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香港:李家超被欽點特首,香港反革命換上新面孔

    香港特首假選舉於5月8日毫無意外地落幕,一如所料北京「唯一支持」的李家超以1,416票的「高」票當選。雖然,主權移交以來的歷屆特選選舉都是小圈子的假選舉,從來背後的操盤人是中共及大資本家,但本屆選舉的過程更加反映了中共對港政策的進一步反革命,加強地民主權利的打壓,而北京直接治港已成事實。

    假選舉

    今次所謂的「選舉」是2019年抗爭及《國安法》實施以來的首次特首選舉。去年,北京「完善」香港選舉制度,進一步破壞了立法會選舉及選委會僅余的民選成分。到了今年的特首選舉,在改制後的選舉中並沒有限制參選人數。然而,選舉原定2022年3月27日,現任特首林鄭月娥一直等候習近平的指示,沒有公布連任意向。然而到了2月,在北京指示下,港府以疫情為藉口押後選舉至5月。至4月,林鄭當時已失去中共信任,中共才表明意圖,表示「唯一支持」李家超參選,而林鄭則宣佈不尋求連任。

    這變相阻止了其他建制派加入選戰。顯然中共在新的反革命形勢下,想避免過去如2012年梁唐之爭、2017年曾俊華參選,造成建制派分裂,或讓群眾借機挑戰中央權威。中共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後,更加害怕哪怕些許的民選成分都會成為民眾宣示不滿的缺口,例如選委會不滿習強硬政策的資本家會對中共欽點候選人投反對票。為免夜長夢多,北京寧願廢除所有選舉競爭的猴子戲,變成主權移交的首次「一人選舉」,而且責成梁振英成為選委會的召集人來確保李家超受到「高票」祝福。被欽點的李家超甚至在公佈任何政綱之前,就已經拿下超過300個選委提名。

    對於警察出身的李家超當選特首,有人擔心這是「武官治港」的開始。但,香港的武官不是獨立的,而是完全聽令於北京的。所有無論是文官武官都沒有根本性分別,最後還是中共治港。

    香港的反革命大趨勢只會加劇而不會有放緩,除非大規模群眾運動作出抵抗。而當今局勢下,中國大陸工人階級爆發運動的可能性比香港更高。我們過去分析,習近平在新冷戰格局中要維持其強人統治權威,就必然會向香港開刀──反正香港已經是中共的囊中之物,而在中美脫鈎下,香港的經濟與戰略地位將會下降,西方也就基本放棄了香港,轉向台海、南海等更重要的戰略問題。

    李家超當選後,就已經表示《二十三條》將會是其任內的任務之一。這會是比《國安法》更細緻、更融入本地法律的一部法例,讓當局實行更廣泛的鎮壓,而非只靠殖民地時期的法律或猶如「核彈」的《國安法》。

    過去一陣子,當局亦未減對抗爭者或民主派的打壓。保安局表示,2019年反威權運動有逾萬人被捕,其中2800多人被檢控、1100多人被定罪。而《國安法》通過至今,被捕人數有175人,並有8人被定罪。

    5月中,已解散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的5名信託人,包括泛民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何秀蘭,被警方以《國安法》的「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拘捕,亦被控沒有為基金進行社團註冊。可見,就連最溫和的泛民也不能幸免。中共打擊泛民不是因為他們對專制制度作出真正的挑戰,而是對群眾鬥爭作出殺雞儆猴的警示。

    「忠誠反對派」

    在中共鎮壓的大形勢下,香港的反對派力量幾乎土崩瓦解。而那些僅存仍運作的,也選擇了向中共投誠。民協主席廖成利最近表示,該黨要成為「忠誠反對派」,更認為「習近平思想」與該黨初衷一致,並希望未來可以參選。對於這些職業政客來說,民主並非其原則,而是謀求一官半職的手段!

    香港的命運不是香港自己所能左右的,而是受到中國及國際新冷戰局勢所主宰。因此,正如在2019年大型運動時已清楚見到,香港的反獨裁鬥爭也不是一個城市所能完成,而是必然要與中國大陸越演越烈的群眾鬥爭連結起來,並且要建基於工人階級獨立的組織與綱領──而非依靠資產階級反對派,因為他們並不想挑戰資本主義,往往只會限制鬥爭的發展,並將鬥爭去政治化,以至在關鍵時候背叛運動。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