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日
More

    中國:雙減無效內卷惡化 支持學生抗校暴政

    左路 中國勞工論壇

    習政權提出的一系列「教育減負」政策在實踐中完全破產,教育改革毫無進步。中國學生面對應試教育的重壓,掀起多次反抗行動,這是當前社會經濟危機傳導到中學校園的明顯徵兆,青年意識日益激進化。

    「內卷」的加劇,意味著教育資源的緊張,學生便愈被手持教育資源的校方當作搖錢樹。儘管教育部門宣佈對違規上課、補習大力懲戒,地方學校依舊用隱蔽甚至公開的方式剝奪學生假期,延長上課時間,賺取一筆不薄的費用,當地教育局亦默許縱容。同時,學生的食品安全、衛生環境、防疫安全等亦被作為犧牲品。

    學生民主權利的覺醒

    與此同時,在目睹貧富分化的加劇與工人生存條件的惡化。資本主義下的考試制度本來就是統治階級劃分階級的手段之一。內卷遊戲在此情況下愈發殘酷,而部分青年學生開始激進化,並且覺醒反抗。

    譬如,2月衡水桃城中學就被爆出普遍性的體罰侮辱、非人道的作息安排、亂收費、違規上課考試等亂象,引起青年學生的廣泛共鳴。同時,多地學生申訴學校違反政策、有償開課的帖子亦在互聯網上屢見不鮮。這都表明減負教育改革事實上的破產。在官方的輿論封鎖,與桃城中學對發聲學生威脅迫害下,青年學生在互聯網上將「少年戰勝資本」作為主要口號,進行廣泛的網絡聲援抗議,最終逼迫官方下場進行調查澄清。

    類似的例子是,2020年9月28日,山東省滕州一中將國慶中秋假期縮短至一天半,引起學生和教師的普遍不滿,上百學生以跑操時喊口號、張貼大字報與請願書、高舉標語遊行等方式抗議。「誓死力爭,還我假期」、「打倒校委會修正主義集團」、「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等成為抗議中流行的口號。

    從「少年戰勝資本」的口號,讓人欣喜地看到,部分激進青年學生愈來愈將鬥爭矛頭鮮明地指向資本主義壓迫這一根本問題。中國青年激進化的趨勢已是單純的言論管控與政治洗腦所不能阻擋,而大力的鎮壓即使目前還能阻止大規模的學生組織,但也阻止不到自發的反抗行動。我們社會主義者支持勇敢青年的抗爭訴求。

    當然學運的發展並不是那麼一帆風順,而是面對校方和政府的分化與打壓。譬如,「滕州一中」抗議里,校方一宣佈延長假期,運動學生就交出了運動骨幹供校方處置。這種假妥協是中共分化和打壓群眾運動的伎倆,在2011年的烏坎抗爭中共承諾村民解散抗爭組織後會進行民主選舉,結果當村民讓步後換來是白色恐怖的鎮壓。這次很可能是經驗尚淺的學生也同樣誤信了校方的假慈悲。

    因此,學生的獨立組織十分重要,即使面對校方或政府的讓步,也需要維持抗爭的組織來監督校方有否實踐承諾。固然,在獨裁專制下學生的獨立組織面臨嚴厲的鎮壓。因此,學運與反專制是密不可分的。

    空洞的民粹口號

    習近平的雙減政策可以說是與共同富裕並行的,通過民粹的措辭來營造「改革」的假象,好像政府已致力減輕家庭的住房和教育負擔,企圖爭取家長的支持。但習近平並不會動搖資本主義制度這個問題的根源,因此解決不了任何社會問題,而結果只是加強國家對教育和經濟生活的控制。因為當就業職位以及教育資源嚴重不足時,教育制度自然需要更嚴苛的考試制度,以便將更絕大多數的學生「淘汰」為失敗者,剝奪他們的教育權利和階級流動的機會。

    反對校方專制的鬥爭,自然要連繫至大力增加公共教育支出,將所有私人教育全面公共化,取消學費及一切學雜費,並取消考試制度。在有充足的教育資源下,讓學生根據自己才能和興趣選擇科目而教育課程應該由學生和教師民選的委員會控制,教育才能滿足所有學生和培育社會人才的需要,而不是淪為壓迫底層青年的工具。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