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7月25日
More

    古巴:聲援古巴人民,反對帝國主義與資本主義復辟

    保衛古巴革命的成果!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藥品短缺、因疫情而加劇的日益嚴重的經濟危機,令古巴勞動人民越來越不滿,逼迫他們於7月11日上街抗議。執政的共產黨官僚把示威指控為反革命、親帝國主義。另一邊,帝國主義和右翼傳媒試圖把這些示威講作「古巴爭取民主的鬥爭」(他們指的當然是「要求資本主義」)。這兩種說法都與現實相去甚遠。

    上週日的示威,特別是在鄰近哈瓦那的聖安東尼奧德洛斯巴尼奧斯(San Antonio de los Baños)地區的示威,是1959年古巴革命以來規模最大的抗議,並能與1994年8月5日的抗議(Maleconazo)相提並論——當時在柏林牆倒塌後經濟危機的「特殊時期」,數千名古巴人於哈瓦那海濱大道(Malecón)遊行。這次,危機的起因不同,美國對古巴罪惡的封鎖加劇了危機,而疫情危機也重挫了旅遊業——總理馬雷羅(Manuel Marrero)曾稱旅遊業是古巴經濟增長「火車頭」。

    古巴正在發生什麼事?

    上週日,數百名古巴人走上街頭,要求迪亞斯-卡內爾(Miguel Díaz-Canel)政府解決影響該國的食品與藥物供應問題。當然,正如我們指出的,藥物和食品短缺是美國對古巴實施封所鎖造成的,導致該國無法獲取這些物資。此外,今年初開始實施的經濟自由化改惡令電價上漲300%、基本食品價格上漲 12%。

    正是在經濟危機和新冠病例增加的背景下,成千上萬的古巴人民走上街頭。示威活動與美帝國主義和古巴政權的描述相反,這次示威表達了對經濟自由化措施帶來的影響的不滿。經濟自由化政策正威脅到古巴革命所取得的成果。

    所謂的古巴貨幣改革(Ordenamiento Monetario)經濟政策,廢除了古巴兩種同行貨幣之一的古巴可兌換披索(CUC)。但貨幣改革並未收到預期效果,而且導致物價大幅上揚。儘管養老金增加了500%,工資增加了525%(從每月400古巴披索增加到2100古巴披索)以抵銷政策的影響。在推行這些措施時,政府自己預計物價總體漲幅或通貨膨脹率會達到160%,這意味著:例如,每日配給的麵包價格將從5美分漲到1披索。除了這些措施外,古巴中央銀行還將匯率固定為1美元=24古巴披索(CUP)。過去對國企來説,1美元兌1舊古巴披索,因此古巴央行的這個措施意味著古巴披索實質貶值2400%。

    新冷戰與資本主義復辟

    因疫情而惡化的經濟形勢不單是不幸遭遇。因革命而建立的計劃經濟令工人階級和窮人獲得許多改善(特別是在醫保和福利方面),但依賴蘇聯支持的官僚精英對計劃經濟的管理卻相當糟糕。在蘇聯解體以及隨後失去鉅額援助後,古巴經濟狀況急劇惡化。

    美國制裁隨後成為一個更重要的因素。結果,不願交出權力、讓真正工人民主實現的古共政權,受中國資本主義復辟啟發,選擇走「經濟改革」路線和推行了十多年的經濟「開放」政策,而這種政策被誤稱作「市場社會主義」。這不是什麼次要問題,而是古巴發生的事裡面最核心的事情。這也能解釋當局為了促進、吸引資本主義投資,讓群眾的經濟和社會狀況加速惡化。

    中國在古巴和拉丁美洲的局勢中的影響不小。事實上,拉丁美洲的一些左翼羡慕「中國模式」,認為這是一種替代出路。然而,正如ISA先前解釋的那樣,今天的中國絕非資本主義的替代制度,反而是資本主義最殘暴的表現:嚴厲打壓工會、血汗剝削勞動力。過去十年平均8%的高經濟增長率都是建立在這些之上,但在世界經濟危機下,中國也無可避免遇到越來越多的矛盾。

    換言之,受「中國模式」啟發的古巴經濟自由化,不僅不會給古巴經濟形勢帶來正向改變,反而會帶來更大的經濟、政治與社會新矛盾,未來也會不斷以街頭遊行來表現。與某些人的看法相反,中國的所作所為並不是為了幫助或造福古巴或拉丁美洲的人民(例如促進該地區生產「多樣化」),而是為了中國資本的利益。這將強化拉丁美洲對於原材料生產和旅遊業的依賴,而沒有其他促進生產發展。這只會使古巴和拉丁美洲因發展不足而陷入新的困境。

