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28日
More

    中國:不能指望中共的法例會保障女權

    陳昀 中國勞工論壇

    中國新修訂的《婦女權益保障法》在10月底通過,在表面上宣揚「男女平等是基本國策」,包括針對婦女人身自由、消除歧視、平等國民保障、阻止性騷擾和人口販賣等。但在現存專制資本主義體制下,中共只會鞏固對女性壓迫的父權元素以加強社會控制。

    新修訂法案中總則第七條規定,「婦女應當遵守國家法律,尊重社會公德、職業道德和家庭美德,履行法律所規定的義務」,加入了「職業道德和家庭美德」,令人想到是為了鞏固傳統家庭婚姻觀念。即使報道這一修法的媒體不多,也大多只聚焦於一些表面功夫,但是網上相關討論及批判仍然不少,包括質問「怎麼不出個規定男人的?」、「為什麼要提到婦女應該遵守的道德啊」等。

    雖然該法律修訂草案強調男女平等,也有提到不能強迫女性生育,但是現實中政權打造的氛圍正是要推動女性生育,包括提出「三胎政策」,同時並沒有配套的提高工資、改善住房和教育等社會保障等措施——也是因為不想讓資產階級利益受損。在如此的國家政策、及當局試圖打造的社會氛圍下,二元性別的角色更加被強化、女性更為落入到傳統家庭角色里,婦女勢必無形中承受更大的壓力——要麼被迫承擔家務勞動同時還在外拼命工作、從而養活家庭,要麼被迫放棄職業生涯、經濟上完全依賴於配偶,因此中國女性處境越來越艱難。

    正如台灣清華大學社會所副教授、中國性別研究專家沈秀華所言,中國在「經改」(即資本主義復辟)以來,大量國有資產被私有化,社會安全網也因此倒退到以家庭為核心。習近平治下,當局不斷強調孝道和婦德,女性更加被推回到傳統家事領域。目前中共正面臨人口老齡化、生育率持續下跌、結婚率下跌而離婚率飆升的狀況,因此勞動力縮減對於當局來說迫在眉睫,而此時當局自然會期待女性更多地進行「相夫教子」這項「傳統家事」。

    女性權利備受打壓

    疫情期間家暴事件暴增,離婚權和墮胎權正在被不斷打壓。而女權運動更早就受到嚴厲鎮壓。2015年國際婦女節前夕,「女權五姐妹」因為策劃「公交車反性騷擾」行動而被拘留,37天後才因為當局受到國際社會壓力而被釋放。#MeToo運動,則在2018年傳入中國網絡幾個月後,變成為微博上的禁詞,支持這個運動的網民經常遭遇封鎖帳號、網絡霸凌、拘留逮捕等打壓手段。而在往後,女權運動更是被民族主義者攻擊、被和所謂「境外勢力」、「港獨」聯繫起來,典型案例包括2021年女權人士肖美麗被攻擊的事件。

    中共本身也是充斥父權的體制,其中一個指標便是,如今已有9千多萬成員、女性佔比為27.9%的中共,至今只有八位女性曾經進入中共政治局,其中還有兩位是候補或候任政治局委員,或者是其他無足輕重的角色,更從未有女性進入過中央政治局常委這一官方意義上中共最高決策機構——二十大後仍舊如此。另外,在去年被爆出性侵的張高麗,更是沒事一般赫然出席二十大現場,可見這些權貴的施暴者是如何能夠逍遙法外。

    修訂內容還涉及拐賣、綁架婦女問題,規定政府有關部門要及時發現報告和解救安置被拐賣和綁架的婦女。今年年初徐州鐵鍊女事件,引發了全國範圍的關注,不單是對於販運婦女和兒童現象的憤慨,也包括對於婦女權利本身的擔憂。去年12月24日至今年1月22日,當局徵求《婦女權益保障法》修訂草案意見,結果收到社會各界42萬余條法律意見,參與人數高達8.5萬余人,比起其他徵求意見草案只有數十至數百不等的參與人數,明顯顯示社會大眾對於女性權益意識提高很多。但是,這些法律修訂徒具象徵意義,對於清除背後人口販賣業的黑金集團和官員並沒有任何幫助。

    真正保障婦女權益,不能依賴中共當局好看的法律(何況該法律在聲稱「權益保障」的法律里提出規訓女性的內容,真是諷刺)或是中共的哪個官方機構,而是需要女性、工人和其他受壓迫者聯合組織起來,建立取代中共獨裁政權的民主社會主義女權替代方案。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