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7日
More

    中共秋後算帳 監控技術無孔不入 白色恐怖肆意漫延

    井口衣 中國勞工論壇

    在經濟困境、專制統治和嚴厲鎮壓的背景下,不可理喻的清零政策成為了導火線,使中國去年11月爆發了歷史性的抗爭運動。然而,一如外界所料中共獨裁政權對於這種挑戰自己專制權威的運動不會善罷甘休。據報導,過百人因參與運動而被秘密逮捕,其本人及家屬亦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和折磨。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中共當局逮捕了四十到六十名抗爭者;而彭博社則指已有超過一百人被捕,當然,由於逮捕行動都是秘密進行,實際被捕者可能遠遠多於這一數字。但可以肯定的是,被捕者大多數為二十多歲、教育程度良好的青年人。很多被捕者為女性亦非偶然。過去幾年女性激進化起來,在群眾抗爭中發揮顯著作用。中共策略上並非逮捕所有人,以免激起民情反彈,而是打壓部分領頭人物,以起殺雞儆猴之效。

    《華盛頓郵報》訪問了一名女性被捕者,她表示自己在11月28日晚上參與了北京亮馬河大橋的抗議活動。她自己曾在中國的社交媒體行業工作過,這警察的偵察監控和追蹤手段有一定的瞭解,因此在過程中注意保護自己的身份,避開攝像頭,但在兩日後仍收到警察的「傳喚」電話,同時她的母親也收到了警察的恐嚇電話,指她的女兒因參加「非法暴亂」而將被拘留。

    而在整個12月,網上亦不時傳出有參與者被恐嚇、被秘密逮捕(綁架)等消息。在1月16日,網上流傳一段北京抗議青年的求救視頻。片段中當事人稱自己名為曹芷馨,任職北京大學出版社的編輯,視頻拍攝時時與她一同參與過運動的5名朋友已相繼失蹤,因此她事先拍下視頻希望一旦「被消失」後向外界求救。

    她指,警察在「拘捕」她們時,強迫她們在拘捕令上簽名,但拘捕令上顯示「罪名」的一欄中卻是空白的。警察也拒絕告知她們和她們的家人拘捕的理由、關押的地點、以及拘留的時間。她們在被拘留其間也受到不人道的酷刑對待,女性被迫全裸搜身,以及被長時間審訊。

    科技白色恐怖

    據各方估計,中共警方最有可能的監控手段主要是手機定位。眾所周知,中國早在2010年已開始實行手機號碼實名登記制度,而在過去三年中共更是以防疫為名大舉加強對個人的行程跟蹤系統,這套系統早已相當成熟,每個在中國生活的人個人所持有的手機「健康碼」已能被精確定位,當時甚至有大量民眾僅僅因為其手機訊號與確診病人共用同一個手機發射站而為稱為「時空伴隨者」而被隔離或限制出行。因此《紐約時報》亦報導了當晚有示威者即使在出發前關閉了手機的GPS和面容ID系統,故意繞遠路躲避追蹤,但仍被警察鎖定身份。

    同時中國的攝像頭數量和監控識別技術也非常發達。根據一份2018年北京朝陽區警方採購文件顯示,警方當時採購了一批近20000萬先進攝像頭及其識別系統。要求系統必須能夠記錄行人的姓名、性別、年齡、種族等。其中更要求系統能夠識別出戴口罩或太陽眼鏡者的身份。

    中共已建成世界最大的警察國家,每年的維穩費比軍費更高。雖然在中美衝突中拜登打扮成民主捍衛者來對抗專制,但據《自由亞洲電台》2021年8月的報道指,美國的科技企業仍然為中國國家監控系統供應設備及軟件報道點名七家美國企業,包括微軟和HP。在2019年,蘋果與中共合作將總共194個程序從商品下架,包括同年10月將HKmap.live移除,因為專制當局抱怨香港民主示威者利用該程序來追縱警察布防。

    中共通過這些技術營造並散播「老大哥正看著你」的白色恐怖氛圍。但同時,我們也看到了中共忌憚於民憤而不敢像六四天安門屠殺後大張旗鼓地「通緝」參與者。群眾運動發展至沸騰點時,國家機器部分人員會受到感染,拒絕執行國家機器的任務,就如1989年的情況那樣,而審查機器也可以就此崩潰。中共獨裁體制被11月的抗爭嚇得瑟縮發抖,不是因為其規模之大,而是因為抗議竟能在巨額投資的鎮壓科技下成事了。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這些技術恐嚇輓救不了專制政權的命運。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