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中國:習近平的二十大總結了五年的政治災難

    習近平的極權主義統治正在帶領中國走向革命浪潮

    《社會主義者》雜誌(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中港台支部出版)社論

    中共正在北京舉行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二十大),習近平將在黨大會中確定其終身統治。國家宣傳機器無休止地在頌揚習近平任內的「諸多成就」。但實際上,習近平過去的任期是一連串無法化解的災難,這最終將變成革命的威脅,終結中共政權的權力。

    這些災難中最主要的是經濟增長的雪崩式下跌,這一事實越來越多地被偽造的GDP數據掩蓋。其他災難,包括習近平令社會癱瘓的清零政策、烏克蘭問題和一帶一路上的重大外交失誤、在香港的虛假「勝利」等,都讓中共付出了巨大代價,更不用說在台灣問題和新冷戰當中受到美帝國主義的挫敗。

    比起政治會議,二十大更像是個加冕儀式。政治局及其常委會等黨國領導機關即將改組的細節,是個嚴加保守的秘密。這些人事變更將在大會的最後一天宣佈,儘管這些已經在先前的派系鬥爭和妥協中決定好了。

    習近平或將被迫向他的對手做出一些讓步,來換取實現他的主要目標:擴大和鞏固他史無前例的個人獨裁。我們必須再等幾天才能瞭解更多情況。屆時,我們將對新的常委陣容進行仔細考察,以瞭解這種讓步的程度,並衡量習近平在他歷史性的第三個任期開始之際,他王位的穩固程度。

    制度性的崩潰

    但不管二十大的正式結果如何,習近平的下一個任期,直到2027年的二十一大,將完全被歷史性的社會和政治危機所主導。中共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正在面臨系統性的崩潰,尤其是房地產行業的內爆。近20年來,房地產行業一直是中國經濟增長的主要驅動力,貢獻了30%的GDP。

    習近平狂熱地實施清零政策,使目前中國20%的人口處於某種形式的封城之中,這引發了前所未有的強烈反對。最近的一個例子是,就在二十大開幕前幾天,在北京市中心發生了一次大膽的「快閃式」抗議,並提出了罷免習近平的口號。

    人口危機也是房地產危機的一個關鍵因素。中國近一半的城市人口出現零增長,或實際上是負增長,這意味著印度明年將超越中國、成為全球人口最多國家。這一事實本身就是對中共帝國主義成為超級大國的野心的一大打擊。這也是中國經濟的又一次挫折,並會對其在帝國主義冷戰中與美國的對抗產生了巨大影響。

    在經濟上,中國如今建基於資本主義(就算是「國家資本主義」),人口減少意味著工人數量減少(中國勞動力規模在2012年達到頂峰),消費者減少,養老金領取者比例增加(按照國際標準,中國的養老金少得可憐)。

    中共1980-2016年間殘暴地實行的計劃生育(一孩政策)是當中的一大成因,但即使在政策放鬆後,中國的出生率仍在持續下降。資本主義已經讓大家養不起孩子。中國智庫「育媧人口」的研究指出,中國撫養孩子的成本幾乎是人均GDP的7倍,而美國這一數值為4倍。自2012年習近平上台以來,每年出生的人數下降了45%,這個數字令人瞠目結舌。現在,習近平的清零政策使得未來的父母更不願意生孩子。

    日本的人口也在1990年代房地產泡沫破裂前夕開始下降。雖然這不是崩潰的唯一原因——日本和中國房地產崩潰的主要原因是基於極端生產過剩的金融泡沫破裂——但中國目前正經歷類似的情況,而且規模遠大於日本。

    冷戰逆轉

    經濟危機正在阻礙中共取代美帝國主義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和超級大國的大計。全國人大3月份提出的今年GDP增長5.5%的目標已不再被提出,因為已經沒有人相信這個了(大概甚至習近平自己也不信)。大多數預測人士將中國經濟前景下調至3%或更低(世界銀行上月預測增長2.8%,低於4月份的5%)。但實際上,零增長更是接近現實。

    更重要的是,2022年似乎將打破中美經濟差距逐漸縮小的趨勢。這可能會產生巨大的影響,打破習近平提出的「東升西降」。據世界銀行前中國首席執行官霍夫曼(Bert Hofman)稱:「今年,以美元計算,中國趕超美國的趨勢將發生逆轉。由於中國實際增長率較低,通貨膨脹,人民幣大幅貶值,中美GDP差距將從2021的5.3萬億美元提高至估計的8.3萬億。」

    習近平把所有的權力都掌握在自己手中,而無法把責任甩給其他人。清零政策當然是一場經濟災難,但最重要的是,政府讓房地產泡沫年復一年地膨脹,導致其不可避免的內爆,這是政府的罪責。中共的政策造成了房地產泡沫,因為債務驅動的房地產投資是其支持GDP增長的默認方式,在2008年和2020年金融危機的不利條件下尤其如此。

