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17日
More

    台灣:疫情下飽受煎熬的勞工階級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台灣)

    台灣疫情至5月15日開始快速惡化。在資本主義制度下本已受盡剝削和壓迫的工人階級,在疫情下處境更加嚴峻,群眾的不滿將無法被「同島一命團結抗疫」的官方宣傳簡單地麻醉,只會給未來的工人鬥爭的爆發埋下更多炸藥。

    如果疫情爆發之初,民進黨政府不猶豫於影響財團利潤而遲遲不升級警戒,像今天這樣讓三級警戒連續超過五週的慘況本可避免。結果現實卻是將人民折磨得疲憊不堪,勞工階級尤其承擔最大代價。

    民眾躲在家裡網上購物,使貨物寄送爆量,物流業勞工應接不暇的同時,更首當其衝被政府和資方強迫放寬加班時數。現在政府還進一步把製造業、批發業、綜合商品零售業、倉儲業等4業別適用勞基法例外彈性,縮短輪班間隔為8小時,放寬加班時數,直到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宣布疫情警戒第3級解除。

    民進黨政府在疫情爆發前盲目樂觀、得過且過造成如今的惡果,所謂「超前部署」根本子虛烏有。現時產業資本家與政府不是亡羊補牢,反而是聯手利用疫情讓工人面臨過勞還增加傳染的風險,讓公司利用倍增的需求趁機撈錢。

    早前,中和工業區員工確診,老闆卻下令全公司照常上班,苗栗3電子廠群聚案依然強制台灣員工上班,私下威脅若請假就對工人不利。即使經過篩檢員工仍擔憂自己是偽陰性,但害怕工作不保只能硬著頭皮上班。

    工地工人在炎熱的天氣工作,在搬運重物曬太陽的煎熬下戴口罩很容易出現呼吸困難甚至缺氧,脫下口罩卻擔心被檢舉。營造業資本家為了省錢,工地缺乏基礎的定期消毒、衛生設施和獨立休息空間。工人們只好在室外吃飯時摘下口罩,結果遭檢舉罰款仍要由工人自己承擔。政府明知體力勞動的勞工不可能居家辦公,而密集勞動的場所更只會令他們暴露在更高染疫風險中,卻不勒令營造業停工,並給予工人有薪防疫假。

    旅遊業、餐飲業受到疫情打擊只能關店,政府只給失業勞工極少紓困,很多打工人甚至根本領不到。其他的行業員工也面臨裁員和無薪假,這顯示受到新冠肺炎打擊最深的是工人。失業或放無薪假的工人現正面臨迫在眉睫的困境,他們失去收入,沒有錢付房租。房東可以緩繳房屋貸款,但租戶卻不能緩繳租金。面對疫情加劇的住房危機,房東和相關圖利者卻一方面挖地三尺將租戶迫至山窮水盡,另一手卻依然厚顏地拿去大筆政策補助。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台灣)認為應強制房東在疫情期間不得驅逐所有房客,並且免卻基層租戶和小商店的租金,違列者的房產應該立即被收歸公有,受工人階級居民民主管理。同時在疫情後基層租屋族也要組織起來,對抗節節上漲的租金,要求實施更有力的租金管制,就像美國社會主義替代 (ISA美國)在我們西雅圖的市議員Kshama Sawant的領導下要求實施管制,並在任內成功課徵亞馬遜的財團稅,增加建設公共住房,以解基層工人之困。

    疫症因病毒不斷變種變得更加難以消滅,工人階級必須要現在組織抗爭。資本主義和工人的健康是對立的,在疫情爆發前政府吹噓今年經濟向好,還編列8400億紓困預算,為企業慷慨解囊,但對工人卻吝嗇分毛。紓困貸款政府補貼利息,意味著政府把現在理應用於防疫與公共救濟的公帑送給銀行和企業,方工人對紓困政策和資源用處沒有控制權。

    工人急迫需要這筆生活費補償疫情損失,申請緊急救濟卻被重重設限。工人階級需要組織起來,抵抗一切的裁員、無薪假和強迫加班,要求在不扣減薪水的前題下選擇留家工作或者停工,並要求僱主提供充足的防疫設備,由工人民主制訂防疫下的工作守則。

    我們必須把那些被資本權貴私藏的社會財富收歸公有,並且民主管理,包括醫療系統、藥劑企業、防疫用品以至食品生產等,才能克服為財團利益而犧牲大眾的市場制度。消滅了財團利益的影響,代表勞苦大眾利益的政府制訂的防疫政策(包括警戒升級與產業的開關),才能由衛生專業人員和勞動人民來民主決定,不再為利潤服務,並有效防止病毒傳播。抗疫需要組織勞動力和實行計劃生產,才可以迅速改變經濟生產的模式,以應付疫症下的社會需要。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