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17日
More

    中國學生成為「東廠密探」?

    「學生信息員」大舉監視並告密老師

    井口衣 中國勞工論壇

    三月份的時候,中國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陳賽彬被學生舉報在課堂上發表「不當言論」,遭學校停職調查,引起了廣泛關注。加上最近,中國高校教師接二連三因其在課堂上被告密,並被校方處分。這令人留意到近年中共進一步加強了對言論自由的鉗制,特別是在校園大興文字獄,廣招所謂「學生信息員」以監視並告發老師「不當言論」,一時間大學校園人人自危,連正常的課堂討論、觀點交流也被全面扼殺。

    「學生信息員」

    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后,中共通過在高等院校設置「學生信息員」制度,加強在學校的監控,通過一些經審查后被認為「可靠」和「忠誠」的學生作為安插在教室內的密探。在言論鉗制相對較寬鬆的年代,學生信息員一般只負責反映自己和同學對於老師的教學意見,以及課堂和學生之間的學習氣氛等情況。然而自習近平上任以來,特別是2013年起提出要「加強高校青年教師思想政治工作」后,學生信息員的活動範圍開始變得愈來愈廣泛。

    中國著名物理學家阮耀鍾曾在2019年公開表示中共當局會對學生信息員發放報酬,在大學其間擔任滿三年更可獲免試保送研究生,條件非常優厚。雖然無從得知具體的學生信息員人數,但從各大學乃至中學愈來愈頻繁且公開地招募學生信息員的情況來看,人數肯定是節節上升,宛如在學校內設立了一個又一個的「小東廠」,過去數年,全國多間大學都不斷傳出有老師在課堂被指發表「不當言論」而遭處分的消息。據《紐約時報》報導,這些學生密探不僅收集老師的言論,更會關注老師的私人生活,包括閱讀什麼書籍,看什麼電影等等。

    而所謂的「不當言論」,大多數情況下都不過是老師的個人見解或觀點。比如南京航大的陳賽彬教授被指控的言論,包括像是「中國經濟70%靠出口,如果外國對中國實行經濟封鎖,一大半中國人將餓死」或是「美國人的持槍權是自由文明的標誌,可以保護婦女權益」等。固然這些言論可能與事實有出入或片面偏頗,但理應仍在言論和學術自由的保護範圍內。作為民主權利的一部分,大學乃至整個社會都應該讓這些觀點能夠公開地辯論,而非用專制權力處罰提出這些觀點的人。

    即使不涉及政治觀點或西方社會的相關言論,在大學也同樣遭到嚴厲打壓。2018年浙江傳媒學院文學院副院長趙思運在開學致辭時發言道:「只有對國家民族滿懷深沉摯愛的人,才會批評社會的陰暗面;只有懷揣光明的人,才會去發現和揭露生活中的齷齪。」這樣本來無可挑剔的文學用語和社會觀點,也被指為「不當用辭」而被處分。

    與此同時,中共也將這種告密和監視之風延伸到國外。3月,德國媒體CORRECTIV的調查報導指,在德留學的中國公派留學生實際上受到中共嚴密監控,獲中國獎學金的學生需要與中共簽署協議,負責向中國大使館彙報情況,彙報的內容包括課堂上是否存在對中共不利的內容(特別是人文社科),以及刺探其他中國留學生的思想、課堂上的發言、特別是是否有參與政治活動等。這些學生密探有時甚至會出面恐嚇在課堂上發表他們視之為「不當言論」的中國留學生,威脅要向大使館告發他們,或者混入一些政治活動中進行刺探和破壞。這些報導和消息的內容正好與去年12月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及中國同情者在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UCL)舉行「中國群眾反抗:我們如何才能擊敗獨裁統治」公開會議時,所遭遇到疑似「小粉紅」的破壞行動不謀而合,間接地證明了我們的懷疑。(詳情可參閱我們的文章:《關於中國群眾起義的會議遭遇疑似「小粉紅」的破壞》)

    阻礙發展

    中共為了維護自身的統治地位,對言論自由和學術自由的打壓,實際上是進一步地摧毀自身科研進步的根基。因此阮耀鍾在揭露「學生信息員」的待遇同時也呼籲學生不要受到利誘就去充當中共的密探。固然我們也看到西方資本主義社會的利潤至上以及所謂的知識產權制度同樣也在窒礙技術的全面探索和發展,但是極權統治打造的窒息環境則是對於進步的更大阻礙。因此只有通過民主規劃的公共資金去資助學術研究,全面打破資本主義和專制壓迫的枷鎖,才能真正實現言論和學術自由、確保人類文明的進步。■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