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5日
More

    武漢大連上萬民眾抗議醫保改革 跨省市鬥爭趨勢正在萌芽

    井口衣 中國勞工論壇

    二月八日及十五日,武漢兩度爆發了大規模群眾示威。特別在十五日,示威群眾從上午起就在武漢中山公園集會,高唱《國際歌》,要求政府撤回醫保改革,甚至有人喊出「打倒反動政府」的口號。據現場消息指人數可能高達三四萬人,由於這次醫保改革受影響的主要為老齡人士,因此示威群眾主要以退休老人為主。示威遭到警察的暴力鎮壓。同日,大連也有數千民眾響應武漢的示威,在政府大樓前集會,反對醫保改革,同樣遭受到了當地警察的打壓,多人被逮捕帶上警車。

    事實上經過二月八日的示威後,武漢政府與警察如臨大敵。十五日一早就派出大批警力在市內「維穩」,封鎖了市內多個居民小區,禁止民眾外出。市內公車改道,繞過集會地區,地鐵關閉了中山公園附近數個地鐵站,警察也封閉了市內多個路口,阻止群眾進一步集結。有當日原本打算參與示威被封鎖在小區內無法外出的民眾在網上表示,假如不是這些鎮壓伎倆,當日示威人數可能高達十萬人。

    觸發這次大規模民眾抗爭的導火索是2023年元旦日起開始在全國範圍內逐步推行的醫保改革,其中武漢市在2月1日起開始實施。當中對民眾影響最大的主要是個人醫保帳戶上的醫藥補貼金額,從改革前的每月286元人民幣,改革後被大幅削減至83元,削減規模高達七成。官方的說法是將原本個人醫保帳戶上,由個人支配管理的錢撥歸到官方管理的統籌帳戶上,讓民眾能「享受門診費用報銷」。

    然而對於老年人口特別是患有長期慢性疾病的老人而言,每個月最大最恆常的醫療支出就是購藥。過去可以直接以醫保卡用個人帳戶上的錢到藥店購藥以應付日常所需,但現在個人帳戶上金額大減,如果再要購藥只能自掏腰包,大大加重了開支負擔。而根據台灣媒體《上報》報導,「靈活就業」的人口甚至直接不建立個人醫保帳戶,購藥費用只能全數自理。

    至於所謂的「門診費用報銷」只不過是鏡花水月。「門診費用報銷」設有最低門檻,全年500元以內的享受不了報銷,同時政府也設置了最高上限,最高報銷金額為4000元,超出上限的費用仍需自理。

    武漢市有著兩百萬退休人員,對於這批廣大的退休老人而言,這樣的改革完全了設置了層層關卡以阻撓他們享用醫保福利。雖說「門診費用報銷」,但實際上就是迫使他們每次購藥都不得不前往醫院進行一堆不必要的檢查,再由醫生開藥然後再去「報銷」。然而對中國醫療系統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中國不管公營還是私人醫院,營運和儉財手段都相當腐敗下作。那怕是「公立」醫院,醫院的管理層也會對醫護人員下達財政指標,這讓醫護人員在治療病患時並不以病人的健康為依歸,而往往會想方設法讓病人進行一些不必要的檢查,開藥時醫生也會少開醫保範圍內的藥物,故意署方一些不受保的藥物讓病人多費錢。這也是中國的老人和長期病患者更傾向於自行購藥而避免前往醫院的一個重要原因。而這次改革卻是迫使他們不得不前往毫無信譽的醫院,冒著不必要的健康風險去進行不必要的檢查和治療,花上不必要的高額醫療費用。

    而更令群眾氣憤的,是政府公務員不受醫保改革影響,可全額報銷所有的醫療費用。

    這樣的醫保改革並不單單在武漢實施,在全國範圍內也開始逐步推行,因此大連市也爆發了抗議醫保改革的示威。而在廣州,政府早前也試圖推行類似的醫保改革,但在實施前就在地方政府內部遭到激烈反對而被迫擱置。經過了去年的「反清零、反威權」的抗爭,地方政府更害怕大規模抗爭將會爆發,只能把打擊工人階級的任務互相推卸。

    這場關於醫保改革的抗爭實際上是反映了中國嚴重的經濟和財政危機,過去三年的清零政策和全民核酸早已掏空了各地醫保,以致中央政府不得不三令五申禁止地方政府以醫保基金支付核酸檢測費用。這樣的緊縮政策就是為了應對全國性的醫保枯竭,而同類的抗爭在今後的中國將爆發得更多更激烈。而因為緊縮政策往往是跨省市的政策,將會使抗爭更有可能跨省市共同爆發,甚至通過網路聯繫起來。即使當前嚴峻鎮壓下跨省市的組織是舉步維艱的,但即使網路審查下群眾還是可以共同消息,並自然發展為跨省市的聯合行動。這再次證明去年的全國抗爭會在方方面面烙印在群眾記憶中,即使未有一個有意識的左翼力量作為政治領導,使群眾鬥爭還是會在波折中向前發展。

    只有將銀行和公共財政置於工人民主監督,並把整個藥劑行業民主公有化,作為化解財政危機的第一步,並建設一個高效優質免費的公共醫療系統,以病人的健康而非利潤為本。這樣的鬥爭當然打倒獨裁專政,建立真正民主的社會主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