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3日
More

    中國群眾運動何去何從?

    八九民運以來最重大的抗議浪潮

    李甬/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在本文撰寫之時,警察正在中國各大城市集結,以圖盡力平息最近的抗議浪潮。抗議在各大學持續。在即將到來的週末,全國各城市或將出現新一波街頭抗議。過去幾天席捲中國的示威是30年來對中共獨裁統治、及現在對新加冕為「皇帝」習近平最嚴峻的挑戰。

    在經歷了3年令人窒息且殘酷不仁的「清零」控制和封鎖之後,群眾已經到了崩潰邊緣。雖然清零政策和週四在新疆發生的致命火災是抗議的導火線,但當前的抗議浪潮遠不僅是關於反對封城(儘管這個問題很重要)。

    全國80多所大學的抗議中,學生們高喊「不自由毋寧死」——這正是1989年鬥爭的口號,儘管許多中國青年對此並不知情。爭取民主權利和終結獨裁統治的訴求,加上對於中共瘋狂、頑固、不科學的作法的憤怒,兩者結合了起來。

    過去一週,每日通報新冠肺炎確診數已達到創紀錄的40,000多人。雖然與許多西方國家疫情高峰期的水平相比,這數字仍然很低,但政權採取更嚴厲的封城政策,因為其過去堅持清零政策的成功,現在已經騎虎難下了。

    中共獨裁政權盲目地遵循失敗的戰略,而習近平的個人角色加強了這一戰略:一方面,他在中共內部權力鬥爭中使用「清零」作為武器,迫使地方政府「表忠」;另一方面,他借此政策大規模提升獨裁政權監視和控制社會的能力。

    習近平的清零政策輕視疫苗接種,而是側重於密集的大規模檢測、接觸者追蹤、隔離和殘酷的強制封鎖。有100萬中國人——包括本文其中一名作者的家人——現在被關在隔離中心(也就是方艙),這些地方被廣泛描述為「比監獄還糟糕」。據每週提供最新消息的野村證券稱,目前有50座城市處於某種形式的封鎖狀態,這一數字創下紀錄,而這些城市佔了約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口。

    現在的一個重大改變,即轉向世界其他大部分國家政府採取的「與病毒共存」政策,恐將使中國資源不足的醫療部門不堪重負,並導致數十萬人死亡。彭博行業研究(Bloomberg Intelligence)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中國每10萬人只有4張深切治療部(ICU)病床,這一指標遠低於發達國家。現在在這件事上進行180度大轉彎,對習近平來說也是一次丟面子的個人挫敗,因為「清零」被視為他的招牌政策。 因此,正如彭博社專欄作家馬爾克斯(Clara Ferreira Marques)所指出,習近平身為獨裁者,發現自己陷入了政治上的「被動強制」——此處使用了國際象棋術語,意思是玩家被迫採取行動,但任一選擇都會使情況變得更糟。

    警訊

    社會爆炸的警訊已經十分明顯。10月,全球最大的iPhone工廠(富士康)在鄭州的數千名工人發起了大規模抗議,這對群眾意識產生了巨大影響。儘管網絡審查人員盡了最大努力屏蔽相關新聞,這些場面還是在社交媒體上被大家廣泛觀看。烏魯木齊是最近一波史無前例的抗議活動的爆發地,這座城市已處於令人痛苦的100天封鎖,伴隨著食品和藥品短缺——幾乎所有的封鎖措施都是如此。

    封鎖引發了難以想像的心理健康危機。早在2020年,一項全國調查就發現,近35%的受訪者正在處理因大流行而導致的心理困擾。今年,衛生部拒絕公佈自殺統計數據。

    許多現在爆發了自發的反封鎖和反政府抗議的大學已經經歷了好幾波封鎖浪潮,學生們被困在宿舍裡數週之久,抱怨缺乏包括衛生用品在內的一切。卡塔爾世界杯足球賽的開賽在中國也帶來了震撼。沒有戴口罩或可見的疫情限制的大量人群聚集的情景,促使一些人問道「他們跟我們生活在同一個星球上嗎?」

