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5月21日
More

    習近平與俄羅斯的聯盟有多牢靠?

    Vincent Kolo 中國勞工論壇

    6月24日俄羅斯發生了短暫的瓦格納兵變後,習近平政權重申了對普京的支持,稱俄羅斯是中國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但瓦格納兵變顯然震撼了習近平政權。在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的僱佣軍向莫斯科進軍的將近24小時裡,中國媒體一言不發。

    自這場歐洲從194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戰爭打了一年半之後,中共政權對其「強人」盟友岌岌可危的處理並非視而不見。它眼看著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中正在付出愈來愈高昂的政治代價。但顯然習近平同樣別無選擇,只能堅持重申兩國的「伙伴關係」。這位中國獨裁者在這段聯盟關係中砸下血本,因此不會輕易的放棄。俄羅斯雖明顯處於下風,但卻是中國的盟友當中,唯一一個軍事大國、核大國,並且是在聯合國安理會擁有否決權的常任理事國。美帝國主義一系列聯盟現在被普京的戰爭重新激活;而中國在與美帝這個仍然主導全球的軍事強權的較量中,需要盡可能多的盟友。

    虛假訊號

    因此,中俄軸心是新冷戰國際格局的重要組成部分。它是中國政權對抗以美國為主對的軍事經濟遏制戰略的決定性組成部分。然而,與俄羅斯結盟的重要性有時候卻被低估了,尤其是因為習近平政權有意採用虛假訊號作為其外交工具的一部分。當然,中國這種外交手段並非獨一無二的──所有資產階級政府都會利用這種伎倆來掩蓋自己的真實目的。

    習近平和普京之間的「合作無上限」伙伴關係並非正式的軍事聯盟,也不可能成為正式的軍事聯盟。這不符合中共的一貫作風。然而這並不代表在這一聯盟裡頭沒有軍事因素。習近平政權的一個重要考慮因素,是俄羅斯在未來台海戰爭中可能扮演的角色。

    在2022年2月中俄宣布建立「無上限」伙伴關係之前多年,中俄緊密關係所帶來最重要的戰略利益之一,是確保了中國北方與俄羅斯所接壤4200公里邊界的安全。這使中共得以將重點轉移到南方,特別是海軍的建設和現代化──目前已經發展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海軍──以抗衡美國主導的在南海和台海軍事建設,並在邊境和海上爭端方面震懾印度和越南(兩國都得到了美國的支持)。作為交換條件,俄羅斯得以將其絕大部分軍事資源投向了烏克蘭。

    親俄宣傳

    中共政權提出的所謂的解決烏克蘭戰爭和平方案(中共甚至沒有將之稱為戰爭)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反映中共運用含混其辭的藝術。中國提出了和平提議,以及派遣「和平特使」李輝前往基輔和其他歐洲國家首都,是否表明習近平政權的轉向,或者是否與普京之間出現了分歧令聯盟遭受到破壞?答案是否定的。這只是表明中國政權有混淆視聽的能力。

    ISA中國支持者吳先生發表了如下評論:「外交部门永远都在声称自己站在正义一边、和平一边、积极劝和促谈云云。这种乍一看并没有倾向性的表态有时很具有迷惑性,甚至让人误认为cp在试图将自己从中俄联盟中抽身出来;但相较于外交辞令,国内媒体的内宣更好地表现了cp在冲突中的立场。」

    吳先生解釋,在戰爭問題上,中國國家機器控制的媒體完全站在俄羅斯一方。它們在重複中俄兩個政權都在鼓吹的觀點:北約和美國對俄羅斯的安全威脅導致了這場戰爭,烏克蘭是西方的傀儡、聯同西方一起對抗俄羅斯。他還引用了中國主要官媒新華社對瓦格納僱佣兵兵變的評論。這評論的用字很少會傳到外國,因為中國政權希望外界看到不同的形象。

    官方評論稱:「這起事件證明了普京的控局能力……大敵當前,在俄羅斯還在和整個西方鏖戰的艱難時期,無論普里戈任的訴求有多少合理性,也是犯下了不合時宜的大錯……俄羅斯各方的高度共識——當前應對西方挑釁是主攻方向」

