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30日
More

    習近平對俄外交證實全球分裂成兩個陣營

    習普會晤旨在拉攏「南方世界」 並警告美國

    執傘生/大胡 中國勞工論壇

    伴隨着3月11日兩會的結束,習近平開啟了其第三個任期。通過這次毫無懸念的政府換屆,中共最高領導層全部換成了「習家軍」。這代表習在混亂地結束清零政策后,重新執掌了中共黨內大權。隨後,在3月20日,習近平對俄進行為期3天的國事訪問,與普京於莫斯科會面。

    習近平這次出訪傳遞出混雜、甚至彼此矛盾的訊息。他宣稱這次訪問是一場「和平之旅」。這是習與普京會晤的其中一個主題。訪問前,中國政府公布了關於烏克蘭戰爭的所謂「12點和平計劃」。這不是一個真正的和平計劃,而是一種外交策略,將習近平定位為「和平使者」,與支持戰爭、向烏克蘭澤連斯基政權提供更多軍備的西方形成顯著對比。這個12點計劃沒有用「入侵」一詞,也沒有要求俄軍撤出烏克蘭領土——換句話說,只有空話。普京禮節性地對中國的提議表示「歡迎」,但現階段他對和平談判並無真正興趣。

    外交行動

    這一實例說明了,中共在新冷戰中通過傳達外交訊息試圖增強其影響力,但其外交訊息在大部分情況下並沒有實質內容。中國最近在中東取得的進展,似乎令其更能撮合全球交易。在3月10日,在習近平的調停下,中東互為宿敵的沙特和伊朗兩國政權重新建立了外交關係。這是習近平外交的一次重大公關勝利,但這個復交協議源自於有利中國介入該地區局勢的特定因素;如果認為習近平可以在全球衝突的其他領域再獲得這樣的成果,則是異想天開。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復交一事,無疑揭示了美帝國主義的衰落,但這並不意味着中國帝國主義強大到可以在中東乃至全球取代美帝。

    但此次訪俄,習並沒有期待能夠把斡旋的經驗帶到俄烏之間。一方面,俄烏尚處血腥的戰爭之中,雙方都希望在戰場上鞏固自身地位,而非開始談判、走向停火。這場戰爭給習近平添了很大的麻煩,美國和歐洲藉此空前團結並大肆擴充武力,中美新冷戰格局和去全球化突飛迅速進入新的階段——這正是中國在極力避免的。中國經濟正因在經濟上與歐美脫鉤而受很大衝擊。

    另一方面,中共政權雖然不想這場戰爭爆發,但現在正因應現狀調整自身、以充分利用當前局勢。習近平政權正利用俄烏戰爭的持續,主導規模比中國小得多的俄羅斯經濟,比如中國向俄羅斯購買廉價能源;但更重要的是,中國利用中俄聯盟嘗試展現一股強大的反美軸心,對抗美國冷戰攻勢。對中共而言,在台海戰爭未來或將爆發的情況下,來自俄羅斯的支持至關重要,而俄羅斯的支持也可以有效震攝如今想正式拋棄「一個中國」政策的美帝國主義鷹派。

    習近平的另一個關鍵戰場,便是所謂「南方世界」(非洲、東南亞和拉美),這些地區很多國家政權反對美國對烏克蘭的軍事支持。因此,習普會晤旨在傳遞一個訊息,即有着一個取代西方陣營的「強大」替代方案,以吸引更多這些立場搖擺、左右逢源的政權加入中國陣營。

    對於普京而言,邀請習的訪俄之行,主要目的是索求來自中國更多的經濟、軍事上的援助,為戰爭前線和國內經濟糟糕的狀況輸血。儘管習近平曾強調中俄「合作無上限」,但為了避免與美國、北約的衝突升級,習近平仍未公開對俄羅斯進行軍事援助。與此同時,儘管事態終究不在習的掌控範圍內,習近平下決心不讓普京倒台。對於中共來說,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全面挫敗,將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讓中國更加被孤立,並(至少在短期內)強化美國領導的陣營。中共希望、並且可能期待的是,烏克蘭戰爭最終走向朝鮮半島的終局,即烏克蘭被劃為分別由俄方和西方控制的兩部分,而這或將成為烏克蘭戰爭的結局。

    許多報道稱,普京對沒有得到習近平更堅實的支持感到失望。毫無疑問,他們的聯盟內存在緊張情緒,正如西方陣營內也存在摩擦一樣(了解過馬克龍的言論便知)。俄羅斯精英階層被中國的實力嚇到,迫使他們擔當中國的「小夥伴」。但現實是,普京處境非常艱難,不能指望得到更多好處。

    中俄間的小算盤

    為表現他的憤慨,在3月25日,普京宣布將在白俄羅斯部署戰術核武。這違反了普京與習近平在3月22日簽署的聯合聲明內容:「所有核武器國家都不應在境外部署核武器,並應撤出在境外部署的核武器」。此舉讓習的行為無比尷尬。

    習上台後,除了不斷煽動民族主義,官方喉舌也有意為民眾灌輸親俄情緒,把普京塑造成反美親中的「硬漢」形象。在俄烏戰爭前,習近平與普京在冬奧的會面,似乎將中俄關係推向了高潮。但短短20天後,俄羅斯便發動了對烏克蘭的入侵。這是個出乎北京意料的行為:外交部甚至曾聲稱「北約的情報(俄羅斯即將入侵烏克蘭)就是個笑話」。

    因此,習近平講出表示「中立」的漂亮話,並選擇扮演和平使者,旨在向歐洲示好,緩和歐洲對中國維護普京、假中立的警惕。習近平並不是真的呼籲和平,而是嘗試在俄國與歐洲之間做平衡遊戲,但求取平衡的希望已然落空。歐洲各國政府可能會嘴上說習近平是烏克蘭戰爭可能的調解者,但我們不能把這種說法當真。正如馬克龍訪華所表現的那樣,如此外交禮節只是為了在冷戰愈演愈烈的情勢下保護某些商業利益而已。

    新冷戰的因素

    新冷戰格局不是哪個或哪些戰爭狂人、野心家與獨裁者能夠造成的,而是達到資本主義最高階段、不可避免地走向衰敗的帝國主義政權們,為了垂死掙扎而不得不共同塑造的局面。中美這兩個主要超級大國分別主導的兩個帝國主義陣營的形成,正是新冷戰的殘酷邏輯。雖然法國總統馬克龍大談所謂「第三極」,但這隻存在於他自己的設想中。

    習近平尷尬的「和平之旅」彰顯了在新冷戰局面下,「和平」是多麼的觸不可及。在俄烏戰爭這個中美帝國主義勢力為生存對抗的序幕中,習的和平口號顯得無比虛偽。我們需要團結中、美、俄、歐洲——全球的青年和工人階級,通過社會主義的解決方案,掌控自己的命運,將我們從鬥爭犧牲品的身份解救出來,將戰爭與國與國之間一切形式的對抗,徹底掃入人類歷史的垃圾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