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伊朗選舉:「死亡法官」萊希成為新總統,抗爭隨之而起

    週五的伊朗總統選舉以不到50%的投票率成為歷史新低。易卜拉欣·萊希的勝選象徵著伊朗政權的嚴重衰弱,使這次的危機的最醜陋的一面顯露出來。

    Nina Mo 社會主義左翼黨(ISA奧地利)

    週五的伊朗總統選舉以不到50%的投票率成為歷史新低。代表哈梅內伊為首的教士精英階級以及強硬的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候選人易卜拉欣·萊希(Ebrahim Raisi)。他的總統任期將對政權本身和伊朗工人階級至關重要,因為這很有可能引發新的群眾抗爭,借此翻轉整個政治經濟結構。

    如同其他的伊朗選舉般,這次的選舉也主要是一個宣傳秀。群眾越來越清楚他們在這個體系內是沒有選擇權利的。這也是為什麼抵制選舉的行動在今年的再次受到諸多矚目。比如,在2019年11月遭到逮捕和殺害的抗爭者及青年,他們的親屬在最後幾天公開呼籲抵制這次選舉。

    一場已預設好的選舉結果

    當國家走向不穩定及經濟危機時,萊希的當選是代表著哈梅內伊及伊斯蘭革命衛隊的政治經濟利益。很明顯的從選舉活動開始,統治階級正在準備應對新一波的抗爭。他們排除了任何具有「改革派」和「溫和派」色彩的候選人,選舉的風向很明確的表示下一個總統將是一個強硬派,他將會一而再得對任何底層的起義和抗爭做出殘酷應對。大量的取消參選人資格也讓支持政權的群眾感到震驚。政府也不像以往般重視這場選舉。

    許多人無法理解為何政府如此行動,因為消滅一切「反對勢力」將會加大群眾對統治系統的不信任和暴露出這場選舉的不民主性。但這並不是這個政權的「疏失」,而是一個預防任何翻盤風險的有意識的策略。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部分工人階級和貧窮人口的心中本來有一些期望,隨著特朗普時代的結束,對伊朗正面看待的拜登執政團隊將重回核能協議上,甚至有機會解除對去年伊朗經濟造成災難性打擊的經濟制裁。一個新的改革派總統可強化如此國際關係正常化的期望。如同伊朗前總統魯哈尼的親西方帝國主義政策,以及嘗試「開放性」的國家經濟政策,但這些總是站在強硬派及伊斯蘭革命衛隊的利益對立面。現在這樣的狀況已經借由政權的總統策略選舉嶄露無遺。

    深陷危機的政權

    哈梅內伊對政權存亡的憂心,觸發了近年來數次全國抗爭。他跟IRGC想確保極端保守主義勢力掌握所有指定明年繼承者的權力。在選舉兩天前對全國的公開演講中,他清楚的表述「必須讓敵人看到人民對現有體制的支持」。利用公眾對於美國帝國主義的憤怒,哈梅內伊幾乎是在向群眾乞求選票。

    IRGC不僅是哈梅內伊最得力的助手,也是國內最具影響力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勢力。IRGC的行動非常具侵略性,他們意識到本次選舉結果對政權至關緊要,所以在大選當天的市長及地方選舉中安插自己的候選人。回顧伊朗政權的歷史,在魯哈尼執政期間,發生了數次政府官員及最高領導人之間的衝突。統治階級的主導勢力目前正在確保親IRGC人員能佔據政府要角,以縮小兩方的差距。

    伊朗政權在近年來被迫從根本上做出政治改變,其中最重要的是專注在擴張地區影響力上,包括對核能計劃的投資,以及嘗試強化對帝國主義勢力的國際關係。這樣的方法得以讓政權維持到現在。但是這樣的方式也顯示了由於統治階級利益不同導致的政權內關係日益緊張。

