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13日
More

    中國:群眾抗議在中國留下了印記

    比利時馬克思主義報刊訪問中國社會主義者、中國勞工論壇的李鴻

    以下是李鴻同志接受《社會主義鬥爭/左翼社會主義者》(Lutte Socialiste/de Linkse Socialist,ISA比利時支部報刊)訪問的採訪內容譯本

    我們看到中共政權從清零政策轉向放寬限制。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現在是否又回到了疫情之前的正常狀態?

    習近平政權以瘋狂、無序的方式放棄清零政策,造成100萬到200萬人死亡。在一個完全控制媒體、並對醫生使用恐怖手段來掩蓋死亡原因的殘酷獨裁政權之下,大規模隱瞞災難的是完全有可能的。但這一經歷已經烙印在大眾的意識中。它進一步激起了人們對習近平獨裁統治的憤怒。

    憤怒程度在去年的抗議中得以體現。去年底抗議的重要意義在於,自1989年以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大規模抗議。我的意思不是說它與1989年運動類似——那場運動規模更大,層次也不同。但2022年的運動此前數十年的抗議往往都是孤立在地方的。

    抗議僅在一週後就平息了。對鎮壓的恐懼當然是一個重要因素。但這次抗議在中國留下了痕跡。中共獨裁陷入恐慌,並拋棄了習近平的清零政策。我們現在知道黨政高層出現了分裂,改變路線的決定並不順利,而是非常混亂。在經濟可以回升,但沒有信心實現強勁反彈。經濟狀況看起來非常不穩定。

    2021年,恆大集團出現了嚴重問題。房地產危機是否仍在繼續?是否有新的大幅增長的前景?

    是的,房地產危機仍然存在,它將阻礙中國經濟的發展很多年。這與日本類似,日本的房地產泡沫破裂,30年後日本經濟仍未恢復。

    自恆大在2021年爆發危機以來,共有26家中國房地產公司出現債務違約,也就是無法償付債務。2月,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碧桂園首次申明約9億歐元的年度損失。

    房地產公司的債務危機反映了更大的問題,那就是生產過剩。中國有1.3億套空房子,多年來市場是由金融投機驅動的:富人購買幾套房子作為賺錢的機會,而不是為普通工人提供住房。與2021年相比,去年的住房銷售總量下降了24%。工人們仍然負擔不起瘋狂的高昂價格,但現在也把富人嚇跑了,因為房產不再是一個好的投資。

    樓市崩盤可以緩和,也許今年可能會有很弱的回升,不過這是基於2022年的低基線。而之前的房地產熱潮不可能重新啟動。

    歐洲的一些左翼認為中國不是資本主義,或者至少不像美帝國主義那麼糟糕。他們會把中共政權說成是「較進步」的一方。中國政權促成伊朗和沙特阿拉伯之間達成協議,並試圖在烏克蘭戰爭的可能談判中發揮作用。中共政權是帝國主義嗎?社會主義者應該採取什麼態度?

    中國是一個規模巨大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由於它在全球資本主義體系中的關鍵地位,它也是帝國主義的。列寧解釋說,資本主義不可避免地成長為帝國主義,是其「最高階段」。認為中國「只是」資本主義,而非帝國主義的想法不符合馬克思主義的分析。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其對其他國家的貸款佔全球GDP的6%。它利用「一帶一路」使得較貧窮的國家對中國資本主義形成依賴。那些認為這是協助窮國「發展」而不是帝國主義表現的人,需要看看目前斯里蘭卡、巴基斯坦、贊比亞和其他國家的債務危機,以及中國資本在這些國家所扮演的角色。

    習近平政權現在正大力開展外交活動,以顯示它能在新的冷戰中挑戰美帝國主義。包括有非常空洞的烏克蘭「和平計劃」,然後是伊朗和沙特的協議--後者是中國公關的勝利。但所有這些交易和計畫都非常不穩定,它們沒有什麼實質內容。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是一個註定要失敗的制度,北京不可能比華盛頓更好地使其運作。

    在國際上,我們談論的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新冷戰。新冷戰的升級有多危險?台灣會不會成為一個新的烏克蘭?

    台灣局勢越來越危险。西方媒體只關注衝突的單一方面:中國入侵的威脅。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而且中國似乎並不急著要開戰。

    其他可能引發台灣戰爭的因素是美帝國主義的政策,它想利用台灣問題來顯示其對抗中國的實力。還有台灣、中國和美國當地的群眾鬥爭。政權可能會感到恐慌,這可能會引發衝突。

    美國今天不希望發生戰爭,特別是當它的力量全部集結在對付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但美國正在武裝和軍事化台灣,並建立新的軍事聯盟,如澳英美(AUKUS)條約,這都是為了未來與中國的戰爭。其目的是將中國困在其中。這種危險的戰略本身就會引起戰爭。美國同時還試圖在經濟上擠壓中國,特別是在科技領域。

    我們支持台灣人民的獨立權利。但是,除非中國、台灣和區內其他人民建立一個團結的工人階級運動,以對抗資本主義和軍國主義,那麼資本主義的「解決方案」恐將是可怕的戰爭。

    中國勞工論壇認為目前取代中共政權的替代方案有什麼?如何才能實現?

    中共政權正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危機。去年的抗議是一個警號,是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件的預演。經濟深陷危機,這意味著習近平無法提供更大的經濟保障作為「胡蘿蔔」來減少群眾的不滿情緒。他剩下的就是更多的警察鎮壓和反動的民族主義相結合的「大棒」。可能的前景是未來更大規模的群眾鬥爭。

    獨裁政權不可能被「改革」掉。這在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群眾鬥爭,特別是工人通過罷工和佔領進行的大規模鬥爭,一直是反對獨裁政權的關鍵力量——就像在韓國和南非那樣。但這種鬥爭需要領導、組織和政黨,而這在中國是缺乏的。習近平政權不允許任何政治活動。它禁止所有的工會。

    對社會主義者來說,爭取言論自由等基本民主權利的民主鬥爭,與爭取社會主義的鬥爭是密不可分的。俄羅斯布爾什維克就是這樣對待這個問題的。中國有1133個億萬富翁,而美國只有716個,但反對獨裁的鬥爭並不是來自資產階級。反對獨裁的鬥爭必須發展到反對資產階級,以及代表他們利益的中共獨裁政權。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