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3日
More

    烏克蘭戰爭:新的攻勢,抑或是繼續膠著?

    最有可能的前景依然是戰爭會持續一段長時間。雙方都對於停戰的談判不感興趣。

    Per-Ake Westerlund 社會主義替代(ISA瑞典)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4月11日)

    烏克蘭預期向俄羅斯佔領發起的春季反攻正越來越接近。準備工作自去年11月一直在進行中。自去年秋天以來,數以萬計的士兵已陣亡於如第一次世界大戰般的戰鬥,特別是在巴赫穆特戰役中。

    俄軍以巨大的代價佔領了這座城市的部分地區,但除此之外,在漫長的前線上沒有任何進展。莫斯科的主要攻勢在於國家恐怖主義式的轟炸,發射導彈和炮彈襲擊平民和能源供應。對於後者的攻擊現在已基本停止,烏克蘭甚至在上週出口了電力。

    俄軍也顯著加緊準備防禦工事,以應付即將到來的進攻,者包括連綿曲折的戰壕、地雷陣和火砲。同時,據報道,俄羅斯指揮官下令撤離去年秋季被吞併的赫爾松和扎波羅熱地區的平民。

    烏克蘭的進攻計劃中旨在奪回領土,類似於去年秋天奪回哈爾科夫周圍和赫爾松市的進攻。烏克蘭政府希望展示戰鬥還未達到無法突破的僵局,從而繼續獲得西方列強的支持。

    士氣受到威脅

    與俄軍相比,烏軍的士氣和動機更強,這對於戰局產生了重大影響。但根據《紐約時報》對數十名前線士兵的採訪報道,越來越多的烏克蘭士兵的死亡,使得他們被死亡與暴力所摧殘著,這影響了他們的士氣。甚至有一些叛逃的報道,特別是在巴哈穆特附近。

    瑞典日報《每日新聞》(Dagens Nyheter)4月11日援引五角大樓洩露的文件稱,烏克蘭「在徵召足夠數量的士兵、準備足量戰備彈藥和裝備方面存在問題,反攻可能只會「有限度地奪回失地」。文件顯示,美國與烏克蘭軍方高層舉行了理論演練,得出的結論是,烏克蘭已經「開始明白反攻所能收穫的成果是有限的」。

    儘管從西方運來了大量的武器和彈藥,但目前的烏克蘭軍隊仍然面對戰備資源短缺的問題,尤其是彈藥。烏克蘭軍隊每天發射7700枚炮彈,每六秒鐘發射一枚,但由於戰備資源的短缺不得不被迫定量配給。

    美國對局勢的牢固控制

    這場戰爭意味著美帝國主義對西方列強建立了更牢固的控制。拜登在訪問烏克蘭時說:「在過去的一年裡,美國建立了一個從大西洋到太平洋的國家聯盟。」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領導著所謂的聯絡小組,該小組由50多國政府組成。

    一些國家送出的相當於兩個坦克營(160輛坦克)已經到位,另外4-5個營預計很快會到位。所要求的火炮彈藥已大規模交付。到目前為止,烏克蘭還沒有得到美國戰鬥機的幫助,但為舊戰鬥機改裝新武器的工作正在進行中。

    烏克蘭軍隊已經相當程度地融入了北約和美國的軍事體系,但澤連斯基和烏克蘭領導層要求更多的武器和支持。

    春季的南向攻勢

    春季攻勢不會是單一波的進攻。基輔和華盛頓目前正在考慮多個選項。軍事專家認為,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向南進攻、奪取距離前線約80公里的梅利托波爾市。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將把俄羅斯控制的領土一分為二。另一種選擇或可能的補充行動,是從北部向盧甘斯克發動攻擊。

    去年10月,烏克蘭動員約40艘船的600名士兵的行動,未能讓烏克蘭方面奪回扎波羅熱核電站,這突顯出烏克蘭需要建造橋樑和兩棲作戰的資源,以跨越第聶伯河和其他河流。

    俄羅斯沒有取得真正的進展

    總部位於美國的戰爭研究所(ISW Institute)的戰爭分析人士表示,俄羅斯從今年1月開始的攻擊已達到高峰。

    冬季,俄羅斯發射的炮彈數量比烏克蘭發射的多三倍;火炮仍然是俄軍的主要武器。地面部隊基本沒有前進,戰鬥機從遠處發射導彈以躲避防空火力。

    這些弱點招來了俄羅斯國內主戰派的批評。 臭名昭著的伊戈爾·基爾金(Igor Girkin)成立了「憤怒的愛國者俱樂部」,警告俄羅斯正在走向失敗。據稱,此舉的目的是阻止談判提議,並防止俄羅斯遭遇西方策動的政變。私人軍隊瓦格納集團的領導人葉夫根尼·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也組織了一場運動,並開始與「公正俄羅斯-為了真理」黨合作。