    從政治上和經濟上來看,這個國家正深陷危機中,大規模的抗爭在所難免。在10年間,已經有四百萬人落入貧窮狀態,失業率到達20%並在持續上升。加上石油利潤下滑以及外國投資凍結,政府只能大量印鈔支付開銷,造成災難性的通貨膨脹。到2019年底,通貨膨脹已增加了50%。消費品價格於2020/21年膨脹了36.4%。經濟流動性也成為一個大問題,形成了通貨貶值。一飛沖天的物價變成公眾面對最嚴重的經濟問題,一個近期抗議的口號描述「我們的花費是美元計價,但我們的薪水是伊朗里亞爾計價」。而且我們必須記得最終觸發群眾抗爭的火種是汽油及食物價格的飆漲。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使群眾對事情麻木,但在2020年新冠肺炎期間,伊朗的罷工行動次數仍是歷史新高。這數波的罷工不但展現城市和鄉村的工人階級怒火中燒,他們發自內心的表達出「我們已無任何東西可失去」的心情。在2017/18及2019/20年的兩波起義成為了鬥爭伊朗政權的轉捩點。他們展示了爆炸性的局面和伊朗政權如何在去年喪失其重要的社會基礎。

    萊希的血腥過往和現況

    萊希曾經參加2017年總統大選,雖然當時情況與現在不同,但唯獨不受歡迎這一點是不變的。易卜拉欣·萊希的勝選象徵著伊朗政權的嚴重衰弱,使這次的危機的最醜陋的一面顯露出來。

    萊希曾有1988年血腥大屠殺的過往,當時多達數千名的政治犯在幾個月內遭到殺害。當時的萊希曾是「四人委員會」的年輕律師,負責大屠殺的處刑。但萊希不僅有著血腥的過往,他在去年擔任司法部長期間也負責了數件逮捕和處決案件,這些受害者多為2019年抗爭時遭清算的人們。數百名的年輕人及工人階級民眾現在仍逮捕入獄。其中許多人已經喪命。

    萊希於2016年被哈梅內伊指派為富有實權的「阿斯坦聖城拉扎維基金會」主席,負責監管有名的馬什哈德伊瑪目禮薩聖陵-伊朗最重要的廟宇。該組織不僅富有宗教力和政治力,也收到各地大量的錢財,並用於投資各種企划。它擁有不動產,土地和及各界的企業,比如建築產業或觀光產業等。它常被稱作「國中之國」。這表示位居在這個巨型組織執行長的人,也經營著伊朗的經濟帝國。萊希身為這個國家最有權力的保守派人士,可以確定會讓極端宗教勢力和IRGC更為富有。工人階級,尤其是年輕世代,非常清楚萊希的過往。這也是為什麼萊希可能成為最令人憎恨的總統。

    之後如何?

    很明顯的,萊希的總統任期將充斥著大量的兩極分化、經濟困難和抗爭增多。我們也很清楚萊希將規劃更強力的鎮壓,以及將伊朗孤立於西方帝國主義之外。這一點在新冷戰的局勢下將在戰略上格外重要——對中國帝國主義尤為如此,從近期中國和伊朗簽下的新協議就可看出。

    由於他並無嘗試停止協議協商,萊希的總統任期是否會持續核能協議仍然未知,但不排除在他的統治下問題複雜化的可能性。萊希的強硬政策也可能導致更嚴重的地區衝突爆發-尤其是難以對付的內政政策,但這個將取決於以後的政治發展和地區階級鬥爭。

    這場選舉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盡可能的鞏固這個政權,但它遲早會達到臨界點。很明顯的,工人階級抗爭已經星火燎原-在近幾年來,伊朗並沒有任何一天是「安寧」的。難以估計的抗爭因不同政經問題接連發生,由工人、女性、教師、退休人口、政治犯以及其他人們發起。

    幾周前,Haft Tappeh砂糖公司才因數年的抗爭和工作場所行動下重新國營化,這些抗爭行動是由獨立的工會組織發起,雖然它的力量不足以持續發動並達成工作條件和工資抗爭,但至少展示出抗爭是有辦法成功的。這個勝利不但將增強Haft Tappeh工人們的信心,也能增強普羅工人階級的自信。

    直到去年,這個政權仍有一定能力去暴力鎮壓或孤立不同地區的抗爭。對明年的伊朗工人階級和窮人至關重要的不僅是常態化對萊希的經濟政治抗爭,而且是政治上組織起有效的地下組織,建立革命勢力,以提出獨立的社會主義計劃。不只推翻這個政權,也推翻整個資本主義體系。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理解其角色定位,幫助併發展社會主義思想,組織國際力量團結伊朗的工人階級,並幫助他們往後打造如此力量。加入我們。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