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3日
More

    TikTok與新冷戰

    Anne Liu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TikTok(抖音海外版)首席執行官周受資於3月23日的國會聽證會上處於上風,而美國國會議員展示出他們渴求在中美冷戰中勝利的「狂熱」,卻在處理科技相關問題上的表現強差人意。

    這是迄今為止對這款中國社交媒體進行的最公開審判。此前的2020年,特朗普政府曾頒佈的禁令威脅TikTok的運營,而現在,代表大財團的民主、共和兩黨建制派政客共同提出了一項法律提案,以用戶隱私和國家安全為由,封殺TikTok和其他「外國」技術。

    為什麼TikTok會被封殺?

    近年來,美國統治階級一直在針對這款中國應用程式提起訴訟。特朗普最初的禁令被聯邦法院駁回,理由是缺乏「足夠的程序」。為了避免眼前遭遇司法挫敗,拜登於2021年撤回了該禁令,取而代之的是拜登下令要求美國海外投資委員會(CFIUS)審查該應用程式。CFIUS的職能是審查可能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金融交易和企業合併。近些年來,在拜登執着於與中國進行經濟競爭的背景下,CFIUS的權限得以擴大。

    美國立法者現在正試圖進一步推進所謂的「愛國者法案2.0」。共和黨人已經提交了一系列專門針對TikTok的提案,但最有可能獲得通過的是兩黨、白宮支持的「限制法案」(RESTRICT Act)。「限制法案」的核心是美國政客和商業利益共同競標,其犧牲我們的公民權利,追求帝國主義利益,並以此為出發點鞏固國家對社交媒體平台的行政權力。

    「限制法案」的內容旨在讓政府對我們的數字生活進行極高度監視,並將個人用戶置於監管的瞄準鏡之下。例如,第11條規定:使用VPN(個人用於保護在線隱私的常用工具)訪問TikTok等被禁軟件是犯罪行為,違反本項規定可處最低25萬美元罰金(若明知故犯,則可處最低100萬美元罰金)。為了執行這樣的處罰,「限制」法案賦予CFIUS和商務部長等聯邦實體監視和審查互聯網的權利,且該項權利不受制約。私人路由器、數據機、VPN、手機攝像頭、應用程式——互聯網上的一切都將處於這種監視之下。

    正如斯諾登(Edward Snowden)2013年所揭示的,和我們今天親眼目睹的一樣:只要有利於他們的制度,全世界的資產階級政權就會隨意無視基本人權。美國政府如此,中國政府也一樣,他們一道在方方面面爲其他統治階級展示如何進行大規模審查和言論自由監管。中共投入了大量人力以監控社交媒體。中共扶植的網絡水軍在網上針對女權主義者及那些被認為不夠「愛國」的人發起網絡攻擊。只要有人膽敢忤逆中共的意志,等待那個人的輕則是封號,重則將會面臨一系列從頻繁騷擾到囚禁的制裁——即使是身處海外的異議人士也不例外。

    TikTok聽證會

    美國政府的虛偽毫無疑問:他們一方面(以用戶隱私和國家安全為名)向著中國應用程式猛烈開炮,一方面卻又將對數字網絡的監控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與目前的TikTok不同,已有確實證據表明,Facebook和蘋果這兩家美國公司在 2018年故意與中共共享用戶數據,以確保在中國的市場份額。而這些行為都在3月23日的國會聽證會未有提及。在那之後,許多人據此恰如其分地指出:對TikTok首席執行官周受資的質詢是出於仇外心理和種族主義,而這並不是空穴來風。得克薩斯州右翼代表克倫肖(Dan Crenshaw)對中國科技法居高臨下地長篇抨擊,直到他被提醒說周受資其實是新加坡人。特別是在恐華症和與針對中國的帝國主義緊張關係齊頭並進的當下,聽證會暴露出的偏執和對事件認知的缺乏,導致民衆認為周受資是這次風波上值得信賴的一方。

    但我們要明確一點:周受資不是英雄。事實上,他不過是無數通過剝削員工和我們的個人數據而獲利的科技公司首席執行官中的其中一員。除了通過了解你的位置數據、IP地址、擊鍵模式、電池壽命等侵犯用戶隱私的常規操作之外,TikTok還以面部指紋和聲紋的形式收集數百萬人的生物識別數據。就在去年,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被發現在監視記者,以查明向媒體洩露信息的員工。當然毫無疑問,正如2018年Facebook-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數據醜聞所表明的那樣,其他美國公司也犯下了同樣惡劣的隱私侵犯行為。

    對TikTok發起的戰爭是中美兩國統治階級在世界舞台上的爭鬥中,民主、共和兩黨共同合謀的一部分。而現今中美帝國主義冷戰,是世界上兩個最強大的帝國主義國家之間爭奪主導地位的鬥爭。迄今為止,美國阻撓中國崛起的行動包括禁止分享高端芯片技術、擴充軍力、不斷宣傳所謂的「專制與民主」之爭,甚至一些州立法禁止中國公民在美國購買土地(尤其是在美國軍事基地附近的土地)。而這種攻擊中國的地緣政治的幕後推手正是民主共和兩黨,儘管拜登在言詞上迴避了「中國流感」之類的、直接導致了全美範圍內致命的反亞裔攻擊浪潮的論調。

    最終,字節跳動很可能被迫出售其在美國的股份。但這並不一定意味著TikTok一定會被禁。而即使TikTok被禁,我們也可以預見將會有另一家提供相似服務的科技公司出現並取代TikTok的位置。

    我們還可以繼續使用TikTok嗎?

    不可否認,TikTok對其10.5億月活躍用戶具有真正的價值。藝術家、小企業主、草根運動和普通人可以花很少錢、甚至不花錢使用它。誠然,在這裡,TikTok是某種意義上的公共服務。然而,TikTok對大眾的實際價值很少出現在有關其未來的地緣政治討論中,因為它在美國的受歡迎程度代表了不斷升級的中美帝國主義冷戰中的一個嚴重矛盾。

    在社交媒體已成為我們社交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的時代,TikTok有可能被封殺本身就是一個嚴重的言論審查問題。儘管社交媒體具有很大的積極潛力,但社交媒體公司依然由私營科技公司擁有和運營,為了實現利潤最大化,這些公司孜孜不倦地培養用戶的使用成癮行為。社交媒體平台這種追逐利潤的運營模式導致了許多嚴重的問題:它助長了青年心理健康危機、傳播了陰謀論和錯誤信息,同時也為極右翼的思想提供了傳播渠道。

    社會主義者認識到,在資本主義制度下,企業事實上掌控着每個人的數字生活,而國家權力將我們用作討價還價的籌碼,在這種情況下,永遠不會有任何真正的隱私、完全的言論自由或明晰的溝通渠道。社交媒體和互聯網一樣本該是免費的公共事業,並由工人和用戶民主經營,而不是由利益永遠與我們的利益不一致的陰險的企業。在青年和勞動人民反對資本主義剝削和帝國主義衝突的運動中,我們也需要為使數字解放成為現實而奮鬥。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