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9月29日
More

    中國:地震、封城——四川成都禍不單行

    金川 中國勞工論壇

    今夏,中國四川一帶可謂禍不單行,災難接踵而至。八月份先遭遇旱災與缺電之苦。甫踏入九月,成都新冠疫情爆發,數日內累計超過800宗感染個案,因而又被封城。九月五日,四川瀘定縣同時又發生6.8級地震,到七號據報已造成74人遇難。而這次地震亦波及正處於封城狀態的成都,民眾遭於地震出門逃生與執行封城政策的官僚發生衝突,部分防疫人員和社區管理者阻止居民逃生,引發激烈爭議與民憤。

    在地震逃生爭議爆發前,成都政府在防疫封城問題上已出現信任危機。八月二十九日確診病例已從二十五號的十六宗上升至超過二百宗。當時,政府已宣佈一系列防控措施,民眾亦已開始擔心是否將會封城。當日稍晚時分,網名「熱帶雨林」的群眾稱根據「內部消息」,成都將實施「靜態管理」。廣大成都民眾聯想到早前上海封城的慘況立即外出搶購糧食與生活物資,市面各生活必需品瞬間被搶購一空。

    拘留「吹哨人」

    而次日,「熱帶雨林」即被當局以尋釁滋事、干擾防疫工作為名拘留十五日。但在九月一日,成都市政府就宣佈在未來四天進行全市全員核酸檢測,並要求「全體居民原則居家」,實際上實施了封城。亦有民眾開始為「熱帶雨林」鳴不平,並將他與兩年前警告新冠疫情爆發而被當局處罰的李文亮醫生相提並論,認為他在這次人為災難中亦充當了「吹哨人」的角色,令大批民眾得以及時搶購食物免於封城期間受害,要求政府當局釋放「熱帶雨林」並向其道歉。這也令成都政府信用掃地,特別是原本對政府抱有信任的民眾更感到被背叛而尤其憤怒。

    同時,成都封城的手法一如上海及中國廣大地區般粗暴。市內的物流迅速中斷,居民小區的食品外送服務也逐步減少,只允許每戶每天安排1人外出1次就近採購物資。雖然官方一開始宣佈的是四天的防疫檢測週期,然而上海整整兩個月的前車之鑒加上政府反覆自打嘴巴喪盡公信力的情況下,成都民眾基本上都抱著應對長期封城的心態。

    然而屋漏偏逢連夜雨,九月五日四川瀘定縣發生強烈地震波及了正處於封城狀態的成都,成都震感強烈。但對成都民眾而言,原本理所當然的逃生本能卻在此刻面臨兩難:地震與疫症孰大?

    固然,正常情況下,毫無疑問面對地震這嚴重且即時構成極大安全風險的天災,民眾的逃生本能理所當然優先於所謂的「原則居家」政策。但即使民眾清楚這個道理,過去防疫人員的暴力和野蠻手段歷歷在目,輕則將民眾毆打至頭破血流,重則關押判刑,這些畫面都令他們心有餘悸。身後是在地震中搖搖晃晃的大樓,面前是凶神惡煞的暴力機關,令不少民眾一下子犯難。有民眾奮起突破圍封的設施逃生,卻很快就遭到管理人員的辱罵、驅趕甚至毆打。更惡劣的甚至逃至大門前才發現消防通道竟被鎖死焊死,逃生無門,這時別說是地震,那怕只是一場中型火災都足以造成死傷慘重。

    「服務上級」

    這一惡劣現象進一步證明瞭中共所謂的「生命至上」純粹就是一句笑話。正如中國勞工論壇所解釋過,習近平殘暴的清零政策首要針對的不是病毒,而是權力。中共多次抗疫失誤,包括無法發展足以保護長者的疫苗計劃,使其依賴落後的大規模封城手段。由於多重的經濟和政治危機,使中共政權內權鬥加劇,習近平堅持更強硬的清零政策,借以作為測試黨國機器忠誠度的工具。

    成都官僚們只知機械地履行上級交待的任務。這些官僚並不是在「服務人民」,而是在「服務上級」——獨裁體制。這使得地方政府在地震前也不敢承擔起放任民眾逃生的責任和風險。

    旱災、缺電、瘟疫、地震、以及更嚴重的經濟危機接踵而至。中共不但沒有能力和方案有效解決這些問題,甚至或多或少是這些問題的原因之一。中國的民眾需要自下而上的組織起來,以工人階級民主的計劃經濟解決一系列的天災人禍,建立一個民主的,真正以民眾利益和安全為目的的社會主義社會。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