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8日
More

    伊朗:為建立革命政權替代專制而戰鬥

    在伊朗,革命性的起義已經持續了超過兩個月。婦女和青年在街頭英勇的運動有力的激發了社會不同的層面和工人階級的覺醒。

    來自伊朗和身處伊朗的ISA成員報導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2年11月14日)

    本文和其他文章是我們與當地的運動者合作討論後所寫,已被翻譯並在伊朗境內傳播。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致力於建設國際團結聲援運動,成員不僅在自己的國家內施壓、展現廣泛的聲援,更為協助伊朗在鬥爭中建立一個社會主義替代方案而奮鬥。如果你認可我們的理念和綱領,請幫助我們在網絡上、以及直接向伊朗的群眾傳播我們的文章,並參與當地革命組織的建設。

    為取代伊斯蘭政權的新政權而鬥爭

    在伊朗,革命性的起義已經持續了超過兩個月。婦女和青年在街頭英勇的運動有力的激發了社會不同的層面和工人階級的覺醒。

    反動當局殘暴的鎮壓目前並沒有阻擋住群眾的腳步。實際上,街頭的抗議一天比一天更激進,規模一直在擴大。學生和青年組織號召建立有組織的鬥爭架構是至關重要的下一步:這必須和近年來像在Haft Tappeh糖廠已經在建立發展的工人階級組織相結合。

    即使年輕人為主的抗議者們展示了他們的勇氣,被當局逮捕後死刑判決的威脅導致了工人階級廣泛的士氣低落和恐慌。而且,這場運動仍然缺乏明確的領導,儘管各種境外勢力(保皇派,以及被帝國主義勢力贊助者)自稱為運動主力。他們不能真正地代表工人階級,而是對於運動的真正威脅。我們需要一個誕生於革命運動本身的領導組織,去為絕大多數人的利益戰鬥,並且獨立於一切帝國主義力量。

    這就是為什麼協調組織當前存在的學生團體、地區委員會和工會,組織革命的制憲議會成為了急迫的任務。組織起一個革命的制憲議會可以為運動提供真正的領導和力量。

    大規模的市場與商店的罷市、集市攤主的抗議已經傳播到了庫爾德地區之外,而這一發展令人震驚。學生的罷課和靜坐正在激起對抗國家與安全部隊的持續抵抗。即使各個工人協會和工運領袖一直在表達他們的團結並且積極參與抗議,不同工業部門中的罷工還不能達到勝利所需的規模、傳播廣度和耐久度。

    在這個階段,當局未來進一步更加血腥鎮壓的危險不是空穴來風。我們需要有具體的策略和綱領去前進,將運動升級,避免決定性挫敗。伊斯蘭政權對於被囚禁的運動參與者以死刑威脅,安全部隊持續有意識利用強姦、性別暴力的做法,年輕的學生和孩童仍在被殺害……這些都表明,殘暴的當局決定用盡一切力量粉碎這場運動。

    縱然現在群眾的勇氣並未消散,但光有勇氣是不足以摧毀這個政權的。即使他們的統治被動搖,如果缺乏一個可以奪權的替代力量,伊斯蘭政權仍然可以苟延殘喘。這個替代政權必須能把經濟命脈和政治權力從統治階級精英手上奪過來。要想做到這一步,需要一個堅定的政治與組織上的替代方案,將群眾集結起來,把群眾內部潛在的力量轉化為真正的替代勢力。

    為了防止運動逐漸消亡,這個替代力量應該立刻在已經傳播甚廣的結構上建立起來。在一些城市,我們看到警察局和政府大樓被憤怒的人們點燃,甚至被抗議者攻佔。其次,警察和「巴斯基」(Basiji,負責鎮壓反對伊斯蘭當局群眾的民兵武裝)已經難以控制自己力量。如一些新聞報導所言,他們已經開始使用黎巴嫩真主黨武裝力量(伊朗支持的穆斯林極端組織)來鎮壓示威者。在很多區域,抗議者成功地控制了小城市好幾個小時,夜以繼夜的戰鬥成為了一種常態。

    我們看到群眾針對政府武裝力量建立的負責協調和討論的自衛機構正在發展。醫生和醫院的工人已經建立起救助被政府軍所傷害的示威者的地下網絡。我們需要確保這些機構建立在民主架構之上,以擴大這些成果,由工人階級控制一個個城市和地區。很快,群眾對於替代政權的問題將會決定革命的走向。他們的決定將意味著政府軍不得不在一些時候作出退讓。

    在部分行政和公共服務崩潰的地區,這些機構應該通過民主的運動架構運作。我們要在伊斯蘭政權不得不撤退的地方奪取地方權力,不論是在城市還是街坊,工廠還是學校,民主集中的工人和學生委員會是關鍵。這對於自衛也非常重要:我們在這些時候能建立起工人階級的民兵和多民族的民主自衛委員會,集體性的反抗政府的鎮壓。現在,我們需要呼籲警察和安全部隊中的基層成員加入革命鬥爭,結束對群眾的鎮壓。

