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4日
More

    美國:拜登政府陷入危機

    很明顯,拜登政府正處於危機之中; 所謂「蜜月期」早已過去。不幸的是,國會的左翼未能提出獨立的工人階級立場。

    Erin Brightwell和Tom Crean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原文首先發表於2021年12月9日)

    僅在6個月前,媒體還充滿著樂觀,預測由於需求激增大規模接種疫苗,經濟將迅速復甦。拜登的總統任期被視為是決定性改變特朗普的政策,就像小羅斯福一樣「政府可以發揮作用」,方式包括重大的社會項目,更認真地採取行動應對氣候變化,以及恢復美帝國主義在全球的地位。

    然而最近幾周,拜登的支持率跌至新低,民主黨在選舉中遭遇失敗,這顯然是在警告,按照現時的發展狀況,民主黨將在2022年中期選舉中失利,從而失去對國會的控制。

    很明顯,拜登政府正處於危機之中; 所謂「蜜月期」早已過去。 不幸的是,國會的左翼未能提出獨立的工人階級立場。

    我們是如何走到這般地步的

    拜登於今年1月就職,此前一年,由於特朗普罪惡般地疫情處理不當,數以十萬計的人不幸死亡。特朗普在2020年大選落敗後,又發動了一場未遂政變。拜登通過另一項派錢給群眾的經濟刺激法案,並加大疫苗接種力度,承諾即將「回歸正常」,維持了他起初的支持度。

    這樂觀的幻想很快就破滅了。拜登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宣佈從疫情「獨立」,有點像美國前總統小布殊宣佈在伊拉克「完成任務」那樣。 疫苗接種進展出現停滯,而德爾塔變種病毒的大規模爆發粉碎了人們對疫情即將「結束」的希望。截至9月底,每天平均的死亡人數超過2000人。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2021年美國死於新冠的人比2020年還多,而且(撰寫本文時)今年仍尚未結束。

    德爾塔變種病毒的爆發也阻礙了經濟復甦。近幾個月來,供應鏈問題不僅沒有緩解,反而變得更糟,並導致通貨膨脹達到30年來的最高水平,這一點也變得越來越明顯。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和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一再表示,供應鏈和通貨膨脹問題只是「暫時」的,並將迅速得到解決。不過,現實顯然不是這樣。

    最重要的是,民主黨內部的癱瘓使拜登的計劃陷入停滯。民主黨內就如在國會通過與其議程相關的法案,出現無窮無盡的爭吵。當中包括有關傳統橋樑、公路、鐵路基礎設施的法案,以及包括社會項目——帶薪產假,普遍免費幼兒園前教育,擴大醫療保健福利——還有氣候變化的措施在內的重建法案。

    我們已經看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幾個腐敗的民主黨參議員,其中一個與煤炭利益有著密切聯繫,迫使拜登一而再再而三地令法案縮水。由於法案中一切有意義的氣候變化行動都被否決,拜登被迫空手去格拉斯哥參加COP26氣候峰會。雖然眾議院現在已經通過了一個縮水版的「更好的重建」(Build Back Better)法案,該版本恢復了一些之前被刪掉的內容,但這仍需在參議院獲得通過。人們完全有理由質疑最終法案會是什麼樣子,甚至懷疑是否會有最終法案。

    這些顯示,若果統治階級中那些更「有遠見」或更理性的部分想緩和極嚴重的政治兩極化,並維護令他們歷史上受益良多的資產階級民主制度的話,他們就不能堅持自己的利益,並推動有利於他們的措施。因為在經濟形勢惡化的情況下,未能通過實質利民的措施,這給共和黨人的捲土重來打開了方便之門。毫無疑問,特朗普的右翼民粹主義對共和黨的掌控非常牢固。

    儘管政治建制人物很沒效果地嘗試推動有限的「漸進式」社會支出,但他們仍然完全反對將長期改善普通民眾生活的措施(比如實現全民醫保或取消學生債務)。

    右翼反擊

    民主黨內部衰敗和癱瘓的後果在11月初的選舉結果中顯而易見。民主黨在維珍尼亞州的州長競選中落敗,該州拜登曾在去年11月以10%的優勢獲勝。儘管民意調查顯示民主黨在新澤西州的州長競選中遙遙領先,但他們在州長競選中卻差點落選。

    這些結果對民主黨來說簡直是災難。由於特朗普不再是眾矢之的,民主黨人似乎無法傳達任何清晰的信息。共和黨人實質上將媒體的敘述重點放在了口罩和疫苗的強制令上,而民主黨人少有做為去為「更好的重建」法案建立群眾支持。在事態不明朗的時期,共和黨人明確利用抵制疫苗和口罩強制令這些事來動員他們的支持基礎,就算這實際上使他們增加染疫風險。維珍尼亞州州長候選人麥考夫(Terry McAuliffe)只是關注特朗普主義的威脅,而不是提出任何積極的提議。

    共和黨人也利用通貨膨脹的現實問題而獲取支持。在最初的、更實在的版本中,「更好的重建」法案也無法解決天然氣的天價問題——天然氣價格在加州創下了每加侖4.86美元的歷史記錄。隨著冬天的到來,拜登政府的情況實際上可能會變得更糟。超過一半的美國家庭使用天然氣、取暖油或丙烷供暖,而這些燃料價格預計將比去年高出30%至54%。工人的工資總體上漲,但通脹率更高,這意味著工人的實質工資下降了。如果拜登對這一現況的回應是試圖強迫選民關注乏味的基礎設施法案,以及嚴重灌水的「更好的重建」法案(這還是在假設它通過參議院的情況下),那麼明年的中期選舉對民主黨來說很可能是一場絕對敗局。