    因此,即使中共試圖解釋這場令人尷尬的危機,但也強調反對「西方挑釁」是根本。習近平政權可以複讀普京的宣傳,因為這與其自身反對美國為首陣營的冷戰議程不謀而合,同時也可以使冷戰議程得到加強。中共需要動員中國廣大民意支持習近平的政治路線,即擺脫對美國和西方資本主義經濟依賴,這是中國版的「去風險化」。習近平政權確信冷戰只會升級(在這一點,他是正確的),因此試圖使中國經濟能「免疫」於制裁。正在對中國實施的貿易、金融和技術限制,雖與烏克蘭戰爭無關,但也已經對中國經濟造成嚴重損害。而在未來,不排除中美之間會發生公開的軍事對抗。這是資本主義和帝國主義的災難性邏輯。

    災難性的逆轉

    自戰爭第一天起,中國國內媒體的報導就在親俄和親普京的立場上堅定不移。觀乎俄方在軍事上遭到一系列災難性的挫敗,而且這也正中美帝國主義下懷,乍看之下,中國的親俄立場令人難以置信。但北京的「不可理喻」是有章法的。中共的目的就是利用俄羅斯與西方帝國主義的衝突,來為應對自身即將到來的衝突做準備。

    「中國媒體几乎是俄羅斯媒體的傳聲筒。」ISA在中國的另一位同志林先生解釋道:「有関戰爭的所有消息都來自俄國衛星網(Sputnik)與今日俄羅斯(RT)……中國的網絡審查幾乎只針對烏克蘭方信息,縱容親俄媒體製造謠言。」

    林先生指,中國國家媒體在戰區只有一名記者,這突顯了中國完全依賴俄羅斯媒體的報導。他告訴我們:「中國在俄烏前綫的唯一一名記者是鳳凰衛視的盧宇光,此人去年還參與造假,將外國修車愛好者視頻編輯成“海瑪斯被俄軍擊毀”的視頻,製造假新聞。」

    由此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中國政權的內宣與外宣形象截然不同,其立場完全是偏袒俄羅斯。在烏克蘭戰爭的問題上,習近平政權與其他帝國主義政府一樣,故弄玄虛來掩飾其真實的目標,並更有效地捍衛自身利益。

    當然,社會主義者的分析不能建基於資產階級政府的言論,更不能基於媒體作出的猜測性報導,或基於盟友之間可能分裂的流言。我們必須研究實際的國際力量對比,以及統治階級在各種情況下的戰略利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正確定位,開拓視野,並警示前方的危險。

    習近平到訪莫斯科

    一些評論人士誤判了習近平今年3月對莫斯科的訪問,主要看到的是當時中國對普京的不滿跡象,並由此得出中俄聯盟面臨壓力的結論。中俄之間的關係有可能變得緊張,但這並不會改變基本的事態發展趨勢。習近平政權對普京軍隊在戰爭中狼狽不堪的表現感到不滿。事實上俄軍的表現令北京感到驚訝,因為北京一向高估俄羅斯的軍事實力。這甚至使中共重新評估了之前對於「武統」台灣的一些盤算。當然,習近平絕對沒有放棄這一長期目標。

    但由於疫情,習近平今年對莫斯科的訪問成為了他自2020年來的首次外訪。他有意識地釋出一個訊號,即習近平將普京看得比其他國家政府更重要(習普已會晤40次),表明了兩國聯盟的重要性。面對西方不斷增加的壓力,習近平利用莫斯科之行重申了中國對普京政權的支持。這種支持涉及廣泛範圍,但並非直接軍事支持或公開對抗西方制裁,否則這將有可能招致對中國的經濟制裁。

    戰爭和以美國為首的對俄制裁,對中國經濟發展提供了出乎意料的動力。2023年頭五個月,中俄兩國雙邊貿易額與同比增長了40.7%。其中,中國對俄出口增長75.6%。對於普京政權而言,中國成為了他的生命線,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何原先預測的俄羅斯經濟全面崩潰並未發生。2022年俄羅斯GDP下降了2.1%,而非世界銀行預測的衰退12%。

    而在同期(2023年1月至5月),中美貿易萎縮了12.3%,中國對台貿易萎縮了25%以上。這一經濟轉變並非無足輕重,當然,中國以折扣價獲得俄羅斯天然氣也並非無關緊要,因為這降低了中國對海運的依賴,而海運在軍事衝突中可能會被封鎖。但對習近平政權而言,與莫斯科的戰略聯盟超越了經濟範疇。是以美國為首的陣營,所施加的經濟、政治和軍事壓力,推動著中俄聯盟。

