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30日
More

    中國學生面臨學費劇增

    中國大學今年學費漲幅達54%

    紅流星 中國勞工論壇

    教育經費的持續削減正推高多地的學費。學費上漲將從今秋新學年開始生效。

    在某些地區,這是多年來的首次學費調漲。上海的大學學費到目前為止已經有20年沒有調整。

    這些離譜的調漲揭示了中國的債務和金融危機有多嚴重。中國的教育經費主要由地方政府支出,而地方政府也是債務問題最嚴重的地方。

    藉由學費調漲,習近平政權發出意識形態上的訊號,懲罰去年參與抗議的學生,並「遊說」他們在青年就業危機下接受低薪工作——本文撰寫之時,25歲以下青年的官方失業率為20.4%。

    據報道,學費調漲幅度最高的是位於上海的華東理工大學,該校宣佈將學費提高54%,達到每年7700元人民幣。

    上海電機學院也將理工科(科學、科技、工程和數學)學費提高40%,其它科目的學費則提高30%。

    四川和吉林的大學也在大幅提高學費,最高達40%。然而中國人民的平均月收入僅約3850元。

    除此之外,還有更昂貴的宿舍費,以及大學前私人補習的巨大費用。對於來自較貧困地區的學生來說,他們本來在考進大學已經面臨嚴重的不平等,而如今學費調漲將是一個更大的負擔。

    雖然如此的費用調漲對於人們生活成本來說令人震撼,但是中共獨裁對整個教育削減開支並不是新鮮事。在新冠疫情高峰期間,中央政府的教育經費減少了137億元。

    今年對高等教育開支的3.7%幅度削減並非事態全貌,因為大學的大部分經費是來自於缺錢的地方政府。

    抗議浪潮

    對學生和他們生計的持續衝擊,只會加強即將到來的政治抗爭。在疫情期間,我們已經見到了大學和高中爆發的一波抗議浪潮。

    學生的意識已經從反對封控、緊縮和糟糕的衛生條件的訴求,轉變為上海街頭成百上千的大學生高呼「共產黨下台」。

    為了抗議學費調漲,學生應該發動罷課,並且應該與大學的員工聯繫起來,號召他們加入鬥爭。

    肥上瘦下的大學管理層絕不會減少自己豐厚的薪金,而是選擇削減員工的工資、惡化工作條件。要求改善工人的工作條件的訴求不僅會強化潛在的反抗,而且也是對學生高質量教育的最好保證。

    目前,許多學者為了提高大學的引文數量而忙於發表論文,犧牲了備課和與學生接觸的寶貴時間。

    當然,我們要問的最終問題是:大學到底有什麼用?每五個年輕人中就有一個失業。河南中煙工業的報告指出,他們的新工廠車間有1/3的人擁有研究生學位。

    由於還沒有宣佈從根本上解決青年失業危機的政策,官媒今年加大了宣傳的力度。

    他們居然說年輕人「不願意從事比自己預期低的工作」。習近平公開告訴學生,他們應該「走進鄉土」。

    廣東省已經制定了組織30萬名畢業生回鄉工作的計劃。然而在鄉村地區能找到的工作更少。

    一位博主指出了這種荒謬:「這邊有2.93億人從農村出來打工,那邊安排30萬人『下鄉返鄉興鄉』。」

    這是失敗的資本主義制度帶來的結果,同時也是國家鎮壓下的大學教學帶來的結果。

    沒有討論、研究和辯論的基本民主自由,難怪學生無法獲得先進工業所需的必要技能。

    學生和工人階級家庭正被迫為當局的危機買單。在一些抗議行動中保持「非政治性」將使學生對當局的重大鎮壓毫無准備。

    政權的巨大債務危機,意味著他們沒有什麼手段來出臺經濟上的優惠政策。因此,現在的裁員和學費上漲只是一個開始。

    當然,中共政權不會有任何以社會主義方法處理教育和就業市場危機的想法。

    只有打破資產階級(包括體制內部)的經濟權力,將主要企業民主公有,並實行全面民主控制和政治自由,建立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生產計劃。

    這樣的替代方案顯然永遠不會由中共資本主義政權實行,而必須由群眾性工人階級鬥爭贏得。

    最終,為了反擊學費上漲和教育制度的總體腐敗,這場鬥爭必須作為全面反抗資本主義和獨裁統治的鬥爭一部分。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