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8日
More

    馬克龍訪華沒有解決習近平在歐洲面臨的問題

    周毅/李亞當 中國勞工論壇

    習近平和法國總統馬克龍之間,有些許共通之處,以下僅舉幾例:依靠民族主義和警察鎮壓、面對群眾抗議的問題。今年4月5日至7日,馬克龍訪華期間,法國爆發了近30年來最大規模的群眾抗議,反對政府攻擊法國工人養老金權利。習近平政權已經宣布對於養老金權利更嚴重的攻擊(如果全面實施這一改惡)。中共無疑正在擔憂同類抗議會在中國爆發,正密切關注法國的鬥爭。

    訪華行程

    馬克龍在中國傳達的訊息,看似凸顯法國政府與其西方盟友之間(特別是美國)在中美冷戰行動上的分歧。這為習近平和中共政權在宣傳“西方陣營分裂”主題上提供了一些有用的出發點,但他們不應過於得意忘形,或將言與行混為一談。不管馬克龍是不是真心實意,在當前的全球關係狀況下,他實踐自己言論的空間是極其有限的。

    比如,馬克龍大談擺脫“集團”、跳脫“冷戰思維”。其回國途中接受媒體採訪時則聲稱,歐洲需要通過實施“戰略自主”(馬克龍最愛用的口號)成為“第三極”、不做美國附庸。談到台灣問題時,他說歐洲應該避免“陷入不屬於我們的危機”,暗示一種對於台海戰爭的中立姿態。他說,歐洲需要建立自己的軍事力量,而不是過於依賴美國的武器。馬克龍這些話意在展現法國和歐盟想要採取更獨立於美國的立場。但首先,無論採取什麼立場,這都必然不是站在工人階級和民主權利一方的。其次,中美冷戰的殘酷邏輯,意味着全球存在的是兩個陣營;法國這樣一個“中等強國”,甚至是歐盟,想要獨自挑戰中美兩國的野心也不現實。法國/歐盟必須選擇其中一個陣營,也已經作出選擇了。2022年2月爆發的烏克蘭戰爭表明,歐洲資本主義列強完全依賴美國的“領導”。

    在馬克龍訪華之際,他在本國已經面對持續3個月的群眾抗議。馬克龍政府的養老金改惡將退休年齡從62歲提高到64歲,並且需要最少工作43年才能獲得全額養老金(原本的年限是41年)。民調顯示,這一改惡受到全法七成民眾反對。馬克龍讓不民主的波拿巴主義手段死灰復燃,在3月16日繞過議會,強渡關山推進改惡。

    這是法國自199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一系列群眾抗議及罷工。罷工和遊行已在300座城市爆發。示威人數在3月7日和3月23日兩次打破最高紀錄(350萬)。5月1日,運動仍在持續,有230萬人走上街頭。工會成員組織了“羅賓漢”行動,比如電力部門為遭斷電的低收入家庭重新供電。

    作為尚小的一支力量,我們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在法國介入抗議,不僅指出需要無限期罷工,也提出了退休年齡降低到60歲、2000歐元(約合1.5萬元人民幣)最低每月工資與養老金、徵收億萬富翁資產、建立真正民主的革命制憲會議、建立民主公有和環保的計劃經濟等“十點致勝方案”。

    警察暴行

    馬克龍政府依靠警暴,企圖擊垮抵抗情緒。數千人被捕,大部分後來被無罪釋放。警方越來越多地使用催淚瓦斯乃至橡皮子彈,不禁令人想到2019年香港的場景。國際特赦組織等人權非政府組織指責法國警方“過度使用武力”。

    威權手段不斷升級,暴露西方陣營只是在利用“民主”作為幌子罷了。與此同時,馬克龍也因為訪華期間受到的高級禮遇,及其本人各種表現,被眾多中國網民在Twitter等牆外平台諷刺,說馬克龍造訪中國是因為內心深處羨慕嚮往獨裁、向習近平取經如何當“皇帝”,從而更能鎮壓國內抗議。由此可見,反對中共政權的中國民眾,即使尚未形成完整的反帝反資意識,也越來越多明白西方“民主”政府的虛偽。

