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
More

    中共「三胎政策」=女性身上的新枷鎖

    只有0.8%的就業女性想要第三胎——意外嗎?

    陳昀 中國勞工論壇

    因應勞動人口縮減、人口老齡化加劇,中共政權急劇拋棄1980至2015年的「一胎政策」,近兩年大力推動「三胎政策」。該政策旨在讓女性負擔更重,而在我們身處的高度不平等的資本主義社會中,她們已經面臨最大壓力(性別歧視、低薪、托兒服務的匱乏及高昂成本)。不出所料,「三胎政策」完全沒有起到當局期望的作用。今年1月初,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2022年中國出生人口956萬,延續了多年來的下跌趨勢,並且自1950年來首次年出生人口跌破1000萬、1960年代以來人口首次減少,出生率則是同年世界倒數第五。如今中國生育率低迷,反映的不單是高昂養育成本等經濟問題,也折射女權意識提升、對於父權「傳統價值觀」的反彈。

    在如今中國,生育養育子女的成本已是太高。育媧人口研究智庫今年1月報告指出,光是學齡前兒童養育花費,就要接近人民幣20萬元。公辦幼兒園名額少、民辦的則太貴,造成嬰幼兒入托難、年輕父母也大多需要在工作之餘花精力養育幼兒,或被迫承擔愈加高昂的保姆費用。在高考被視作絕大多數人改變人生的途徑之時,中國家長拼命投資子女教育,平均花費已達29.5萬元人民幣(育媧人口研究報告數字為42892美元)、超過許多發達國家。上述經濟重壓,外加趨於停滯的薪資、極為欠缺的福利保障,都很大程度挫傷生育積極性。

    看到新的「三胎政策」尷尬的失敗,又想要自己治理的地方能有些改善,各地紛紛出台措施,刺激群眾生育意願。但大部分情況下,推出的「支持措施」不過是杯水車薪。陝西漢中、湖南長沙等城市有針對第三胎的一次性補貼10000元(全國最高),四川攀枝花、陝西寧陝等地則對於生育第三胎提供不超過每月1200元的分期補貼,一直到孩子滿3週歲。但現實是,養育子女往往是十幾年甚至20年以上的事情,絕非不到萬元的單次補貼、或3年分期補貼能應付。山東濰坊在今年3月公布,家庭中第三個孩子未來可免費就讀公立高中,但這意味著孩子出生後需要等15年才能享受這一待遇,因此遭到很多網民抨擊。

    為何「三胎政策」無效?這與中國資本主義制度愈發深化的危機,以及相應的,近年來女權、反父權意識高漲緊密相關。即使中共強化「傳統價值觀」,升級對於女權主義的打壓,以繁冗步驟變相限制墮胎,越來越多女性(哪怕沒有清晰認定自己是女權人士)也開始有了女權相關的意識,比如熱切希望實現自身價值、而非被家庭束縛;更為拒絕「傳宗接代」、「相夫教子」等保守父權思想,不再將婚姻、生育視為到了一定年齡必須做的事;對於徐州鐵鍊女、唐山燒烤店打人事件——僅舉兩個廣為人知的事件,也都深感憤慨、同情事件中的受害者。

    中共的三胎政策進一步令女性因為生育問題,在就業方面處於更不利的地位。中國招聘網站智聯招聘2022年一項調查顯示,61%的女性求職時被問過生育狀況、超過38%的女性職業前景更可能因為生育受到負面影響,而受訪男性在這兩個問題上的比例分別為32%和18%。新修訂的《婦女權益保障法》不准企業以個人婚育情況為錄用條件,然而資本主義制度的邏輯——為了追逐利潤而犧牲社會利益,意味著官方延長產假的政策只會讓雇主更排斥生育子女的女性,讓她們失去晉升機會、降職乃至被迫辭職,更把女性推回家庭。此時此刻,必然更多女性不願意生育,遑論三胎——前述智聯招聘調查也揭露,只有0.8%的就業女性想要第三胎。

    資本主義復辟以來,中國女權就持續遭遇腐蝕。世界經濟論壇彙編的《全球性別差距報告》中,中國的排位從2006年的63名持續下降到去年的102名。中國女性勞動參與率自從1990年的73%降至2019年的61%,女性平均薪酬低於男性的比率從1988年的16%擴大到近年的25%。中共獨裁及其右翼網絡水軍直接打擊女權主義、將其貼上「境外勢力」等標籤的同時,「女德班」、「傳統家庭美德」等父權遺毒也捲土重來。其實,正是中共威權資本主義打造的經濟民生慘狀,抑制了群眾生育慾望,而中共獨裁卻要繼續操控女性身體、讓女性(特別是工人階級女性)承擔代價。我們迫切需要一個有組織的、有清晰的女權意識的社會主義替代方案,取代中共父權資本主義獨裁,讓生育權和身體自主權真正得到保障。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