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1日
More

    由阿里巴巴到女權主義受到鎮壓

    左路 中國勞工論壇

    近日發生的阿里巴巴性侵案、吳亦凡事件等,反映出資本權力無限擴張對中國女性壓迫的同時,也促進著中國女權意識、工人意識的進一步激進化。

    8月7日一位勇敢的阿里女員工在網上發帖,聲明自己被惡意灌酒並猥褻,又被其上司偷辦房卡多次侵犯。屢次向公司反饋遭冷遇後,這位女士只能通過發帖與在食堂發傳單維權。阿里公司包庇罪犯的做法,引起國內輿論的強烈憤怒,許多人將矛頭指向根源性的資本主義性壓迫。

    輿情洶洶,阿里被迫炮製一份6000人聯署文章進行公關,中共官媒大張旗鼓進行報道,試圖在阿里內部消化這次事件以平民憤。卻遭到上千阿里員工及網民發帖斥責「你代表不了我們!」,並且質疑「工會和婦聯去哪裡了?」。可見,所工會與婦女組織只是政府打手,不會代表我們的利益。

    職場性騷擾與惡意包庇早已不新鮮,此事只是繼米兔運動後中國女權意識的又一個引爆點。早在2000年,《深圳週刊》的調查就顯示,有62%的受調者表示受到過性騷擾,其中有八成為女性。而近日「激流網」的調查則顯示,有70.3%的受害者由於懼怕失去工作等會保持沈默。而向單位求助的受害者中,有超過一半的受訪者表示用人單位對施害者沒有作出任何處罰。

    然而,性騷擾只是資本對女性壓迫的冰山一角。勞動力市場對女性的就業歧視則加深了女性工人的生存壓力。有研究表明,中國男性員工的平均實際工資水平顯著高於女性員工,在控制變量的前提下超過60%的實際工資差異源自性別歧視。這不僅降低了在家庭中女性的經濟地位,也使得資本對女性進行更重的剝削。

    對女權運動的恐懼

    在當今女權浪潮洶湧待發、與中國資本主義對女性壓迫日益暴露猖獗的情況下,反革命勢力感到恐懼並進行猛烈反撲。中共政府害怕洪流一觸即發,與工人、青年和少數種族的不滿交匯在一起,便逮捕迫害女權活動家,封停女權主義網頁與公眾號,並一方面象徵性地制裁首惡平息民憤,一方面卻命令民族主義網軍對女權主義者進行網絡暴力。對於涉及資本主義制度的結構性改革,如提高女勞工經濟地位、出台反職場性騷擾規章制度等,中共政權卻無所作為,並讓倡議者噤聲。

    另一方面,資本家集團也不斷學習歐美國家的財團公關話術與分化方法。譬如阿里性侵事件中的阿里官方,就炮製出一個不存在的員工行動小組,來自導自演一場針對職場性騷擾的「改革」,從而轉移矛盾,在企業內部消化此次事件。但是隨著工人意識的不斷提高,這種拙劣的鬧劇將被一次次識破。

    而我們也必須意識到,新一輪激進化的女權主義浪潮與工人意識覺醒,將讓統治階級處於極大的困局。從五年前女權五女的英勇抗爭,到近年反抗職場、官場性騷擾的米兔運動,到近來吳亦凡事件、阿里事件引來的公眾輿論對資本勢力總集火,都讓中共與資產階級感到群眾運動的巨大壓力。並且女權意識也越來越與無產階級意識聯動起來,社會公眾對父權文化的批判逐漸開始上升到對權貴與制度的根本性批判。越來越多的左派青年(包括部分毛左)也開始認識到女權運動的重要性,這都將對習近平的終身獨裁統治造成麻煩。

    面對資產階級對罪犯的包庇縱容,與中共象徵性執法的偽善,加之習近平為了個人歷史性連任企圖用殘酷暴力鎮壓應對動蕩的危機局面。在當前革命與反革命交織的情況下,也只有將婦女解放、維護少數民族權益、LGBT運動、建立獨立的工人運動這些鬥爭聯合起來,使鬥爭矛頭指向資本主義、極權主義、父權制,推翻獨裁政權與資本主義體系,才能完成婦女解放、工人階級當家作主的任務。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