    「超大規模」的科技戰

    在烏克蘭戰爭的陰影下,美國大幅加強了針對中國的冷戰政策。最新的例子是上周新實施的嚴厲出口管制,阻止向中國出售先進的電腦晶片和製造此類晶片的工具。美國商務部的政策不僅適用於美國公司,也適用於外國公司,如果他們的產品包含美國製造的組件或軟件。

    拜登政府出台了一系列與科技相關的政策,如《晶片法案》,該法案撥出500多億美元用於自主研發和生產半導體,以將中國從全球科技供應鏈中驅逐出去。

    美國最新的限制明確針對中國的軍事項目,以阻止其發展與美國相匹配的武器系統。換言之,這是一種加以粉飾的「另類」戰爭行為。

    美國前國防部官員亞倫(Gregory C. Allen)表示:「美國正把自己在全球半導體價值鏈上的樞紐地位當作武器,以驚人的規模在行使技術和地緣政治勢力。」

    重要的是,新的晶片限制是仿效俄羅斯2月份入侵烏克蘭後對俄實施的制裁。這顯示了美帝國主義是如何重新整合西方資本主義集團,利用俄羅斯災難般的軍事冒險作為代理衝突,與中國進行更大且長期的鬥爭。自烏克蘭戰爭開始以來,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就解釋了這種發展的動態。

    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最近的一次講話中提到對俄羅斯的技術制裁,聲稱這些制裁迫使「俄羅斯在其軍事裝備中使用洗碗機的晶片」。蘇利文繼續說道,「這表明,技術出口管制不僅僅是一種預防性工具。如果以一種穩健、持久和全面的方式實施,它們可能成為美國和盟國工具包中的一種新型戰略資產,用來向對手施加成本,甚至隨著時間的推移降低其戰鬥能力。」

    拜登政府的科技戰升級必然迫使習近平政府採取反制措施。此外,這些限制還存在著巨大的反作用風險,它們損害了美國經濟的關鍵部門(中國是全球約25%晶片生產的最終市場)。出口管制也可能導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陣營出現新的緊張局勢。

    窮途末路

    帝國主義冷戰的升級也是經濟去全球化的主要驅動力,且是中國經濟又一大麻煩。習近平似乎對此自欺欺人地否認,就像他否認清零政策不得人心、製造混亂,以及房地產崩盤之嚴重那樣。

    習近平強調自力更生並提振國內消費(所謂「雙循環」),有效法毛澤東的影子。但是,如今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制度是資本主義的,這與1960年有著極度官僚化的原始計劃經濟、閉關鎖國、貧窮得多的中國之間存在巨大差異。

    最近的經濟趨勢並沒有對於習近平提出的「雙循環」有什麼鼓舞作用。現在,大規模失業和減薪影響到廣泛的人口,五分之一的年輕人失業、這是美國的兩倍多。今年夏天竭盡全力找到工作的畢業生的平均起薪比一年前低12%。官方數據顯示,第二季度的職缺比去年同期少了19%,而求職申請則上升了 135%。毫不奇怪,年輕人是對中共統治最不抱幻想的一群。

    中國現在正處於房地產行業低迷的第二年,而習近平政權無力阻止房地產危機惡化。今年危機已經蔓延到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正是中國國家資本主義制度下投資的主要驅動力。浪費資源的「大白象」基建工程,多年來佔了GDP增長越來越多的部分,這令大部分省份、城市都背負著不可持續的債務。

    今年,地方政府被迫大幅削減預算,包括將部分政府僱員的工資削減30-40%。與2021年相比,地方政府土地銷售量大幅下跌31.4%,這是房地產市場崩潰的必然結果。

    十多年來,向房地產開發商出售土地一直是地方政府收入的最大單一來源。財政部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各級政府預算缺口合計為5.1萬億元人民幣,而2021年同期為7180億元人民幣,增幅達6倍。

    經濟危機正加劇前所未有的社會和政治不滿情緒。對於這個自1980年代以來基本上一直在經歷快速經濟增長、直到近年來經濟增長才突然放緩的社會來說,這一衝擊將不可低估。

    毫不意外,關於經濟危機的消息受到官方媒體的全面封鎖。但即使是全球資本主義也嚴重低估了中國經濟危機的程度。大部分海外經濟分析都集中在習近平執行清零政策而作繭自縛上、將清零視為中國經濟的主要病因。我們認為,這些評論員誤以為,當清零政策解除後(大部分信號顯示該政策不會在短期內解除),經濟增長會強勁反彈。但是,雖然令社會癱瘓的封城和生活秩序的被擾亂惡化了中國的經濟形勢,但經濟危機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

