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3日
More

    上海疫情的悲劇:一場無可推卸的人禍

    卯生 中國勞工論壇

    時至五月,上海終於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本市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取得了階段性成效。但這個樂觀的聲明所不能掩蓋的,是上海市的災難很大程度上絕非天災,純屬人禍——這場人禍並沒有隨著官方所說「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而終止。

    我們處於新冠疫情的第三年,但習近平政權卻沒有汲取任何科學的教訓。連之前與中共友好的世衛組織最近也客氣地表示「清零策略是不可持續的」。

    在封城後的上海,哪些品牌能提供生活保障物資、哪些企業能成為保供企業,統統由官方拍板決定。於是,受嚴格管制的物資供應為當地留下了巨大的貪腐空間。在暗箱操作下,大量皮包公司和劣跡斑斑的企業成為了紅頭文件上的「保供企業」。

    上海因為官僚的低效與腐敗而出現了生活物資的緊缺,反過來生活物資的緊缺又使官僚與投機者得以更加瘋狂地盈利。就這樣,上海出現了一幅奇觀:在京東等相對有保障的電商平台卡在了保供資格審批上不得送貨的同時,一些資質存疑的「保供單位」卻順利獲得批准,一路綠燈地為居民送來了臭掉的榨菜、變質變味的豬肉等各路劣質食品,而各地無償捐贈的物資有的被捂在倉庫里,有的被高價倒賣,有的甚至被扔進了垃圾桶。

    有人會問,難道社區居委會不是「群眾性自治組織」嗎?他們難道不能從基層做起、抗衡這種惡劣行徑嗎?

    很遺憾,不能。居委會名義上來看是群眾性自治組織,但他們只是自上而下承接上級命令的體制末梢,嚴格聽從上級「從嚴從緊防控」的指揮,既不群眾又不自治;一些居委幹部更是頗有官老爺風範,有趁火打劫索要珠寶的,有放任菜蔬在倉庫里爛掉的,不一而足。群眾即使試圖參與到社區工作中去,也只能擔任服從命令聽指揮的志願者,進行一些事務性的工作,並沒有民主、自治的機會。

    「生命至上、人民至上」?

    根據習近平的講話,上海的疫情防控措施都是基於「生命至上、人民至上」的理念,「經受住了武漢保衛戰以來最為嚴峻的防控考驗」。

    可事實呢?截止五月六日,上海新冠患者的死亡病例共計五百餘例;而作為對照,上海群眾自發記錄的、不計入衛健委報告的疫情「次生災害」死者不完全統計就已經有近兩百例。這些死者中很多本來可以救回來。但是,有的醫院「為了防疫」已經關掉了急診和發熱門診所以不接收病人入院,有的醫院要求病人必須先做核酸檢測再搶救,哪怕病人已經不可能活著看到核酸結果;有的社區底氣十足地攔住準備就醫的重症病人,以防疫之名叫他們「想出去就別回來」;而因為封控而斷藥、斷氧、救護車調度困難則使眾多病人只能在小區、養老院裡等待已經來不及抵達的治療,然後默默死去。

    他們沒有死於疫情——他們死於疫情「防控」,而他們的死在官僚眼裡甚至連疫情死亡數字都不是。

    「大概在10號到11號,氧氣瓶就完全沒了,有三個老人很明確是因為氧氣跟不上,慢慢地死去。

    我們養老院在一個市中心的位置,被上海市的大醫院包圍,平時救護車也就是5分鐘的車程,是很方便的,但是現在撥了120,車子得從很遠的地方調過來,要2~3個小時。等待的過程中,老人氧氣跟不上,手指、腳趾慢慢發黑,呼吸頻率加快,最後死掉了。」

    ——上海一家養老院長的口述

    自始至終,上海和北京的官僚都只考慮了疫情數據與經濟數據的權衡取捨。對他們而言,上海的民生在經濟數據與疫情數據面前分文不值,所謂「生命至上、人民至上」只不過是政績單子上的「數據至上」。

    在中國官方的神話里,黨中央的方針和官僚集團的領導彷彿已經成為了萬靈的處方,但在群眾目睹了政策的左右搖擺,並為官僚集團的「政績」付出了巨大代價之後,這一套謊言就再也不能欺騙他們了。群眾政治意識的逐漸復蘇——從觀察與思考現狀出發,他們積累下了對官僚的無能、殘暴、腐敗、亂指揮的憤怒。工人階級需要組織民主的救災委員會,接管分配物資和管理社區的權力,才能有效使居民自我組織起來,並嚴懲扣押物資的腐敗官員。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