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24日
More

    瑞典:房租鬥爭勝利!政府因租金市場化決定而倒台

    2021年6月21日星期一是瑞典歷史性的一天。瑞典政治史上第一次有首相因國會不信任動議而下台。拉倒政府正是自下而上反對市場化租金的鬥爭,勒文(Stefan Löfven)政府實施右翼政策,最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Elin Gauffin 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反對租金市場化」運動全國發言人

    6月21日早上8點,在抵抗運動最前沿的獨特草根運動「拒絕市場化租金」的抗爭份子,聚集在斯德哥爾摩國會大樓外的錢幣廣場,支持不信任動議。

    「現在——我們要阻止租金市場化!」和「我們的租金太高了——拒絕、拒絕租金市場化!」等口號和演講迴盪在正在倒數計時的錢幣廣場,到場的運動參與者期盼著不信任動議的通過。場面氣氛充滿戰鬥氣氛,示威者有著我們即將贏得重要勝利的感覺。

    相比之下,主要的自由派報紙《每日新聞報》總結道:「今天,十年來最重要的住房改革落空了」。在這場鬥爭中,社會主義者、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社會主義正義黨成員發揮了關鍵作用。

    一月協議

    在2018年9月的大選後,經過131天的談判,社民黨和綠黨組成的政府由勒文擔任首相。政府的組建基於這兩黨與兩個自由派政黨之間達成的73點「一月協議」。該協議包括一系列新自由主義反工人政策:讓雇主更容易解僱工人、取消對高收入的特別稅、同意不限制社會福利部門的私營盈利企業、允許公共就業服務私有化、增加對富人家庭服務的補貼等等。

    我黨——社會主義正義黨(ISA瑞典)從一開始起就反對該協議,以及反對在此協議基礎上組建的政府,並主張重新大選。我們呼籲租戶聯合會主動採取行動,召開群眾集會、定下全國抗議日。然而,左翼黨認為社民黨政府沒有右翼政府以及種族主義的瑞典民主黨那麼差,因此沒有投票反對新政府。儘管協議中甚至有一段列明左翼黨在政府任期內不得影響瑞典政治,但左翼黨還是投票支持了新政府。左翼黨沒有就該協議被諮詢。

    在此協議的基礎上,政府開始實施比2006-2014年右翼政黨組成的政府更加右翼的綱領。除了上述幾點之外,他們還大幅增加了軍事預算、限制了罷工權、並繼續推行包括大規模驅逐出境在內的反難民政策。

    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地主、業主和右翼政黨長期以來一直希望將租金市場化。1945-1980年改良主義年代的住房政策已逐漸被拋棄。公共住房已高度私有化,國家計劃被廢除,補貼消失殆盡。然而,在租戶聯合會和房地產聯盟以及公共住房公司之間的談判制度基礎上,租金仍然受到管制。

    一月協議計劃為新住宅引入租金市場化,業主有權設定任何他們想要的租金而無需談判。這最終將為所有出租住宅的租金市場化鋪路。

    我們社會主義正義黨很早就認定以這議題來發起運動、動員群眾。我們利用租金這個議題,引導社會當中日益增長的不滿、反對通過削減和私有化迅速擴大不平等、惡化生活條件的情緒。在私人房地產公司進行「假重建」的地區,租金已經上漲40%至60%。與此同時,我們的成員在哥德堡和斯德哥爾摩部分地區組織的活動,動員了租戶並取得了勝利。

    早在2019年春,我們就成為哥德堡和斯德哥爾摩反對市場租金新提案的群眾動員的推動力。

    當租戶聯合會在全國範圍內拒絕加入運動或進行認真的抵抗,甚至開除了瑞典西部的該聯合會主席、社會主義正義黨成員Kristofer Lundberg時,這個獨立運動採取了新行動。

    2021年初,運動進一步擴大。我們知道瑞典政府關於市場化租金的官方報告將於5月底發布。許多當地租戶聯盟和活動家以及大多數左翼人士,包括左翼黨勢力較強的地區,都加入了這場運動。

