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0日
More

    世界首富伊隆·馬斯克——十足的騙子

    Pádraig O’Flynn 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本文首先發表於2022年5月14日)

    世界首富​​​​​​​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將以440億美元(420億歐元)的驚人天價,收購以控制他最喜歡的社交媒體平台推特的消息,再次觸發了關於誰應該擁有並控制社交媒體平台的辯論。

    雖然一些自由派可能會對Elon Musk(其本人是個可憎的、反動的恐跨分子,並以「言論自由」為名,威脅打開讓右翼言論橫行的污水閘門)接管並取代更「可接受的」億萬富翁所有者的前景,感到特別恐慌,但社會主義者將更冷靜地看待這一切。

    誰在運營社交媒體?

    事實是,恐跨人士、種族主義者和性別歧視份子一直很自由地在推特(以及其他每一個億萬富翁擁有的社交媒體平台)上亂噴,如果恐跨、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的受害者在平台上用不禮貌的語言回應,他們更可能成為被禁言的人。

    利用社交媒體加強文化戰爭,從而加劇工人階級之間的分裂,這符合統治精英的利益。

    任何想懷念多西(推特創始人)等人管理的人,都應該記起他和他的公司與專制的沙地阿拉伯政權之間的長期聯繫。

    這種關係可能有助於沙地阿拉伯特工順利地受僱於該公司,並賄賂另一名推特員工提供約6000名沙地阿拉伯公民的詳細信息,其中包括匿名的不同政見者,這些人隨後被逮捕、監禁、拷打,甚至謀殺。

    沙地阿拉伯王子瓦利德(Alwaleed bin Talal)是推特的長期投資者,現在甚至和其他億萬富翁一起成為Elon Musk風險投資的共同投資者,並透過包括卡塔爾主權財富基金在內的各種基金(總共占440億美元中的70億美元)投資。

    對於一個自稱是「言論自由的絕對主義者」的人來說,選這些人做夥伴甚是奇怪。

    一個白手起家的人?

    Elon Musk和幾乎所有的硅谷億萬富翁一樣,他的發跡故事其實並沒有什麼新意。

    他的故事有白手起家的一面(據說,在搬到美國的早期,他聲稱自己睡在辦公室裡,在基督教青年會洗澡),自大學輟學(他自稱曾在史丹福攻讀博士,但只讀了兩天後就退學)、自己出來創業。

    但他出身基層的故事,往往上忽略了他的長春藤聯盟大學教育背景,而且他的父親更是個擁有數百萬美元身價的房地產開發商和工程師,他的父親過去從南非種族隔離政權的空軍中拿到不少合同。另外,他的父親還在贊比亞擁有半個綠寶石礦。

    此外,Elon Musk表現出一個確實非常奇怪的性格特點,他有一種不可抗拒的偏執,他總要成為他所參與的每一家公司的創始人,無論實際是否是如是。

    與他自己製造的神話相反,Elon Musk沒有參與特斯拉的創立。

    相反,他利用自己雄厚的財力,增加了對這家(本來已存在的)汽車公司的持股和控制,逼走了真正的創始人。

    然後,可笑的是,他合法地改寫了歷史,使他被正式記錄為創始人之一。

    儘管有更多不實之詞,他也不是PayPal的創始人。

    他的那家不起眼的公司X.com有幸與催生PayPal的人和公司合併,PayPal後來被Ebay以15億美元收購(Elon Musk賺了1.6億美元)。

    在此之前,他還創辦了另一家科技公司,Zip2,該公司也在科網泡沫期間以高價出售,為Elon Musk賺了2200萬美元。

    這兩家公司的共同點是,他們的成功都是在Elon Musk被排擠後取得的,被排擠的原因顯然是他太無能和太令人討厭,別人無法與之共事。

    Elon Musk喜歡採用的策略之一是提出瘋狂、宏大的主張和承諾,但這些主張和承諾從未實現。這一點,以及他所做的事情基本上等同於詐騙。

    他知道他可以依靠諂媚的資本主義媒體來為他做公關,並將他的聲明傳遞給世界。當他們不可避免地一無所獲時,他同樣可以依靠他們保持沉默(除了少數例外)。

    根據Elon Musk的說法,到2017年,一輛自動駕駛的特斯拉汽車將自己駕駛著橫穿美國,從一個海岸到另一個海岸;他要讓送老鼠登陸火星;到現在應該出現機器人出租車了。

    他多次談到他計劃以60億美元建造超級高鐵(一種效率更低、更加精英化的地鐵)。專家們認為這個價格是600億歐元。

    他最近的狂想,是在拉斯維加斯地下建造了一條短而無意義的隧道,你可以用特斯拉在隧道裡緩慢地在各會展中心之間穿梭。這讓蘭利(Lyle Lanley)和他的「單軌列車」看起來是一項不錯的投資。

    自由意志主義的偽君子

    據《洛杉磯時報》計算,截至2017年,政府以稅收減免、補助、超低利率貸款、監管信貸等形式對特斯拉的總投資接近50億美元,此後又追加了數十億美元。儘管特斯拉及其崇拜者們難以接受,但如果沒有這些公共基金和政府計劃,特斯拉肯定不會存在。2008年,奧巴馬政府對美國企業的慷慨解囊拯救了這些瀕臨死亡的公司。

    儘管是這種巨額企業福利的接受者,但Elon Musk不知怎麼地鼓起勇氣,在他的推特上大言不慚,反對給普通民眾更多的政府支票,而這是在新冠疫情和封鎖期間讓許多人活下來的唯一東西。特斯拉隨後證實,該公司自己卻接受了聯邦政府2020年6000億美元的新冠疫情刺激計劃的「某些工資福利」!