    在烏克蘭戰爭當中,法國政府一直比起英國、東歐國家採取更謹慎的態度。如此謹慎的態度不單是因為法國對於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俄國天然氣佔全法天然氣消費量17%),也是因為馬克龍捍衛的是法國資本主義的利益,而法資並不必然與美資的利益一致。和多屆前任法國總統一樣,馬克龍試圖煽動法國民族主義、爭取民粹支持、以戴高樂的形象打造自己。戴高樂曾經讓法國退出北約、展現其對於美國的憤慨。但在舊冷戰中,毫無疑問,法國資產階級政府紮根於西方陣營,反對斯大林主義的蘇聯。那場冷戰是資本主義與斯大林主義(建立在國有經濟基礎上的官僚專制)之間、相互競爭的不同社會制度之間的爭鬥,而今天的冷戰是以中、美資本主義這兩個最大強權為首,不同資本主義陣營之間的爭鬥。

    在馬克龍請求下,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在馬克龍訪華時隨行,而馮德萊恩以其“大西洋主義”立場聞名,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比馬克龍持更為強硬的態度、也反映了德國統治階級的觀點。主流媒體認為馬克龍想要向北京展現歐洲團結,但現實完全相反。馮德萊恩強調西歐和北美的合作,未對於中歐雙邊合作做出積極表態;而在其個人新聞發布會上,馮德萊恩公開警告中共不要向俄羅斯運送武器,否則會“會極大地損害歐盟和中國之間的關係”。以上歐洲國家、歐盟領導人之間的不同意見,再次顯示了西方陣營內部的分裂。習近平自然也樂見如此的分裂的跡象,但他不應對此過度解讀。從歐洲媒體和當政政客(尤其是德國的當政者)對馬克龍就中國問題所作評論的憤怒反應,我們就可以看出這一點。

    兩派陣營的內部不穩

    兩個冷戰陣營各自都有着肉眼可見的內部緊張情勢,以及未來深刻危機的跡象(普京顯然不喜歡做習近平的“小”夥伴),但現階段來自軍事升級和經濟脫鉤的外部壓力,迫使這兩個陣營內部各個資產階級為了自身陣營“統一”的利益,而壓制他們內部彼此的不滿情緒。馬克龍等歐洲國家領導人接連訪問中國,對習近平和中共來說是一場宣傳上的勝利。

    但這並沒有任何實際意義。法、德兩國政府沒有改變新冷戰的根本方向。不幸的是,可怕的烏克蘭戰爭或將還會進行很多個月,鑒於習近平對普京的支持,這可能會加劇歐盟與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中美衝突正朝着升級方向發展,歐洲不能偏離美國立場太遠。習近平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他2023年外交政策的主要焦點,是在存在地緣政治真空的所謂“南方世界”(非洲、東南亞、拉丁美洲)建立中國資本主義的影響力。

    馬克龍此次出訪觸發了中歐投資協定是否重啟這個問題。然而重啟是不太可能,因為歐盟許多成員國對該協定強烈抵制。重啟該協議的商討更像是禮節性的晚餐閑談,雙方都沒有真的期望協議能夠重啟。

    在新的一年,英法德等歐洲大國和美國總的來講都在互相靠攏,而不是更加分化,但隨着烏克蘭戰爭、與中國的帝國主義衝突發展,歐洲和美國之間、歐洲各國之間的關係可能會基於爆炸性的局勢變化和危機的爆發(比如,明年的美國大選會發生什麼)而再有改變。如今中美兩個陣營之間的衝突,本質上是多重危機的局勢下,兩個資本主義集團之間的衝突。兩個陣營的政權都在打擊工人權利,並企圖讓我們去承受資本主義失敗的惡果。工人群眾與真正的左翼不應站在其中任何一方,而應站在起身反對壓迫者政權的人士一方(比如法國工人,以及中國“白紙”抗議者)。工人階級國際主義是唯一的前進道路。■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