    釋放靴南迪斯與其他政治犯

    因此在這個意義上,7月11日的示威並不是帝國主義媒體佯稱的「反社會主義」,更不是迪亞斯-卡內爾所說的「反革命」。相反,古巴示威者對近年來資本主義改惡加劇的經濟和疫情危機表示真誠的不滿,這些危機在這座加勒比島嶼上引發了一場大風暴,抗議遭到警方殘酷鎮壓。有共產主義戰士和其他左翼社運人士被捕,例如靴南迪斯(Frank García Hernández),他於7月11日下午被捕,並於7月12日星期一下午獲釋後繼續被軟禁。

    ISA要求當局釋放靴南迪斯和古巴其他的政治犯。我們支持古巴工人與人民為爭取合理訴求而進行的鬥爭,我們呼籲強化反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的鬥爭,建立真正的社會主義和左翼替代出路,既反對帝國主義針對古巴的陰謀,也反對該國的資本主義復辟。

    古巴和拉美的社會主義替代出路

    儘管帝國主義企圖在世界政治明顯動蕩之時聲稱所謂「社會主義道路失敗」,並且古巴當局也自稱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我們需要說明這重要的一點:社會主義從未在古巴實現。在古巴,1959年革命推翻了該國資本主義,在該國被壓迫人民獲得歷史性成果的基礎上建立國家,這正確地激勵了全拉美和世界上的數億人。然而,雖然古巴取得了一些重要進步,但由於長年遭遇孤立,這些進步不僅有限,在當前危機面前也岌岌可危。

    對於保衛古巴勞動人民的成果、反對帝國主義進犯、反對古巴政權及其親資本主義改惡的背叛而作出的必要鬥爭來說,形成這種理解是至關重要的。多年來,面對經濟封鎖,古巴革命的孤立一直是該國局勢的主要問題。

    當前形勢並非始於中國「市場社會主義」模式改惡,但因其而變得惡化。

    此外,現在帝國主義需要一個契機來發起反攻,其針對的不僅是古巴,而且是出現左傾的整個拉美。這些示威很可能被帝國主義和古巴右翼利用。

    因此很重要的是,工人階級示威者要提出明確的政治綱領,清楚地提出符合工人階級和窮人利益的訴求,並與帝國主義劃清界綫,阻止其利用古巴群眾不滿來實現其自身目標的寄生企圖。首先,這些訴求需要包括將價格和分配系統置於工人階級選舉的委員會的控制之下,來應對通貨膨脹和食品短缺問題;為所有人接種疫苗來強化醫保系統;並發起旨在終結美國制裁的一場國際工人階級團結聲援運動。抗議需要由工人和窮人組成的民主選舉委員會來組織。

    當然,為應對迪亞斯-卡內爾政府號召其支持者保衛革命而動員的抗議,我們也應當清楚擺出保衛革命的立場。但是工人階級保衛的是那些有利於他們的革命成果,而統治精英則會保衛他們的權力和特權,當然還有他們基於自由化和私有化的、不符合群眾利益的新經濟政策。

    保衛革命成果不僅需要終結私有化和自由化,還需要在社會各個層級建立工人民主,這意味著革命必須輸出到其他國家,以終結全球資本主義剝削和帝國主義封鎖。這些政策需要聯繫到終結主導古巴政權的官僚專制。

    保衛古巴革命及其成果只能是古巴和世界人民的任務,在工作場所、社區、學校等地方的集會中民主組織相關行動。我們必須討論鬥爭路綫,不僅要保衛革命的成果,而且要具體討論如何擴大這些成果並改善古巴的經濟和政治局勢。這將需要一個真正的草根民主化的過程,而這個過程要可以清楚地挑戰資本主義的「民主」宣傳。

    因此,古巴工人需要的替代出路,是深化國内的革命進程,並將其擴展到整個拉丁美洲和世界其他地區。但將之實現的辦法,只能是為工人建立民主的和戰鬥性的政治替代出路,來反對封鎖和帝國主義進攻,反對官僚階層和他們領導的資本主義復辟。一個國際主義的替代出路,承擔著保衛革命的任務,在古巴與全球都反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復辟。這就是我們提出建立ISA的方法,也是促進拉丁美洲反帝國主義鬥爭和建立社會主義聯邦的鬥爭的方法。

    我們提出:

    反對當局親市場和資本主義復辟的政策。由工人控制生產、價格和分配。

    反對帝國主義介入,反對封鎖。

    立即釋放在囚工人以及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社運人士。

    保衛古巴革命的歷史成果,朝著真正的社會主義方向前進!

    實現自下而上的激進民主,取代官僚統治:爭取真正的工人民主。

    將反帝國主義鬥爭和爭取社會主義民主替代出路的鬥爭統一起來——建立拉丁美洲社會主義聯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