    「脫落的車輪」、起火的汽車和其他災難

    公路旅行是一項足夠危險的活動,這還沒算上像困擾特斯拉的那些災難性的故障。其中許多不是一般的可靠性問題,而是其宣傳者所謂世界上技術最先進的汽車所特有的。

    這些問題中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是來自一位特斯拉的批評者——也是一位退休工程師,後來成為「公民活動家」的里奇(Keith Leech)。用他自己的話來說,他明確質疑了「那些『綠色』公司利用人們對環境的關注來為自己賺錢的虛假和誇張的說辭」——他稱之為「脫落的車輪」。

    Elon Musk和他的粉絲大軍被激怒了,並譴責他是賣空者(押注股票價值下跌的人),對他還有更惡劣的譴責。然而,從遭遇不幸的特斯拉司機的證詞,以及里奇等人收集的數百輛受影響特斯拉的照片證據來看,似乎不可否認的是,特斯拉產的汽車的輪子確實是掉了下來。

    這一醜聞的真實度不得而知,因為特斯拉的反應是極其危險的掩飾——以簽署保密協議為條件,用一輛替換的特斯拉來換取受害者的沈默。(態度極其溫和的)美國的監管機構最終指示特斯拉停止這種做法,但從未要求召回。看來特斯拉並不是唯一一個把股價看得比人命還重要的公司。

    特斯拉和Elon Musk還厚顏無恥地聲稱,任何關於車輪脫落的說法都是無稽之談,指控特斯拉質量問題的照片中的任何車輪脫落,都只是無關緊要的碰撞的結果(當車輪在行駛途中飛走時,很難避免會撞上其他車)。

    另一個臭名昭著的缺陷是特斯拉的鋰離子電池容易起火(這種火不能用水澆滅),通常是在輕微或嚴重的碰撞之後發生。如果再加上伊隆心愛的、未來感十足的、可伸縮的全電動門把手,這種情況就更加可怕了,因為門把手在電源著火時就會停止工作。

    特斯拉技術的另一個領域是自動駕駛功能,Elon Musk最喜歡的就是抒情式的說謊。他向他的忠實粉絲宣傳這項技術能夠完全取代人類,而這已經導致了好幾起死亡事件。

    所有人都有「言論自由」,但我的工人、檢舉人或批評者除外

    去年3月,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維持了2019年的一項裁決,即特斯拉非法解雇了一名參與工會組織的工人,Elon Musk非法威脅工人,如果他們加入工會,就將失去股票期權。

    特斯拉位於加利福尼亞州佛利蒙(Fremont)的工廠是唯一一家由美國主要汽車製造商運營的非工會工廠。這家工廠就像汽車一樣,對人的生命和肢體構成了威脅。從工人們的證詞來看,工作場所的氛圍有著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人們好似於生活在一個瘋狂獨裁者的統治之下。這聽起來好像有點誇張。然而佛利蒙工廠的地板上沒有黃色的標記來安全地引導行人通過工廠,原因是什麼?「伊隆不喜歡黃色」——此處引用一位安全員從她的老闆那裡得到的答案。

    事實證明,太多的標誌和倒車鏟車發出的嗶嗶聲也不符合資本家老爺的胃口。在2014-2018年期間,特斯拉佛利蒙廠違反OSHA(職業安全與健康管理局)的數量是十大汽車廠總和的三倍!

    特斯拉員工的嚴重受傷水平一直高於行業平均水平的30%,直到2017年,這一水平神秘地降至接近行業平均水平。Reveal News的一項調查揭示了原因:按照典型的伊隆行事風格,特斯拉剛好決定違反法律,直接停止報道大量嚴重傷害事件。

    應該由誰來管理社會?

    這一切都清楚地說明了Elon Musk對員工的蔑視,這些員工(加上公共資金和網絡勸導者大軍以及企業媒體機構提供的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免費公關)讓這個幼稚的小丑和江湖騙子成為了地球上最富有的人。像Elon Musk這樣的騙子擁有並控制著他們所擁有的難以想象的財富(在撰寫本文時,Elon Musk的財富高達2400億美元),而他的員工卻受到如此鄙視,這足以說明了我們所生活的社會有什麼問題。

    任何人,特別是像Elon Musk這樣的人,都不應被允許可以積累數以千億計美元的財富,以及獲得與之相伴的權力和影響力。這不僅是令人難以置信的醜惡,而且是令人難以置信的危險。Elon Musk的財富和企業,就像所有億萬富翁的財富和企業一樣,應該被收歸公有——就從推特和特斯拉開始。在處於運營管理核心地位的工人的民主控制之下,在更廣泛的工人階級的投入之下,任何被認為對人民群眾有用的東西都應該用來造福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