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2日
More

    藥物短缺民怨載道下 中國政府卻在為自己洗地

    Macie Rey/林C 中國勞工論壇

    自從中國突然放寬疫情政策以來,中國的絕大部分城市縣城甚至人口數量不是很多的鄉村都出現了大規模感染潮,隨之而來的是退燒藥等藥物短缺的問題。中國政府在疫情開放情況下的準備不周在網絡上引起大量聲討,但從中央到地方,中國大大小小的各類媒體都在宣傳著「藥物緊張下的溫情」但實質上這是借著中國政府掌控的媒體霸權來轉移民眾視線。

    面對短缺政府做了什麼

    對藥品的瘋搶和存量不足導致市場上藥品的數量急劇下降,很多藥店表示已經沒貨。不少民眾表示難以買到退燒藥和止疼藥等緩解新冠症狀的藥物。以布洛芬為例,由於很多人買不到藥,不得不在網上求助,有些時候還要用超過五倍的價格才能從私人渠道買到。

    在京東,原價20多一盒的布洛芬甚至漲到了80,而且還需要預約。這種搶購的趨勢甚至蔓延到香港和澳洲。一些報導稱民眾郵寄在網上花高價搶購的藥物被偷。甚至一些專家開始宣傳「維生素C可以治療新冠」導致超市的高維生素C類水果比如說檸檬等被一搶而空。

    根據BBC報道,香港的部分藥房已經開始對感冒藥進行限購。路透社報道,澳洲最大的華人社區之一博士山(Box Hill)幾家藥房的止痛藥已經賣完了。儘管中國政府報道正在要求藥廠盡快增產,但是根據相關從業人員的介紹,藥廠從準備原材料到投入生產至少需要六周時間。

    除了藥品以外,抗原試劑,未經證實而謠傳對緩解新冠有幫助的黃桃罐頭和電解質水也被搶購一空。根據《環球時報》報道,新冠病毒檢測試劑盒的銷售量在一周內增長了300%。

    而中國官方並未承認這一問題的嚴重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週三(12月21日)的記者會上表示,中國的「藥品和檢測試劑總體可以滿足需求」。但實際上如果真的可以滿足需求就不會出現目前的藥荒的現象了。

    有很多網友在新浪微博留言:「不是說中國的制藥業是全世界最強的嗎?為什麼現在藥品公司不去生產藥物?也有人這樣提問「為什麼政府選擇突然開放?為什麼不事先做好準備?」多如這樣的提問,但官網並沒有給出正面解釋,反而利用媒體霸權去刻意轉移主要矛盾。

    宣傳機器馬力全開

    以輝瑞的新冠特效藥為例,一盒要賣2000元以上,相當於很多底層勞動者一個月的工資。當一些網民開始在網上聲討進口「臨期輝瑞神藥」的時候,很多人的微博遭到封禁,在微信朋友圈以及微信群討論的民眾甚至有接到警察的威脅電話。這一切的原因是因為中國的壟斷資本家已經入股了美國的多家制藥公司,中國老百姓成為了藥品行業的韭菜。

    同時中國政府開動媒體機器大力為自己洗地,就如《人民日報》報導稱,北京一位醫生將診所里的備用退燒藥貼在診所玻璃上供市民免費拿取。新華社也報導了瀋陽一家藥店免費發放1.8萬片退燒藥給民眾。《環球時報》贊揚了上海一位市民將自家退燒藥掛在窗外供鄰居選用的例子。中國新聞網報導了西安一名村醫將退燒藥免費發給村民的故事。同時還有部分網絡主播也開始進行了捐藥的活動。

    民眾不滿突然放開重新封控被百姓重提

    除了官方喉舌外,各地方媒體和以新聞報導為主的機構,例如《新京報》、澎湃新聞、鳳凰網、以及地方的專屬頻道等,也加入了媒體宣傳。

    但在這樣的輿論攻勢下,睿智的網民們指出了此類報導方式的荒謬。短視頻平台「抖音」報導上上海一位女子為了防止寄給父母的布洛芬被偷,特別將藥藏在了衣服里寄出。報導稱其父母家在拿到藥後,表示「覺得女兒非常聰明,才防止了藥被偷」。

    一條高點贊的回復卻批評說:「不要再搞低智新聞了,這種所謂的娛樂大眾是無恥的,大家要思考一藥難求的局面是怎麼造成的。大多數普通人被逼無奈藥物互助這本是心酸和無奈的,現在卻被官老爺拿出來炒作娛樂這是無恥的。」

    自從放開以來,中國政府尚未給出一套能應用於當下疫情的明確官方敘事模式。引用香港中文大學教授方可成的話說:「我還沒有看到計劃周詳或精心策劃的宣傳計劃。更要緊在於大方向變了,宣傳必須立馬跟上。」

    這篇報導還說,沒有明確的官方敘事模式意味著網絡審查機構也不清楚應該審查什麼樣的言論。就在不久前,封控還是所謂的「主旋律」。而現在,放開卻成了官方政策。封控就成了反面教材。這造成了審核機關的猶豫不決,同時突然放開也導致社會輿論沒辦法及時轉變才造成這種現象。

    目前在中國互聯網上出現支持放開的群體和支持管控的群體極端對立的情況。支持放開的群體質疑政府為何不準備好足夠的物資後再放開。而支持管控的網民們則開始懷念起了「清零」時代。

    有網友表示:「我們不是懷念封控,我們是懷念過去兩年可以到處浪不用擔心感染的日子,也有網民直接呼籲政府重啓「清零」。並且之前封控期間大喊「新冠就是小感冒,我不怕感染我要自由」的網友卻在自己確診陽性之後發出了「支持防控,我後悔了,」的文字,被大量網友調侃翻臉比翻書還快。

    政治報復

    不論是那種言論,都是對於目前政府突然放開之後造成的疫情災難的無奈,在沒有工人階級民主管理抗疫的出路下不免群眾感到焦慮。從實際的角度上中國是完全可以進行準備的,但政府確沒有這樣做,我們可以認為這是對於在12月發生的「白紙抵抗運動」的一種政治報復。

    我們社會主義者主張認為,中共獨裁資本主義的任何改革都不能解決新冠疫情。要保障廣大群眾的生命安全,要使藥廠公有化,並由無產階級的組織來管理生產,停止藥廠從災難中牟利,保障所有人的用藥需求。而要完成這項任務,就必須要以工人階級為基礎的群眾性運動,要求言論和新聞自由,停止官媒散播假消息,並且社區居民獨立組織和管理物資,民主規劃救災行動。這也需要挑戰獨裁體制和資本主義才成功。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