    在聖彼得堡極右翼博主福明(Maxim Fomin,網名為Tatarsky)被炸死後,他們獲得了新的動力。這一行為也被政府用來指責反戰抗議者是「恐怖主義」。克里姆林宮上週將女權主義稱為「極端主義意識形態」,理由是被指控的炸彈襲擊者是一名女性,也是一名女權主義者。

    北約東擴

    隨著芬蘭上週加入北約,北約與俄羅斯之間的邊界線增加了一倍。這對於北約是一次重大的增強,因為芬蘭一直以俄羅斯為軍事重點。這個國家仍然實行徵兵制,擁有一支龐大的軍隊(戰時可動員28萬士兵),並號稱擁有「西歐最強大的炮兵部隊」,擁有1500件武器。瑞典軍隊已經為北約增添了更多力量。

    除了提供武器和訓練1萬名士兵外,美國的情報在戰爭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最近洩露的數百份文件顯示,美國是能夠事先知道俄羅斯對烏克蘭軍事目標發動的火箭和導彈襲擊的。

    根據基爾研究所的統計,截至2月24日,美國已經向烏克蘭提供並承諾了713億歐元援助,其中453億歐元是用在武器上的。對美帝國主義來說,這場戰爭關乎地緣政治,利用軍事力量削弱俄羅斯,並對中國發出警告。

    習近平與普京

    馬克龍或歐盟呼籲中國發揮調解作用的說詞,只不過是煙幕彈、外交官腔,出於經濟原因想要與北京保持良好關係。同時習近平所謂的「和平方案」以及他對莫斯科的訪問,都強調了中共獨裁是如何站在普京一邊的。和平計劃對俄羅斯入侵或俄羅斯軍隊只字未提。

    同時習近平避免作出財政和軍事援助的承諾,以避免美國對中國實施比現在已經實施的更嚴厲的制裁。 中俄兩國之間在現實中存在經濟支持和依賴,兩國之間的貿易在2022年達到創紀錄的1900億美元。普京還稱讚中國的經濟模式(獨裁國家資本主義)比其他國家「效率高得多」。

    巴赫穆特和克里米亞

    未來幾周,關於烏克蘭戰爭的報道將繼續圍繞巴赫穆特,並也越來越多地關注克里米亞。美國高級將領和北約高層主張從巴赫穆特撤退,然而澤連斯基則強調了守住這座城市的重要性。在撰寫本文時,俄羅斯軍隊已經佔領了市中心,但烏克蘭仍然控制著西部地區。烏軍可能會撤退,但俄羅斯的關於勝利的宣稱將是短暫的。

    克里米亞是俄羅斯軍隊的重要基地。在美國的支持下,烏克蘭增加了對克里米亞半島的非官方無人機襲擊。基輔方面繼續強調收回克里米亞的目標,但也表示,如果其軍隊採取行動,可能會進行談判2014年以來,俄羅斯一直統治著克里米亞,現在的克里米亞人是否會自動歡迎烏克蘭的統治還遠不清楚。

    漫長的戰爭

    最有可能的前景依然是戰爭會持續一段長時間。雙方都對於停戰的談判不感興趣:烏克蘭寄望未來有更多勝利,而普京無法接受自己目標的徹底失敗。在事態沒有決定性的改變的情況下,雙方的重大損失可能會改變他們都不願談判的態度。在這種情況下,普京使用核武器的威脅、以及俄羅斯將陷入混亂的警告,可能會給西方大國施加到壓力,促使它們支持談判。但與2014年一樣,這些談判也不會解決分歧,反而會導致局勢升級,走向一場新的戰爭。

    唯一能夠創造持久和平的力量,是俄羅斯、烏克蘭和國際上的工人階級。但是,該地區仍然沒有一個獨立的組織能夠為走出資本主義和戰爭提供一種替代方案,並提出反對資本主義和戰爭的政治鬥爭。

    一個月前在柏林舉行的反戰和反對提供武器的示威,儘管存在政治弱點,是朝著正確方向邁出的一步。德國的ISA成員提到:「大部分參與者都是『普通』民眾」,他們擔心「戰爭進一步升級」。到了某一階段,一場反對俄羅斯戰爭和北約軍國主義的新反戰運動或將會發展起來。這需要有一個明確的左翼和工人階級形象,以及一個反對不公、戰爭和災難的資本主義制度的綱領,同時用國際主義和團結來回應右翼的民族主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