    中國一名同志如此描述整個情況:「從我社交範圍所見,除了少數官僚和年輕公務員對事態不予置評,幾乎所有人都堅定站在抗議者一邊——包括平常那些『沈默的大多數』。」

    「這場風暴中值得注意的是,對於習近平的不滿成為重點,公眾不再把怒火燒向地方官員或者政權內部其他人物,而是直指習近平本人。」

    烏魯木齊喪生的10

    11月26至27日,公眾對清零政策積聚的憤怒情緒終於爆發,全國各地民眾聚集要求解除封鎖,甚至主動拆除和摧毀路障和檢測設施,攻擊擋路的防疫人員和警察。截至11月27日,全國至少有85所大學的學生舉行抗議,人數從數十人到數百人不等。

    11月24日,新疆首府烏魯木齊市維吾爾人社區的一棟公寓樓發生火災,引發了這一抗議事件。烏魯木齊是一個 80%人口為漢族的城市。儘管中共多年來惡毒地利用種族主義宣傳維吾爾人是「恐怖分子」,我們還是看到漢族和維吾爾人表現出自發的團結,而這具有重要意義。

    火勢本身並不大,但由於為加強封鎖而竪立了隔離柵欄,因此消防車無法及時趕到滅火。疑似受害人因房門和逃生通道被鎖而無法逃脫。在被網絡審查人員刪除之前,人們尖叫著要求開門的視頻片段在網上廣泛流傳。

    火災中有10人喪生,他們都是維吾爾人,但一些網絡報導稱實際死亡人數要再多。中共官員後來推卸責任,稱路是通的、是居民不跑。這進一步激起了公眾的憤怒,當晚,大量烏魯木齊市民,包括漢族和維族人,衝破防疫屏障,遊行到市政府辦公室抗議。

    由於接連不斷的次生災難導致人命死亡,反抗的種子已在人們的心中種下。這包括貴州省發生的導致27名被強行送往偏遠檢疫中心的乘客死亡的公交車事故,以及無數人因提交不出核酸檢測陰性結果,而被拒絕入院治療最終死亡的悲劇。

    近幾週,鄭州、廣州等地的民眾和工人紛紛衝破防疫屏障,與警方對峙。在重慶,一段年輕人在警戒線前高喊「不自由毋寧死」的視頻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鳴。烏魯木齊的抗議在兩天內掀起波及全國的浪潮,點燃了在非人道和偏執的清零政策下積聚的憤怒和不滿,但情緒更為強烈。習近平強硬的防疫政策也讓數百萬人認知到令人窒息、殘酷鎮壓的獨裁統治的現實。這也告訴大家,中國政權準備多長時間實施如此的鎮壓和監視。

    「共產黨下台!」

    11月26日晚,上海市民衝破疫情封鎖線,沿著以烏魯木齊命名的烏魯木齊中路遊行,悼念火災遇難者,表達憤慨。幾天後,警方拆除了烏魯木齊中路的所有路牌,而這是他們避免更多抗議的其中一個應對方式。上海群眾一齊高呼「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他們還阻攔警車,並奮力解救被警察逮捕的示威者。示威活動持續到11月27日白天和晚上,人們要求釋放被捕的抗議者。除上海外,北京、南京、廣州、成都、武漢等城市也爆發大規模抗議。

    自1989年以來,中國從未出現過如此大規模的運動。目前的抗議還沒有到當年那個程度,但我們必須觀察事情會如何發展。中國的經濟和社會危機在許多方面甚至比當年還要嚴重。當前的抗議來自多個社會階層:鄭州和廣州的農民工、學生、維吾爾族等少數民族,以及許多站在示威前線的年輕女性。正在展開的政治意識中有許多不同的元素,但這已經從反對封城,進化為提出民主訴求、反對鎮壓、要求終結獨裁和罷免習近平的政治訴求。

    在烏魯木齊,當地政府在火災發生後立即改變立場,宣佈該市已「基本實現社會面基本清零目標」,因此正在放鬆管控,但人們繼續走上街頭表達不滿。其他許多地方政府也採取了類似的立場,匆忙宣佈解除封鎖並進行一些浮於表面的改變。

