬

    馬加烈 中國勞工論壇

    近來,中國民族主義發展已經「失控」。就連之前的民族主義一號護旗手、《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似乎也對目前的民族主義之歇斯底里感到不安。總的來說,中共(尤其是習近平的獨裁統治)嚴重依賴在社會上製造民族主義情緒來為政權提供支持基礎。從歷史上看,情況一直如此。但近年來,隨著中國經濟增長顯著放緩,以及當局全方位強力壓制對其潛在挑戰,支持政府的民族主義變得更加重要。我們現在是否已經看到這樣的跡象:即使是習近平政權也控制不住它製造的民族主義浪潮?

    胡錫進「偽裝成愛國者」

    今年5月1日,中國政法委新浪微博官方帳號「中國長安網」發佈微博,用一張圖比較所謂「中國點火」和「印度點火」——中國發射長征八號運載火箭和印度焚燒死於新冠肺炎的民眾遺體的畫面,以諷刺印度抗疫不力卻還想和中國作對。這條微博雖然隨後被主動刪除,但已經引起爭論。復旦大學教授、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的長期供稿人沈逸發微博聲稱「這圖挺好的」,並把批判「中國長安網」那條微博的人稱作「聖母婊」。而胡錫進作為《環球時報》總編輯,這次明確反對做前述的比較。

    印度從4月開始的疫情反彈令每日死亡人數突破紀錄,就官方數據而言,成為全球新冠肺炎死亡案例第三多的國家(僅次於美國和巴西),死亡人數超過30萬。醫療系統已經崩潰。一些專家甚至認為印度的死亡人數被低估了、現在的實際死亡人數恐怕已經超過160萬。莫迪政府與特朗普和博索納羅等其他右翼民族主義者一樣,無能且輕忽疫情防控、專注於展現國家實力,而使新冠危機惡化。認真討論出現的問題合情合理且必要,但開殘忍的玩笑就不是了!

    胡錫進發微博稱,官方機構帳號應當「高舉人道主義大旗」,還說應當「冷靜、深入」探討官方機構帳號如何把持涉外輿論的言論尺度。然而,胡錫進這番言論一出,沈逸及其他一些年輕民族主義網軍便紛紛炮轟胡錫進是「露出尾巴的公知」「騎牆派」「偽裝成愛國者」。實際上,胡錫進從來都是忠心辯護中共當局所作所為,不過是害怕「中國長安網」那條微博有損中國的國際形象和外宣才採取「溫和」的姿態。如今連胡錫進這個一貫的民族主義者都被貼上「公知」甚至「賣國賊」標籤,可見中共自己培養的民族主義者已經發展到了多麼激進、連官媒都覺得要降溫的地步了。

    沈逸(左)、胡錫進(右)

    今年6月初,中國青年作家蔣方舟在2016年前去日本參加交流活動、在去年7月接受NHK採訪的片段被部分網民發現。這兩個事件分別被歪曲為「收取日方資助在中國替日本做文宣」和「想方設法證明中共的體制有問題」,因此蔣方舟被很多愛國「憤青」批判、用「蔣大佐」「皇軍認證」等字眼諷刺。胡錫進也捲入了相關討論,指參與他國出資的交流活動可以促進信息交流、同時捍衛中國的立場,結果被極端民族主義分子打成「皇協軍洗地」,搞到胡錫進被迫在8日發微博呼籲「愛國網友保持克制」。中國民族主義發展「失控」再度得以體現。

    「可信、可愛、可敬」

    這些擔憂似乎已經達到了最高水平。習近平在5月31日中共政治局的一次講話,亦顯現中共不想民族主義發展太過火。當天,習近平表示,中國要努力塑造「可信、可愛、可敬」的形象,對外宣傳中要「謙遜謙和」,與近年來的戰狼外交風格做對比,這一轉變猶如精神分裂。復旦大學教授、《這就是中國》節目常駐嘉賓張維為則被請去中共政治局「講課」。從張維為近期受訪強調西方要瞭解中國模式、「遏制中國根本行不通」來看,習近平政權的民族主義總路線其實沒有變,變的只是嘗試讓外交更有技巧(儘管大概也是徒勞)。