    這場運動已成為對政府的最大挑戰,運動的地方委員會遍布全國。從1月開始,群眾在網上舉行視像會議。4月18日,有160場地方抗議活動組織了起來,雖然規模因新冠疫情相關限制而不大,但獲得了當地媒體和社交媒體上的廣泛報導。

    6月3日至5日,在報告提交後,新的抗議活動又再組織了起來。這一次,全國性媒體也報導了此事。很多租戶意識到了租金市場化的威脅。大家都知道芬蘭實行租金市場化後,赫爾辛基的租金上漲超過40%等事實。

    這場運動和群眾的情緒也給左翼黨和租戶聯合會帶來了壓力,比如斯德哥爾摩的許多左翼黨和租戶聯合會的活動人士都很活躍於這場運動。斯德哥爾摩地區的整個左翼黨以及斯德哥爾摩主要地區的租戶聯合會組織都參與這場運動。在包括哥德堡在內的其他主要城市,左翼黨並沒有積極參與。左翼黨參與運動的水平和該黨融入資產階級建制的程度,在全國各地都有很大差異。

    自下而上的壓力,以及下一次預定在一年多後進行的選舉迫在眉睫帶來的壓力,意味著左翼黨看到了機會,擺脫其在議會中作為「現政府門毯」的屈辱角色。該黨堅持其「紅線」,威脅道如果提出市場化租金,該黨將撤回對政府的支持。

    最後關頭的改變

    政府企圖將其描述為僅涵蓋新建住房的「有限度提案」,但這完全失敗。所有人都明白,這只是租金全面市場化第一步。如果它是如此有限,為什麼政府要冒著自己未來因此而垮台的風險?

    經過之前支持政府而來的妥協,左翼黨終於堅定起來反對租金市場化。許多人也看穿了政府建議租戶聯合會和房地產公司就這個問題進行談判​​的的第二次嘗試,因為這種「談判」是在市場化租金的威脅下進行的。

    不信任投票也得到了右翼反對黨——溫和黨、基督教民主黨和種族主義的瑞典民主黨的支持。媒體已經用此事來聲稱左翼支持這些政黨,或為這些政黨組建新政府開闢了道路。

    但正是現任政府的政策為右翼打開了空間。這些政黨通過妖魔化移民和貧困工人階級地區來操弄不滿情緒,而真正造成福利遭破壞的罪魁禍首,正是銀行、富人和他們的政黨。

    這是我們現在建立的那種可以挑戰右翼的草根運動。第一輪反對市場化租金的勝利,應該是反對整個右翼議程的群眾運動的開始。

    鬥爭仍在繼續

    現以成為前首相的勒文有一週的時間來宣布是否會進行多輪談判或額外的選舉,而這種情況之前只在瑞典發生過一次(1958年)。

    這場鬥爭對一月協議造成了致命打擊,如果勒文重新回朝,他就必須收回市場化租金的提議。

    這場政府危機的焦點一直是階級問題,整個政治建制都動搖了。市場化租金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與所有右翼政黨不同,我們期待下次大選。

    租金市場化的反對、對階級正義的追求,以及6月21日的事情增加了大家的自信,並帶來了希望。現在最好的結果是,在接下來的大選中強化所有反對租金市場化和右翼政治的政黨。「反對租金市場化運動」將部分地重組為支持左翼黨的競選運動,但我們仍計劃組織在9月的群眾抗議。現在,左翼黨的社運分子有了更多的支持,許多人讚賞道,終於有人站出來支持工人、會願意抵抗了。

    瑞典政壇的平靜期已經篤定結束。廣泛的工人階級長期處於鬥爭的休眠狀態,到目前為止還未開始行動起來,而是旁觀局勢發展。但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正在製造出重要機遇和社會動盪。

    社會主義正義黨主張把鬥爭運動和必要的社會主義政治替代方案連結起來,而運動也需要擴大。住房是公認非常重要的議題,這必須要與其他同樣緊迫的議題——教育、醫保和氣候等聯繫起來。我黨與ISA保持對話,並需要密切關註今年夏天的政治發展,看看我們如何在保持獨立性的同時,擴大我們跟左翼黨的工作和合作空間。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