    這是中共平息抗議的典型手段——先是給根「胡蘿蔔」(即讓步),然後再揮舞鎮壓和逮捕的「大棒」。對於類似烏魯木齊那樣政府一夜間實現「社會面清零」的說辭,民眾在社交媒體上普遍表示懷疑。中共政權出名的一點劣跡,便是利用「虛假」承諾和讓步愚弄大眾。它通過宣佈將關閉污染行業來平息環保抗議,只是為了在眼前的動蕩平息後才允許高污染產業繼續開工。在廣東烏坎村,中共當局承諾舉辦有限度的地方選舉,以平息反對徵地和腐敗的抗議。選舉被操控,然後鎮壓開始,抗議當中的許多領導人物現在不是在囚就是流亡。「他們給了我們一張100萬美元的支票」,一名烏坎活動人士後來說,「但它跳票了」。

    在這波抗議浪潮中,漢人和維吾爾人展現了團結一致的一面,克服了中共的分裂策略。在烏魯木齊,漢人被路過的維吾爾人鼓掌擁抱,在街頭張貼橫幅悼念週四火災中的遇難者,這一幕令人心潮澎湃。中國的一些資深評論員將這種情況描述為自2009年新疆七五事件(致命的各民族間暴亂和大屠殺)以來前所未有的情況。

    訴求為何?

    在大學校園裡,眾多學生團結起來。11月27日,在北京清華大學,數百名學生舉著白紙抗議,高呼「民主、法治、言論自由」和「無產階級萬歲」,還唱著國際歌。

    與早先的抗議不同,當前的抗議浪潮顯示出轉向更明確地反對獨裁統治;很難得的是,直接反對中共和習近平的口號被廣泛採用。同樣,這是自1989年以來的第一次。10月的四通橋事件,當時一個獨自行動的抗議者彭立發在北京市中心懸掛標語反對獨裁統治的橫幅,顯然影響到了今天提出的許多訴求。雖然在大多數國家,個人抗議不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但在中國,所有獨立組織、政治和民主權利都被禁止,其效果驚人。

    在我們關於四通橋抗議的聲明中(《中國:「新坦克人」抗議引發熱烈回響》,中國勞工論壇,10月17日),我們認知到抗議帶來的影響,並對於橫幅上的許多口號表示贊同,同時解釋道,這樣不足以充分或明確挑戰中共獨裁統治,而且一些訴求——比如「要改革」——不幸地強化了對於中共獨裁、或其某些精英派系有能力進行改革並提供民主讓步的幻想。

    中共獨裁永遠不會主導實現向任何形式的民主的漸進過渡。有人寄希望於中共的憲法,但它不會提供任何民主機制來監督或罷免領導人。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或中共極權國家機器的其他機關提出要求,我們也不會贏得任何勝利。1989年,重新召開全國人大的呼籲,最終結果也僅是分化並消散了群眾鬥爭。

    中共一再證明這是一個錯誤的幻想。中共曾經承諾在香港允許有限的民主權利,但這些都被收回並粉碎。如果中共不能容忍在香港相對獨立的實體內存在一種有限、只做半套的資產階級「民主」,那麼他們肯定不能容忍在中國落實這樣的資產階級「民主」。

    馬克思主義者和中國勞工論壇通過我們的文章解釋道,歷史上沒有哪個專制制度是通過「改革」而走入歷史的。主要由罷工浪潮和工人運動的果斷介入來領導的群眾鬥爭,一直是成功擊敗獨裁政權和贏得民主權利的關鍵因素。儘管抗爭者英勇奮戰,2019年香港運動走向失敗,以及隨後遭遇鎮壓,顯示沒有「改革」獨裁政權的可能性、運動不能半途而廢、獨裁統治必然會設法維持全面控制。

    對習近平個人認同的清零政策的廣泛憤怒,進一步加劇了對於中共獨裁政權的反對情緒。對於剛剛開啟第三任期的習近平來說,抗議的如此爆發無疑是一種屈辱和重挫。在中共二十大上習近平稱帝之際,我們預測,「無論結果如何,都不會從根本上改變中共政權的前景,並只會走向最大的風暴。」(《中國:習近平的二十大總結了五年的政治災難》,中國勞工論壇,10月17日)