    泡沫爆破

    如果說新冠疫情是百年一遇,最初在武漢爆發、並在最初的關鍵幾周內,那些習派官員犯罪般不當應對疫情爆發,而中國房地產泡沫的破滅則是其經濟層面上的相當事件。其影響將會觸及全球資本主義經濟的每個角落。

    由於中國房地產市場非凡的規模(按市值計算,是美國房地產市場的兩倍)以及中國過度投資、過度建設和過度投機的程度,從未出現過接近於此規模的投資泡沫崩潰。《衛報》9月23日報導,經濟歷史學家圖茲(Adam Tooze)評論道:「中國房地產泡沫不是普通的房地產泡沫——它是經濟史上最大的單一財富積累階段。」

    2017年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發表講話說,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這位國家最高領導人以這種方式陳述顯而易見的事實,暗示中國這個全球最大房地產市場被金融投機者(包括一大批中共官員)劫持之深重程度。

    《經濟學人》在9月12日指出,自2018年以來售出的所有房屋中有70%(即5000萬套,規模著實令人震驚)出售給了已經擁有房屋的人。顯然,儘管官方號稱習近平市自毛澤東以來「最有權勢的領導人」(當然這並不準確),但他無力阻止房地產投機行為——這種投機行為未能為需要的人提供住房,現在已經使整個經濟崩潰。

    中國勞工論壇和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過去已經預測到房地產泡沫破滅,而這也正在開始吞噬中國鋼鐵和水泥等其他巨大的行業——這些都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河北敬業鋼鐵集團董事長李趕坡表示,幾乎三分之一的中國鋼鐵企業可能會倒閉。水泥行業也有類似的情況。2022年前六個月,全球水泥產量下降8%,為20年來最大降幅。主要原因是中國水泥產量下降了15%。

    最嚴重的是,危機鏈條的下一個環節恐將是銀行業。地方政府的不穩定,中央政府救助、竭力避免走入崩潰的房地產市場,意味著地方政府自己幾乎肯定會在下一個時期需要救助。從中國地方政府的金融危機到銀行危機之間只有一步之遙。

    極權統治

    在習近平治下,香港、(特別是)新疆鎮壓升級,顯示中國變得更加極端高壓統治。中共獨裁政權禁止所有獨立的政治活動,但即使是中共高層領導人,尤其是習近平的潛在政敵,也不斷受到中共國安部門的監視,並被警告不要批評習近平的政策。

    9月,兩名前高級官員孫力軍和傅政華被判處死緩,這些所謂反貪的審判顯然是用來警告習近平的敵對派系不要過分反對。孫力軍通過收受賄賂累積巨額財富,但也被指控建立反習「政治團伙」。他曾任公安部副部長,而他的盟友傅政華則曾任司法部部長。上海、重慶、山西三個主要地區的公安局局長也分別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也被指控與孫、傅屬於同一「政治團伙」。

    二十大恐將習近平虛無縹緲的偽意識形態「習近平思想」寫入中共黨章。在所有中國以前的獨裁者中,只有毛澤東享有這種地位。五年前,習近平的「理論」被載入黨章,但是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這個並不那麼吸引人名稱。如今這個更精簡的名字將被賦予與「毛澤東思想」相當的最高地位。同時,習也可能被封為「人民領袖」。同樣,這個儀式背後的意義,是要將其冠以與毛澤東具備同等的歷史地位。

    隨著經濟崩潰、數百萬人被關在家中之際,這個「最強大的領導人」主要關心的,卻是如何讓他的頭銜更好看。這其實有著象徵意義,因為執政十年了,習近平仍在與敵對的中共內部派系和「團伙」進行激烈的權力鬥爭。由於經濟危機,北京與地方中共精英之間的衝突加劇,將使得未來幾年權力鬥爭加劇。習近平仍然覺得有必要以波拿巴主義風格將自己進一步凌駕於國家和社會之上,以壓制抵抗。

    新一屆中共政治局常委會的大小將提供線索,反映習近平多大程度被迫做出妥協。如果常委規模從目前七人擴大到九人,這或將表明習近平被迫向反對派系讓步,需要一個更大的機構來容納他自己任命的人。如果席位縮小為五個,正如一些媒體所報導,反過來會表明習近平的地位得以強化。

    一個重要的問題將是由誰來接替李克強成為中國下一任總理,李克強是現在最知名的反習人物。汪洋以及(特別是)胡春華都屬於李克強的團派,如果這兩者其中一人成為總理,都將表明習近平作出讓步。

    反習勢力不強,但得到部分資產階級、太子黨和國際資本的支持,他們希望利用總理的地位來制衡習近平,尤其是在經濟政策上向他施壓。更多發展將在過幾天內揭曉。但是,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從根本上改變中共政權的前景,並只會走向最大的風暴。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