    這些委員會不僅可以擴大運動至總罷工的規模,而且在奪取本地行政權後立刻聯合到地區和國家範圍,最終形成全國性的制憲議會。他們這時就可以開始解除反動軍隊的武裝,並且將伊斯蘭政權的屠夫們(巴斯基、革命衛隊等等)繩之以法——這些都是應該被審判的人。

    只要替代當局的力量沒有形成,伊斯蘭政權就可以更加容易的穩定局面。當然,這種穩定也是短期的。現在有些改良主義勢力主張組織新的公投來修憲,這種企圖意在瓦解革命運動、並消滅街頭和工廠里的鬥爭。我們不能再接受在神權下的「新憲法」。在當下,只要如今殘暴的政權仍然在位,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投票。一個革命性的、從普羅大眾中選舉出來的、排斥任何參與壓迫、剝削或者與當局合作的勢力的制憲議會,才能民主地決定伊朗的未來。

    當政權、革命衛隊和其他一些勢力規模驚人的財富並沒有受到影響,統治者們還在從對窮人和工人的剝削中瘋狂榨取利益的時候,通貨膨脹和正在發生的經濟危機預告了未來更嚴重的飢餓和苦難。

    通過全國性的工人委員會摧毀統治階級的經濟力量,並且讓工人開始全盤接管生產對於國內奪權至關重要。唯有這樣,我們才能夠成功充公整個資產階級的財富,實現民主化的計畫生產來滿足群眾和環境的需求。事實上,這些委員會會帶出權力的問題,並提供我們所需要的替代方案,可以阻止敵視大部分人利益的勢力在伊斯蘭當局垮臺後利用權力真空奪取革命果實。這些勢力包括那些在伊朗和海外的的虛假替代方案,他們與帝國主義勢力合作;還有前國王沙阿的家族,與那些只想換湯不換藥,繼續維持剝削制度的分子。

    建立一個屬於工人、學生、農民和窮人的革命黨

    這就是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一個有革命綱領的、能提出一個讓群眾奪取權力的綱領和策略的社會主義組織是必不可少的。很多人,尤其是年輕人,看到了有組織性表達他們的憤怒和決心的必要。伊朗豐富的革命歷史和強有力的工人階級運動與社會主義組織被毛拉(Mullahs)血腥地粉碎了。而且,勢力尚存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組織由於他們在過去所犯的太多錯誤,不被大部分群眾信賴。這些錯誤最主要就是在1979年,為了除掉國王沙阿的權力,把權力拱手讓給毛拉,而不是建設獨立的社會主義伊朗。

    總體上左翼正在嘗試重建自己的力量,在伊朗也是如此,但重要的是這必須基於對過去(包括1979年)失敗的反思。我們現在想與一切致力於重建社會主義工人階級的運動的勢力討論運動所需要的綱領。

    當下的任務開始與由學生、工人、農民和窮人在政治上建立自己的力量:我們要圍繞結束對婦女、LGBTQI+和對少數民族的壓迫等具體訴求集結起來,並且把這些訴求置於革命鬥爭的核心。這些訴求應該被和像釋放政治犯、完全實現組建反對派團體、政黨、工會的權利,結束一切形式的剝削、就業和住房以及工人權利等民主訴求相聯繫。所有以上提及的鬥爭都彼此相聯繫,他們的共同淵源就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剝削和壓迫。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通過工人階級和所有被剝削和被壓迫者的組織,在伊朗粉碎資本主義制度、建設社會主義社會而奮鬥。工人階級才是真正有能力把關鍵部門和生產從資產階級手中奪過來、並且利用他們去建設一個全新的民主社會的社會力量。

    為此,第一步需要在綱領的基礎上進行聯合,並決定運動成功所需的必要口號和下一步措施。我們希望討論已經制定的方案草案,並希望在伊朗不同地區運動者的經驗基礎上對其進行改進。我們想討論如何在這種殘酷鎮壓的情況下傳播這一綱領和社會主義思想,以及如何在線上和線下發布必要的材料。從而,建立一個能夠通過運動已經使用的溝通渠道進行運作、鼓動和組織的政黨,以進行協調。

    我們不知道運動的短期結果會是如何,但已經很清楚的是,情況不會簡單地回到以前的狀態,革命進程將繼續。因此,建立這樣一個政黨的任務,對爭取一個真正滿足工人階級和絕大多數人的長期利益的綱領至關重要。這樣一個組織(即使目前規模不大)由革命幹部組成,可以吸引學生和工人中關鍵的部分,他們可以在推進鬥爭中發揮關鍵作用,也可以為爭取社會主義伊朗的鬥爭贏得更廣泛的群眾。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是一個國際革命組織。從巴西到俄羅斯,從印度到英國,從尼日利亞到中國,從美國到以色列/巴勒斯坦,從德國到南非,我們都是工人和被壓迫者的鬥爭的一部分。如果你同意並致力於建設這樣一個國際政黨——現在就聯繫我們,成為ISA建立在伊朗的力量的一部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