    這些情況與伊朗起義有很多相似之處。在這兩個案例中,一起殘忍的事件引發了一場全國性的抗議運動,反對整個政權的政治訴求開始浮現。不同民族群眾之間團結一致的場景令人印象深刻,也本能地克服了惡毒的種族主義和民族主義宣傳。此外,2019年香港爆發了圍繞新逃犯條例議題的群眾運動,幾週內抗議就遠超出了逃犯條例修訂這個議題,因為一波又一波的街頭抗議將抗爭者的訴求集中在爭取民主權利和終結國家鎮壓上。

    香港運動提供的教訓

    今天中國抗議的一個顯著特徵是,許多人公開表達「我們應該支持香港」的遺憾情緒。這表明意識開始趕上形勢需要的過程。香港運動失敗的原因給中國的鬥爭提供了重要的教訓:它不缺人數也不缺戰鬥性,但缺乏群眾組織(特別是工人組織)來使得鬥爭挺過許多意想不到的變局、政府打壓和不實信息而存續。它孤立於單獨一個城市,因此沒法擊敗中共獨裁。自由主義意識形態在香港鬥爭中的主導地位,泛民反對派政黨破產的妥協策略,以及香港本土派更加極端的內向心態,最終作繭自縛。

    一種僅依靠自發性和網絡平台的反組織思想也阻礙了香港鬥爭,因為當面對一個擁有龐大資源的、無情的國家機器時,需要規劃、戰略、制定明確的綱領以及對取代如今社會和政府制度的藍圖有所認知,這需要組織——工人組織和學生會、基層抗議委員會,以及至關重要的工人階級政黨(而這個政黨需要明確的爭取民主權利與社會主義的綱領)。

    後者表明中共獨裁統治與中國資本主義密不可分。中國共產黨其實可謂全球最大規模的工業和金融公司,擁有自己的軍隊和警察部隊。對資產階級民主的幻想,通常(而且也許不可避免地)會在每一次反獨裁鬥爭中佔據一席之地,而這需要用明確的警告來回擊——就像我們在香港鬥爭中所做的那樣——贏得民主權利的唯一途徑就是與資本主義果斷決裂,因為這是中共獨裁統治所依賴的制度。

    面對這一重大危機,習近平一如既往地從人們的視線中消失,但我們不能低估中共冷血鎮壓的決心和兇猛程度。中共不會輕易接受群眾的訴求,哪怕是要求部分地改變防疫政策——中共怕這會鼓舞士氣,引發連鎖反應,從而引發更多的群眾鬥爭。中共更不會同意在中國這樣的環境下實現哪怕非常有限的民主改革,因為當今中國龐大的規模和深刻的社會和經濟問題,也會在實現民主改革後摧毀中共的獨裁統治。

    與世界其他地方一樣,工人階級是中國關鍵的社會力量,他們已經是抗議的一個重要因素,但是沒有任何形式的組織,甚至沒有工會來爭取其工作條件。工人階級應首先在工作場所組織起來,然後在整個社會中組織起來,這是反對鎮壓、獨裁和資本主義的成功運動的自然且唯一的原動力。

    為了成為當前抗議浪潮的領導,工人們必須號召罷工,同時呼籲學生跟隨。如果總罷工與通過罷工委員會、新的獨立工會和支持民主社會主義的新的群眾性工人政黨這些組織聯繫起來,那麼總罷工將是反對習近平獨裁統治的最有力武器。

    我們主張:

    • 停止清零,停止鎮壓抗爭
    • 行動升級,建立獨立學生會與工會,發動罷課罷工
    • 要言論自由、罷工權、組織權,不要審查與監控
    • 要勞工自由,不要996,要八小時工作制,要生活工資
    • 要性別自由,不要父權要女權,不要家庭壓迫,不要再有鐵籠女
    • 要跨族群團結鬥爭,支持港台疆藏自決權
    • 中共不能自我改革,打倒習近平、打倒獨裁、打倒資本主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