    保衛普京

    這意味著,只要這兩個政權繼續執政,它們之間的聯盟就幾乎牢不可破。中共總結出的結論是,華盛頓現在以尋求在中國實現政權更迭作為冷戰的關鍵目標。因此,俄羅斯對中共的價值在於通過「統一戰線」來破壞美國領導的冷戰戰略。當然,這樣的統一戰線可能會在重大事件、軍事失敗和革命的影響下崩潰,就如同西方的統一戰線一樣。但它不太可能會被次要的挫折所擊垮。

    習近平顯然在這一關係中處在最上風,而普京和俄羅斯則隨著烏克蘭戰爭的曠日持久而日漸衰弱。當然,中國也在利用這種不平衡來為自己謀利,比如蠶食俄羅斯在中亞的傳統主導地位,以攫取更多的經濟利益。但與此同時,習近平也不得不在經濟和外交方面竭盡全力去保護普京政權,哪怕現階段還沒有直接的軍事支持。

    歷史的幽靈

    瓦格納兵變令習近平政權感到震驚,特別是考慮到它與1991年戈爾巴喬夫統治的結束和蘇聯解體的某些歷史相似之處。我們必須記得,習近平在執政之初堅持要求所有中共官員學習蘇聯解體的歷史,以及堅定他們捍衛獨裁統治的決心。習近平用他特有的父權式語言,將蘇聯的解體歸咎於「竟無一人是男兒」,從而來阻止類似蘇聯解體的事件在中國發生。

    即使在瓦格納危機進一步削弱普京權力之後,中國政府仍宣佈繼續支持普京,原因正如一位評論員所言:「對習近平而言,即使普京被大大削弱,也總比沒有普京要好。」

    對於普京政權垮台、由一個敵視中國的政權取而代之,中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阻止這惡夢成真。盡管現階段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但這將打破目前的國際力量平衡,對中國極為不利。矛盾的是,這也意味著雖然普京在瓦格納事件後明顯處於弱勢地位,但習近平更擔心「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反而使普京在面對習近平時獲得到額外的談判籌碼。

    中國與普京的「無上限」伙伴關係是2022年2月4日在北京冬奧會的期間宣佈的。正如我們當時所言,習近平不太可能對普京入侵烏克蘭的計劃一無所知,問題只不過是他知道的多與少。但「無上限」伙伴關係及其時機無疑有助於普京發動入侵。那些聲稱中國政權完全置身事外的說法,顯然是可笑的。正如我們所報導,在當時這造成了中共內部的分裂。中共政權內部的反習派別(這些派別力量薄弱,後來更被徹底清洗)驚訝於習近平公開重構了與俄羅斯的聯盟關係(雖然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他們覺得這是對美國和歐洲的挑釁。而他們認為,這只不過是許多「戰狼」為一己私利而設新目標,但中國在嚴峻的經濟形勢下需要的是更加謹慎。

    即使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挫折證明了習近平的重大誤判,他仍然一意孤行。這是因為他認為現在別無選擇。放棄與俄羅斯的聯盟不僅不會強化,反而會決定性地削弱他的政權地位,同時也不會明顯緩和與美國之間衝突,並只會有相反效果。

    戰狼出籠

    但在去年10月召開的中共二十大上,習近平進一步鞏固了他對國家的控制。此後,他摒棄了咄咄逼人的「戰狼」言論,取而代之的是以更嫻熟、不那麼民族主義的言辭,重新表述了他的外交政策。正如我們所解釋,這並不代表戰略上的改變,而只是戰術上的轉變。我們比較過拜登治下的美帝國主義升級行動,與特朗普政府毫無章法又適得其反的亂拳揮舞之間的異同。從根本上來說,拜登只是延續和發展了特朗普時代的反華戰略。而習近平在後「戰狼」時代是同樣道理。

    北京所謂的12條烏克蘭和平計劃就是這種策略性變調的一個例子。該計劃在今年2月24日,即普京入侵烏克蘭的一周年時提出,在時間上絕非巧合。帶著這個假惺惺的「計劃」,習近平得以前往莫斯科,重申他與俄羅斯的戰略聯盟關係,同時在各國政府和政治評論員面前天花亂墜。一些人認為這一和平建議意味著中國正與普京拉開距離,並希望結束衝突,甚至可能是在向普京施壓,迫使其在領土問題上作出讓步。但事實並非如此。