    「戰狼」與帝國主義

    自從2018年中美貿易戰以來,中國外交作風趨於強硬,被稱作「戰狼外交」。而由於中美兩大帝國主義強國之間的冷戰,中共政權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這場衝突不是由哪個政府的政策或外交「基調」引起的,而是這些政策更深層次的表達。這場衝突是由全球資本主義體系引起的,正如列寧所解釋的那樣,資本主義不可避免地發展成為帝國主義這個「最高階段」。1980年代以來,各帝國主義列強之間的競爭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遏制,但自2007-2008年在美國開始的經濟危機以來,資本主義經濟危機的爆炸式增長破壞了這種不易的「和平」。2011年以來,美國政府越來越公開表達對於中國崛起、在經濟和軍事上挑戰美國的「關切」。習近平政權以更具攻擊性的外交政策進行反擊(「一帶一路」和南海戰略便是兩例)。因此,爭奪全球主導權的鬥爭進入了衝突升級的新階段,「國家安全」(各國統治階級的權力)現在比短期經濟問題更重要。

    2020年,利用中國初期防堵新冠肺炎不力,美歐等國家紛紛強化反中立場,新冠病毒成為帝國主義鬥爭重要的新戰線。除了他們提出要在中國進行新冠肺炎溯源外,我們也看到已經啓動的反華措施的加劇,包括歐洲多國抵制華為5G通信設備、中美經濟走向脫鈎、澳洲維多利亞州退出一帶一路、中歐貿易協定遭暫緩批准。習近平的「雙循環」戰略中,強調擴大內需的「內循環」已經由於普通家庭緊張的財務狀況而不是很有力,如果「外循環」再做不好,整個經濟的下行壓力便會加劇、進一步威脅到習近平在中共黨內的地位和執政穩定性。因此,習政權及其喉舌開始考慮轉向更「有技巧」的民族主義外交,但卻遭遇自己培養的民族主義網軍反衝。就像《科學怪人》里的弗蘭肯斯坦博士一樣,自己創造了怪物,卻失去了對它的控制!

    中共鼓吹的民族主義是反動、右翼的民族主義,與美國的特朗普主義、法國的勒龐沒有本質區別。它在社會議題上是保守的(僅舉一例:反對女權主義),並且是種族主義、大漢沙文主義、威權主義的。對印度新冠疫情的無情嘲弄,即使是胡錫進都認為太過分,表明當今中國右翼民族主義沒有任何進步的元素。中國過去作為被壓迫民族的民族主義表達了群眾對推翻外國壓迫者的進步渴望,而今天的民族主義與過往不同,它包含了帝國主義的民族霸權議程。

    四面樹敵

    目前,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政權可謂騎虎難下,在國際上遭遇越來越多敵對,在中共內部也面臨其他派系對於「戰狼外交」過火的批評——「戰狼外交」限制了中共在與西方衝突中的戰術選擇。民族主義壓力現在正在影響中共政權在需要時對不同策略的選擇範圍。如果淡化民族主義色彩,會引發自己養起來的「民間」極端民族主義者強烈不滿。社會主義者反對包括胡錫進、沈逸在內所有右翼民族主義勢力。民族主義被統治階級用以分化工人階級,轉移人們對當今危機的真正原因(資本主義、帝國主義和專制統治)的注意力;但正如中共現在正認識到的那樣,這可能是一把雙刃劍,統治階級曾經利用的民族主義如今也給自己帶來麻煩。工人群眾也會通過自身體驗瞭解到,唯一的出路不是更多的民族主義,而是自己組織起來為在中國和全球實現社會主義而戰。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