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7月22日
More

    中國北方洪災:資本主義氣候危機與中共的草菅人命

    周毅 中國勞工論壇

    受超強颱風「杜蘇芮」影響,現時的華北水災敲響了新的警鐘——不單是資本主義驅動的氣候變化,還有當局不在乎群眾安全造成的災難。7月29日起至8月2日,中國華北發生強降雨,降雨量突破北京地區140年紀錄,隨後災情也蔓延到東北省份。與此同時,過滿的水庫洩洪前未通知居民撤離(僅是發出水位暴漲、切勿到河道附近活動的一條警告)、為了保住習近平「政績」犧牲其他地方、拒絕外地救援隊等人為因素,也加劇了災情,其中河北最為受到衝擊。

    截止本文撰寫之時(8月8日),已經至少41人死亡、32人失聯,京津冀地區200餘萬人受災。其中災情極嚴重的河北涿州(隸屬保定),許多居民的家園已經面目全非,汽車、家具都被洪水沖毀、浸爛,農戶則遭遇家畜大量死亡的情況,災後重建路漫漫。

    河北省委書記倪岳峰在8月1-2日視察保定和雄安新區災區時,聲稱河北要「堅決當好首都護城河」,被許多網民(特別是河北的網友)抨擊是向習近平「表忠心」等。其實,從地形上看,涿州上游的北京西部山區無法修建水庫、不會從那裡洩洪,而北京東部洩洪流入的永定河也不經過涿州。因此,與官方宣稱的相反,讓涿州受難,應是為了保住其南邊的雄安新區。

    雄安新區是習近平指示下興建的國家級新區、被稱作「千年大計」。其從2017年規劃設計之初就存在各種問題。其選址所在地屬於沼澤區,地勢低洼,在嚴重洪水發生時,區內淡水湖白洋淀必須洩洪,顯見此地存在極大水災隱患。而且,發展6年後,雄安新區仍然是座有著許多爛尾工程的「鬼城」,也未能發揮所謂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的作用。但是,這畢竟是習近平親自決策的項目、是習近平的政績工程,因此為了力保習近平自身統治權威,中共獨裁政權仍然「不惜人命代價」力保雄安新區,令本次水災雪上加霜。

    在另一重大災區河北霸州,當地災民於4日到市政府門前抗議,舉出橫幅寫道「還我家園 明明是洩洪原因 卻說成降雨所致」,並與現場警察爆發激烈衝突。1天後,霸州官方發布一封公開信,對於受災戶「聽從指揮、積極回應」表示「衷心的感謝和崇高的敬意」,藉這些客套話試圖安撫民憤。在同一封公開信中,市政府也承諾全面做好受災補償。然而,2年前河南水災後,近百億重建資金使用都存在各種問題,包括工程質量問題、虛報開工和完工等等,從中見到政權貪腐嚴重,我們無法相信在中共極權專制資本主義、獨立工會力量完全不存在、工人沒有權力監督工程的情況下,只對上級負責的地方政府會確實進行補償受災戶、災後重建工作。

    本次洪災不是一個孤立的問題,而是聯繫到整個全球氣候變化,而資本主義對於地球的破壞正推動了氣候變化。7月16日,新疆吐魯番才出現52.2攝氏度的極端高溫,刷新紀錄,其帶來的乾旱問題威脅當地棉花生產。2023年7月是有記錄以來全球最熱的一個月。世界各地都出現熱浪、爆發山火。海洋溫度上升會導致更多熱帶風暴與颱風,比如足足持續了颱風6天平均持續時間兩倍的「杜蘇芮」。

    今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稱,全球變暖的風險超出了此前預期,全球氣溫上升或將在「短期內」達到1.5攝氏度的上限。這是一個危險的節點,此時預計地球將發生不可逆的變化,導致野生動物大規模滅絕、海平面上升、極地冰蓋融化和其他災難性影響。中共官方並不會談論洪災背後的氣候變化問題,因為一旦公眾對於氣候變化的認識有所提升,中共政權將更難增加煤炭電廠建設及化石燃料開採,而中共也害怕對於氣候變化的認識會激發群眾的國際意識,從而不利於自身煽動民族意識的統治。

    資本主義的中共政權,如其他資本主義政權一樣,無能、也沒有意願完全轉向綠色能源。單純的小修小補,或者各政府部門就氣候問題高談闊論都是無濟於事。現狀表明,我們需要國際工人階級為基礎的真正氣候行動,將經濟主要部門(包括能源部門)公有化並置於工人民主控制之下,迅速推進必要的綠色轉型。需要全球各地協作開發綠色能源、規劃生產,以及綠能相關科研,釋放群眾潛力,在還來得及的時候拯救地球。通過打倒燃燒地球的中共獨裁政權與資本主義,規模龐大的中國工人階級可以、也必將起到關鍵的作用。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