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3日
More

    台灣疫情新高峰:「超前部署」的破功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台灣新冠疫情進入前所未有高峰,每日確診人數從加零飆至五萬人,成為世界第一名。揭露了民進黨兩年來吹捧的「超前部署」,民進黨的「新台灣模式」歷經一個月後仍看不出與共存有任何區別,甚至比其他共存模式的國家更缺乏準備。其中,藥局前快篩試劑搶購、朝令夕改政策、缺乏清晰居家隔離指引、延遲收到隔離單、病例上傳系統持常卡住未解決,以及七十五歲以上疫苗施打率仍未突破75%,落後於韓國與紐西蘭。總總反映了民進黨政府缺乏抗疫所需的準備。

    嚴重缺乏醫療量能,染疫醫護上班

    蔡政府就算經歷去年五月疫情高峰,仍無法、也不會改善醫療量能不足的問題,而民進黨黨內公開分歧對槓、各親資政黨相互踢皮球推託責任,同時犧牲的卻是每日上萬確診的基層人民與血汗過勞醫護人員。這是因為醫療長年市場化、以及撙節公共醫療開支所造成的惡果。

    5月10日各醫療相關工會至衛福部抗議,台北市醫師職業工會、急診醫師陳亮甫說:「過去一週經歷地獄般的工作生活。醫護人員已經沒辦法給大家像樣的照顧品質。疫情越演越烈,輕重症患者都在不斷增加,每當問及醫療資源短缺狀況,指揮中心只會拿出全國還有50%的空床率來粉飾太平;問及醫護人力不足,就只會請染疫醫護繼續回來照顧確診患者,完全不肯重視本來就已經嚴峻的血汗問題;輕重分流徒具形式,再多的呼籲和口號都解決不了急診外的排隊人潮。」

    北市聯醫工會曹芸華說:「護理人力嚴重不足狀況下,CDC(疾管署)竟直接下令(照顧新冠肺炎病人)的專責病房護病比,從原本的1:5上升到1:10-20,也就是一個護理師同時照顧10至20位確診患者,同時還得身著厚重的隔離衣、不能喝水吃飯擦汗、每次進出病房區都要重新清潔消毒洗澡。」

    藥局前大排長龍搶購快篩試劑成為日常,面對群眾的抱怨、憤怒,就連兩位民進黨市長林右昌與鄭文燦也皆指控陳時中給予地方政府的快篩試劑嚴重不足。而台北市長柯文哲一邊抱怨中央給予的快篩試劑嚴重不足,一邊卻不提高社區篩檢量能,造成民眾湧入各大急診而癱瘓醫療資源、醫護人員的血汗過勞,這就是柯文哲掛在嘴上的「務實」政策的破產。

    鈔前部署

    民進黨急忙找各家企業尋求快篩貨源,過程被揭發裙帶資本的利益勾結。其中代理商高登環球被爆出代理人是民進黨蔡煌瑯的哥哥蔡朝正,且公司是「小吃店變生醫公司」,而獲得1700萬劑、16.5億元(新台幣,下同)政府快篩大單。高登害怕被進一步揭露而棄單,陳時中虛偽的為其辯護是「殷實商人」,但又爆出高登在去年拿中國生產不具醫療級口罩,混充台灣醫療級口罩,違反藥事法,可見這就是民進黨兩年多來的「鈔前部署」。

    財團只關注利潤不願為了防疫提高成本,提供給工廠移工的宿舍狹小擁擠,成為疫情傳播的溫床。各工廠(華通、欣興及仁寶等)發生移工宿舍發生群聚,但確診者和健康移工卻住在同寢室、共用衛浴,導致上百名移工嚴重交互感染。另外台鐵台北車站主管確診,但確診者接觸的工人卻維持上班,同時台鐵也沒有提供快篩試劑,可見台鐵高官寧願花心思推動犧牲工人與交通安全的公司化政策,拚「月底三讀」公司化犧牲工人的惡法,也不願意多花時間與成本制定相關防疫政策。

    疫情加深金融保險的貪婪,過去金融保險推出防疫保單,賣給希望在疫情中受保障的基層人民,共賣出600萬張。疫情爆發後,估計在15%人口感染的情況下,須理賠超過400億,而保險公司只想限縮理賠範圍、提高理賠條件、降低理賠金額。例如:反對「快篩=確診」,反對「數位健康證明代替醫療診斷書」,只理賠中重症,甚至狂言「會串聯拒絕賠償」。陳時中一邊假惺惺的說:「這是保險業自己的事情」,另一邊著手準備未來新冠肺炎降級法定傳染病降為四級——幫保險金融產業開脫、降低理賠金額與責任,縱容保險公司違約。

    建設防疫小組,挑戰藍綠白財團專制

    蔡英文政府「超前部署」的破功,證明資本主義無法也無能進行有效的防疫政策,無論是共存或清零皆是由工人階級犧牲為代價。一個可靠有效、靈活的防疫政策,並不能靠蔡英文政府,也不能靠金融保險或「殷實商人」,而是需要靠工人團結鬥爭。我們需要將醫療系全面公共化,由醫護人員民主決策防疫工作並大幅增加醫療資源,給予全面充足的醫護人力。

    工人需要在各產業中建立防疫小組,推動合理的防疫措施,包含:全面給薪防疫照顧假與家庭照顧假、免費且充足的防疫設備與環境、全面的醫療保障、根據不同產業中工作場域的實際需要,制定檢疫政策。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