    尋找替罪羔羊

    當然,MSNBC和其他自由派專家一直在尋找為民主黨建制和拜登的失敗負責之人。他們的慣常替罪羊:左翼和「白人工人階級」。

    在維珍尼亞州,共和黨人不僅將精力集中在反對抗擊新冠疫情所需措施上,而且還集中在攻擊所謂的將「批判性種族理論」納入學校課程,以作為試圖激起對「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反感的一部分圖謀。攻擊批判性種族理論和疫苗強制令無疑是為了動員其核心支持者——極右分子。但讓人們轉向共和黨的主要原因是經濟前景的不明朗和對拜登的失望。我們不應得出白人人口已果斷地轉向右翼或走向「白人至上」的結論。但民主黨的失敗確實(再次)將許多人推向了毫不掩飾的種族主義反動派的懷抱。

    民主黨內部正湧現對「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另一種強烈反對。在民主黨執政的一個又一個城市中,即使是在2020年群眾抗議之後達成的用於重新分配警察資金的有限措施,也已被以槍支暴力水平上升為藉口向警察「退款」的舉措所取代。在黑人和拉丁裔工人的大力支持下,亞當斯(Eric Adams)贏得了紐約市的市長競選。他是該市的第二任黑人市長,並且是個承諾改革警察體系的前警察,但他還是出來支持重新引入糟糕的截查方案的「修改」版本,而截查做法在2000年代初期被用來針對黑人和拉丁裔青年。亞當斯反對左翼,是一位煽動性的親資政客。但是,「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未能發展出植根於更廣泛的黑人工人階級的現實的持續群眾民主運動,這為亞當斯之類的人創造機會。

    決定性失敗發生「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起義的中心明尼阿波利斯,以新的「公共安全部」取代「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投票的失敗,這也表明模糊的進步口號不受歡迎,因為這些口號與勞動人民產生共鳴的具體訴求脫節。建製成功地將「削減警察開支」與「廢除警隊」聯繫起來,這不會引起工人階級的共鳴,並且在資本主義下是不可能實現的。值得注意的是,明尼阿波利斯通過的另一項支持租金管制的投票結果再次表明,勞動人民並沒有普遍向右轉。

    進步/左翼民主黨人其他引人注目的失敗,包括競選水牛城(Buffalo)市長並得到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強烈支持的沃爾頓(India Walton)。然而,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黨(DSA)和進步派並沒有全盤輸:明尼阿波利斯的DSA成員溫斯利(Robin Wonsley)作為獨立的社會主義者被選入市議會,其他城市還有其他進步派和左翼贏得選舉。

    以上,總體而言,全國左翼進步人士的勢頭已經減弱,這是因為他們普遍未能採取獨立的工人階級立場,而是傾向於與部分自由派建立聯盟。

    國會進步人士的弱點

    在選舉結果公佈後,由賈亞帕爾(Pramila Jayapal)領導的眾議院多數進步黨團成員通過投票支持基礎設施法案並放棄對更廣泛的「更好的重建」法案的推動,向拜登屈服。這是為了回應拜登的直接呼籲,即他的總統任期正處於危機。賈亞帕爾和眾議院的進步人士更害怕被他們在白宮的「朋友」指責,而不是捍衛他們本已經有限、用來賭上自己政治生命的觀點。

    國會左翼「小隊」(Squad)在投票反對基礎設施法案時採取的立場是好的,因為法案與更廣泛的法案無關,但社會上大多數人對此並不理解。「小隊」未能動員甚至向群眾表達他們為之奮鬥的目標,因為他們困在與拜登和佩洛西的聯盟中。

    與拜登和佩洛西的結盟來反對特朗普右翼和民主黨右翼的入場費,對於「小隊」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來說非常高。他們被要求放棄自己的綱領——包括爭取全民醫保和綠色新政、15美元的最低工資以及近年來鼓舞數百萬人的其他訴求——當然,還有一切動員街頭民眾的鼓勵。

    現在何去何從?

    左派繼續跟從桑德斯和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a Ocasio-Cortez,AOC)的道路是極其危險的。這意味著接受民主黨建制派中那些破產無能的人所設定的框架,而這路線過去成就了特朗普。

    美國的政治局勢,意味著我們迫切需要組建一個獨立於民主黨和所有企業影響力的群眾性左翼政黨。桑德斯 的兩次總統競選雖然最終陷入於民主黨的框架,但指向了正確的方向。他有一個大膽的變革方案,且沒有收取私人企業的資助。

    我們擊敗右翼的唯一方法是建立一個以工人階級為中心的群眾運動,為勞動人民的實際需要而戰。這意味著回到桑德斯2016年和2020年的綱領,且更重要的是要超越它。例如,如果我們有任何機會防止災難性全球變暖,就應該為將能源部門收歸公有而進行真正的鬥爭。這意味著要超越資本主義的框架,因為資本主義的持續存在將我們拉向多重災難。即使要贏得桑德斯最受歡迎訴求之一的全民醫保,明顯也需要群眾運動的決定性壓力,這種運動不懼怕動員工人階級的社會力量。這是左翼必須給自己定下的任務,而要完成這個任務,就需要我們脫離民主黨以實現政治獨立。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