    習近平政權首先希望避免俄羅斯全面戰敗,因為這可能危及中俄聯盟關係,並危及親中政權的生存。所謂的和平計劃重複了中共典型的花言巧語,即尊重所有國家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但沒有明確表示支持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該文件沒有一處呼籲俄羅斯撤軍,甚至沒有使用「入侵」這一字眼。文件的標題是「關於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的中國立場」──哪怕在標題,用的也是克里姆林宮的字眼。

    中國的立場是通過停火凍結衝突,這意味著俄羅斯的領土收獲將保持不變。該文件進一步抗議西方的「單邊制裁」和「冷戰思維」──這對中共來說是兩個關鍵問題。文件提出中國將為烏克蘭戰後重解提供援助,實際上不過是希望為中國建築公司贏得合同。

    中國的計劃可行嗎?

    習近平政權沒有自欺欺人到相信這「和平計劃」會以任何重要的方式被採納。其目的不過是混水摸魚,制造外交煙幕,使中國政府能夠保護其與普京的聯盟關係,盡力防止俄羅斯遭受到慘敗,並為其提供轉移來自歐洲和其他國家政府壓力的工具。至今為止,這並沒有取得任何真正的成功。

    還不能完全排除(但機會不大)的是,如果烏克蘭戰爭曠日持久,西方陣營可能會與中國政權接觸,希望他們能加入談判解決,利用中國與莫斯科的良好關係以達成協議。

    這並不是一個真正的解決方案,因為當下資本主義危機本身就難以解決,在這個基礎上,任何外部勢力強加的「和平」都非常脆弱。北京的想法是,在烏克蘭不加入北約(這是俄羅斯的條件)的前提下,北京能與歐洲列強一起保證烏克蘭的未來安全。但這是不可能的,美帝國主義是烏克蘭一方的決定性力量,它不會單純的袖手旁觀,坐視北京大大加強其在歐洲的地位。

    未受安撫的歐洲

    習近平4月與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通電話的消息被廣泛報導,但這並不代表中國改變了政策。兩國領導人自開戰以來的首次接觸是在習近平與普京在莫斯科會晤後一個多月後進行的。此前,中國駐法大使盧沙野──一個強硬「戰狼」──在接受電視台訪問時,稱烏克蘭和波羅的海國家等前蘇聯國家不具有「有效的國際法地位」,從而引發了中國與歐盟之間新一輪外交危機。

    中國政府沒有召回盧沙野,甚至沒有任何的訓斥。這一事件相當於美國政府故意放出混雜的訊號,讓拜登多次(四次)「口誤」稱美國將在中國與台灣之間的任何衝突中進行軍事干預。

    中國總理李強剛結束了歐洲之行,這是中國政府魅力攻勢的一部分,旨在破壞歐美集團的凝聚力,並將日漸警惕的歐洲資本家連哄帶騙請回中國。在李強訪問的最後一天,歐盟委員會發布了其年度戰略報告,強調要減少對中國的「戰略依賴」,可見這次出訪並非巨大成功。幾天後,中國政府在最後一刻取消了歐盟委員會外交事務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的訪華計劃。雖然沒有給出拒絕的理由,但這很可能是為了報復幾天前,荷蘭政府按華盛頓的要求,決定進一步收緊對華半導體制造設備的銷售禁令。

    德國政府最終也與美國立場一致,禁止中國公司華為和中興通訊進入該國的5G網絡,這對中國而言是進一步的挫折。意大利極右翼總理梅洛尼(Giorgia Meloni)威脅要退出中國的「一帶一路」。而在2019年的時候,意大利是唯一一個加入「一帶一路」的G7國家,這樣的轉變對習近平政權而言是一次重大的外交政變。然而今非昔比,歐洲各國政府仍在繼續加強與美國和北約的聯繫。這並不意味著他們有完全相同的利益,但正如中俄集團一樣,統治階級認為他們別無選擇。

    新冷戰是全球資本主義破產的表現。兩大帝國主義集團都沒有提供任何出路。這場衝突所遵從的邏輯是不斷升級,更多的軍國主義、民族主義、國家鎮壓,以及支離破碎的全球經濟極大地加劇階級矛盾。兩個集團都如過河卒子一樣,走向深化經濟和政治動蕩。社會主義者的任務是揭露雙方的帝國主義角色,並通過建立一個強大的國際社會主義替代方案來幫助工人運動實現政治重啟。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