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香港疫情死亡人數超過武漢

    裘青/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第五波Omicron新冠疫情全面爆發。自疫症爆發至3月13日,全港累計確診人數已超過26萬人,死亡人數3993人,死亡人數超過武漢,死亡率為全球最高!在幾乎不切實際的「清零」政策下,香港本就捉襟見肘醫療系統更全面崩潰,大批病人無法入院,甚至只能暫時在露天停車場等地方等候治療,場面可謂慘不忍睹。

    在這個情況下,無論是檢測還是入院治療都已經完全超出負荷,無法及時檢測和隔離患者。筆者裘青的父母亦雙雙染疫,以家母的情況為例,她的症狀輕微,而整整過了十一天時間才收到陽性檢測報告,事實上收到報告之時她已基本康復。

    在整個過程中,她沒有任何政府部門安排她隔離或給予任何醫療建議。因此儘管家庭內已盡量做足防疫措施,家父在不久後也出現病徵,且病情相對較重,出現高燒與呼吸困難,但遲遲未收到檢測報告。公立醫院急症室完全爆滿,而政府所謂的熱線電話根本無法撥通,令家人萬分焦急。即使有著私人醫療保險,但香港部分私家醫院無恥地拒收新冠患者,家人多番奔走下方能找到一家願意接受照料的私家醫院提供床位,但即便如此,由於入院人數眾多,所能提供的醫療照料服務亦大打折扣,僅僅聊勝於無。

    造成這災難局面,林鄭政府責無旁貸。香港的公共醫療體系一直就是殘缺不全。去年底,醫管局承認醫護流失嚴重,並預測一旦爆發第五波疫情,公營醫療系統已難以應對,但政府卻沒有任何應對措施。私立醫院拒絕接收新冠病毒病人,所以全部患者要由公共醫院承擔,而公院只有全港45%的醫生。

    在第五波疫情爆發之初,林鄭政府沒有正視Omicron病毒株的感染力更強,只知僵化地執行徒勞的大廈圍封和限聚政策以求「清零」,而不是適時地改變策略,發放有效的資訊和足夠的自我檢測用品,並且勒令僱主容許員工選擇在家工作。香港仍未能仿效中國嚴密的社會監控系統,加上人口比中國更為密集,不可能像內地實行「小區管理」,一味追求「動態清零」事倍功半。

    清零政策在內地和香港都已受到動搖,連中國專家也在暗地表達異議。中國疾控中心前首席科學家曾光在網上發文提出要展示「中國式與病毒共存的路線圖」。有關帖文沒有像其同業張文宏半年前提出中國可實行與病毒共存時般受到網絡猛烈抨擊,可見輿論的轉向。建制派元老曾鈺成則在二月中為動態清零作出辯解,並指「香港要走出自己的抗疫路」。

    然而,中共決不容許香港自行其事而動搖內地的清零政策。習近平在二月中命令港府穩定疫情作為「當前壓倒一切的任務」。假如中國開放實施「與病毒共存」的政策,在政治上相當於推翻了內地過往的「抗疫成績」,而這正正是過去兩年習近平政權一直自我標榜和吹噓的「政績」,更被用作證明其「東升西降」說法的例證。改變抗疫方針等同會重挫習主席的權威。

    的確,如果中國現在放鬆清零政策,由於沒有群體免疫,必然會面臨疫症大爆發。上海和吉林在三月中再爆發Omicron數千宗感染就響起了警鐘,甚至是另一場惡夢的開始。此外,國產的科興疫苗對於Omicron變種病毒的預防力薄弱,根據《傳真社》參照港大研究的推論,如果維持現時港人接種復必泰與科興的六四比例,即使全港3針接種率到達95%,預防感染Omicron的保護率亦只得約5成。如果宣布放棄國家疫苗又會使中共面子有損。即使現在科興研發針對Omicron的疫苗,能夠挽回多少市民的信心?

    林鄭抗疫工作東歪西倒,使她失去中共的信任,甚至可能抵銷了她鎮壓2019運動的功勞,使她不能連任特首。在習近平發出命令後,中國專家接管了香港抗疫工作,凌駕了香港政府。林鄭本來想推行全民強制檢測,香港的愛國政黨舉腳贊成,卻被中央援港防控專家組組長梁萬年煞停。的確,全民檢測已經過了時機,因為病毒已在社區擴散,如果找到大量患者,也沒有足夠的隔離設施。而強檢只能令市民在街上聚集而增加感染風險。

    社會主義行動認為,迫切需要全面充公私家醫院,將醫療全面公營,並置於醫護人員和病患的民主管理之下才能充分調動所有醫療資源,制定出切實可行的抗疫政策。並大幅增加醫療開支、培訓更多醫療人員以保障優質的公共醫療服務。而這一切必須以工人群眾組織起來、打破以利潤為本的資本主義制度和親資專制政府才能達到。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