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22日
More

    女性解放:社會主義才是出路

    卯生 中國勞工論壇

    女性解放運動從來不是革命的尾巴。在百餘年前的沙俄,二月革命開始於女工紀念國際婦女節;在現代,伊朗的女權鬥爭與反獨裁鬥爭密切聯繫在一起,中國的徐州鐵鍊女、唐山燒烤店打人等事件更是在威權鎮壓之下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反抗浪潮。

    所以,討論女性權益問題源出何處、如何對待女性解放運動,就很有必要了。

    多元決定?身份政治?

    後現代主義認為經濟因素只是決定女性和家庭問題的一個方面,文化、觀念等同樣具有決定性的意義。這種多元決定論將文化、觀念等因素上升到和經濟因素並列的決定性地位,看似是克服了馬克思主義「片面」強調經濟因素的「問題」——這事實上否定了經濟因素的決定性。

    女性的從屬地位產生於階級社會誕生後,並隨著社會的發展而受到固化,這個進程是與經濟基礎密切相關的;而文化等方面的因素雖然對家庭問題有影響,但它們也都是一定經濟基礎之下的產物,並不能平行於經濟因素來看待。

    拋棄階級敘事、擁抱身份政治的行為則成為了維護資本主義剝削秩序的幫凶。女性也可以成為企業主抑或高管,看似是女性權益的巨大進步,但這種現象只是資本主義框架內的個例,並不能改變廣大女性受到系統性剝削壓迫的現狀;而身份政治在工人階級內所帶來的分裂甚至是更有助於資產階級實行分而治之的統治策略的。

    忽視了經濟的決定性作用、或者是將階級敘事扭曲為身份政治,最終都會導致對於性別壓迫產生理解上的混亂。

    另一些普遍存在於毛派的觀點則承認了經濟基礎在社會發展中的決定性地位,乍一看似乎是合乎馬克思主義的,但在分析中卻這樣那樣地背離了歷史唯物主義。指明這些觀點的錯誤,對於理解如何認識女性解放很有必要。

    「階級鬥爭是主要矛盾、女性解放是次要矛盾,所以女性解放運動應該退居階級鬥爭之後」

    這種觀點認為某種純而又純的階級鬥爭才是通往社會主義之路,而女性解放是某種跟階級解放相互排斥的東西——於是就把「工人階級」看成了某種抽象的東西。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婦女是受壓迫更深的一方,她們被定義為天生弱勢的群體,「更適合」留在家裡從事照顧孩子一類的家務勞動;她們在工作中也經常受到區別對待,薪酬更低,工作更不穩定,所以女性在抗爭中走在前列並不偶然。在二月革命里,女工作為無產階級中最受壓迫與被踐踏的一部分,就「排除了自己的革命組織的阻撓,自發採取了主動行動」。

    女權運動並不是一場所謂保守、小資、局限於身份政治的運動。這場鬥爭不可避免地會超出資本主義國家的界限,最終指向群眾意識的整體變革與工人階級的團結鬥爭;因此,對於馬克思主義者來說,反抗性別壓迫的鬥爭並不是革命勝利後的次要問題,而是工人階級解放的核心問題之一;排斥女權運動的「階級解放」只會淪為空洞的口號。

    「有社會經濟生產條件作基礎才有女權,所以婦女的抗爭就是故意製造性別對立、挑起社會矛盾極端女權

    這一論調看似符合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的命題,但它空洞強調生產力的發展,進而否認了女性解放運動的正當性,變成了支持家庭壓迫的現狀與資本主義下的「發展」的理論。

    女性權益不是隨著資本主義下生產力的發展而從天上掉下來的。相反,危機下的資本主義證明瞭自己無力帶來生產力的飛躍,它給婦女帶來的只有日甚一日的壓迫;而要真正將生產力解放出來,馴順地為資本主義社會貢獻血汗顯然是不夠的,這種「奮鬥」只會為壓迫與不平等添磚加瓦,無法帶來「社會經濟生產條件的基礎」——推翻資本主義、實現經濟民主控制的鬥爭才是必經之路,而為婦女權益的鬥爭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唯一出路

    在今天的中國,計劃經濟時代女性權益曾有的進步正在不斷回退,婦女越來越被當成維持生育率的工具、資本主義發展惡果的犧牲品,被剝削、壓迫的程度隨著資本主義的危機發展而逐步加深;這個問題不可能在資本主義下形形色色的思潮中找到答案,也不可能通過回到毛時代而得到解決。我們對此的回答是:推翻資本主義制度,建立工人民主,社會主義才是消除性別壓迫的答案!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