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5日
More

    ChatGPT與中國專制統治

    中國的AI技術到底是先進還是落後?

    李甬/大胡 中國勞工論壇

    自去年11月底,美國公司OpenAI的人工智能實驗室發佈了全新的聊天機器人模型ChatGPT後,憑籍其自然得近乎完美的語言能力(尤其是英語)、對話的內容的邏輯性、理論能力、訊息檢索、綜合、以及文本生成能力迅速成為網絡關注的焦點。

    自從ChatGPT上線後,國內信息科技公司及研究機構急忙跟進。據彭博社報道,中國已有數個「微信版ChatGPT」公眾號、小程序,將ChatGPT接入自己的應用程式。2月20日復旦大學自然語言實驗室就推出了一款聊天機器人 MOSS,但在一天內就崩潰下線。3月16日,百度也發布了聊天AI「文心一言」。但根據公眾反映,「文心一言」跟ChatGPT的差距非常巨大,雖然可以進行一些邏輯推算的對話,但沒有回答追問的能力。對其他語言的理解(特別是英語)更是非常不足,即使對於中文也偶然出現理解錯誤,口答風馬牛不相及的情況。百度沒有信心對文心一言進行現場演示,而是選擇了播放預先錄制的視頻。百度首席執行官李彥宏主持的一小時演講卻變成了一場公關災難,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內,百度的股票在香港下跌了10%。

    這顯示了中國資本家和中共政權即使在過去多年,豪擲千金投資人工智能科技,特別是在人臉識別,訊息自動過濾等能直接應用於政權對人民監控的領域上更是得到重點資助。特別是在現時冷戰的格局下,科技、芯片、AI都成為了中美角力的主要戰場之一,中共自然不甘落後。

    但在整體訊息技術和人工智能領域而然,與世界先進水平仍存在非常大的鴻溝。根據清華大學科技情報大數據挖掘與服務系統平台AMiner《2022年人工智能最具影響力的學者》名單中,21個人工智能領域的首10位學者,中國只佔約11%,其餘絕大部分出自美國。美國在AI領域的基礎性技術更先進,如神經網絡和深度學習,得益於這些基礎美國才能構建起大型AI語言工程。而中國政府的研究則集中在應用技術上,這使得中國訊息技術只能對別人的創新進行應用性跟進,但嚴重缺乏創新能力。就像在國內被廣泛流傳和認同的一句說話所說:中國的技術發展能很快的從1走到100,但就是從來沒有從0走到1。

    而兩個新興的冷戰陣營之間研究方向的差異更是決定了中國「無法從0走到1」。相對而言,歐美世界的科研團隊對於研究方向有著更高的自由度。而在中國,各個研究團隊往往都必須要依照國家政策所主導的方向,而這些政策肯定不會指向一個可行性、應用性和收益回報完全未知的創新方向,而只會指向已有一定研究成果和基礎,以及應用性高度明確領域。而中國的學術人員和團隊如果不跟從這些方向,就無法獲得足夠的資金和技術支持。這是有限的「資產階級民主」和中共的「資產階級專制」間差異所造成的必然結果。因此中共的政策方嚮往往是滯後性的。

    以ChatGPT技術為例,當中一個關鍵點是,它是在開放源碼的模式下開發的,在這種模式下,科技創新被自由分享,不受資本主義知識產權制度的保護,以更多合作的方式去發展。這種方法在資本主義下無法得到充分的利用,因為它最終挑戰了大型壟斷企業的利潤。這一點從微軟與OpenAI(製造ChatGPT的公司)簽訂的獨家財務協議中體現了出來,這份協議使得微軟可以控制其未來的使用。在ChatGPT發佈之前,沒有人能想到它能帶來如此變革性的效果和應用需求,因此中共自然不能把這作為一個研究方向。只能直到ChatGPT發佈上線,才急忙跟進這個課題。因此從科研制度上就注定了中共自上而下的模式在科技角力的戰場上處於下風。

    此外,中國的言論監控和審查自然也對科研,尤其是對話AI的發展造成了極大的限制。在ChatGPT上線後不久,就有大量中國民眾翻牆使用,並提出各種被中共視為禁忌的政治性問題,或單純是想方設法的嘲諷羞辱習近平。中共對內可以通過殺雞儆猴威嚇中國民眾,令他們自我審查,知道哪些是禁忌話題不敢討論從而鉗制言論自由。實在不行還可以把所有相關話題從網絡上全面清洗了事。這語言AI卻「不吃這一套」,要讓AI進行自然而合乎邏輯且有意義的語言交流,與讓它要自我審查同時只能給出有利於政權的對話內容,兩者本身就是一個互相矛盾的指標。對科研人員而言這也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任務,產品稍有失言就會引火燒身。

    在政治因素以外,中文訊息的有限本身也是中國開發聊天AI一大瓶頸。現時所有的聊天AI都非常依賴對網絡公開訊息的抓取、自我學習和訓練。而根據Internet World Stats的報告,截至2020年3月,全球互聯網內容中英語內容所佔的比例高達59.3%,而漢語內容則只佔1.3%,排名第10。儘管就用戶數量而言,漢語使用者佔19.4%,僅次於英語。但由於「網絡長城」的存在,他們與世界互聯網的接入度不高,這也限制了有意義的漢語訊息的產生。

    因此,儘管中國政府已經在科技領域花費了數千億人民幣,而且看上去還將繼續揮金如土,但在先天和後天方面都存在巨大的缺陷。而這些缺陷涉及中共政權和中國資本主義的專制性質。不僅是中國,美國的資本主義體系也存在著深刻的危機,但中國資本主義的官僚主義和專制主義枷鎖意味著中共政權即使一直全力追趕,也只不過是為了不被美國拋離。在全球範圍內,無論是所謂的自由市場資本主義還是專制國家資本主義,目前的經濟體系都是對技術創新潛力的巨大束縛。這是一個政治問題。只有通過國際社會主義革命,掃除資本主義和令人窒息的國家鎮壓,人類的全部創造潛力才能得以釋放。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