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4月18日
More

    台灣#Me2蔓延 群眾起來鬥爭

    陳延年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8月31日)

    在短短兩個月中,#Me2運動從藍綠白政客蔓延到基層勞動者生活圈,統治階級害怕#Me2成為增加群眾反抗因素而虛幌回應,民進黨在立院推動《性平三法》裝扮成「進步」的樣貌騙取選票。#Me2將成為總統選舉,8月27日是運動第一次動員群眾到街頭上,國際社會主義道路全力支持是次行動。

    #Me2運動揭露了在職場上廣泛受到權勢性騷擾的勞動者,以及系統性的階級與性別壓迫,根據統計一年應有高達26萬勞動者受到職場性騷擾,但有8成不願意申訴,往往是來自企業的壓力。

    工會有權

    勞動部先前承諾「修法制定10人以下的企業制定性騷擾申訴流程」,如今跳票且無配套措施,儘管從原本「30人以上才制定流程,下修到10-29人企業」,但台灣有80%企業都是5人以下的公司。可見,依賴資產階級政府並無法改善性騷擾的狀況。

    桃園產業總工會表示性平會應開放工會參與調查與勞資集體協商。國際社會主義道路支持工會應有權成立申訴和調查機制,並且在職場進行宣傳和教育,讓勞工(尤其是女工)民主討論和決策防性騷擾機制,這樣才可以保障免受資方的打壓。

    性騷擾本身是系統性的性別壓迫,除了職場上的權勢性騷外,宗教領袖與政客也利用「權勢」包庇性侵,加害者動用各方資源報復於受害者促使受害者噤聲。

    職場上權勢性騷擾納入新修法,卻排除宗教領域,然而這波#ME2浪潮中,許多受害者正是在宗教團體中「以大局為重」、「服從宗教領袖」權勢中不敢發聲——台大畢業生揭露校園團契牧師性騷擾「摸她臀」且受害者有三位,校園團契卻拖延牧師解雇時間,又以「不想影響大筆捐獻」為由阻止公開說明性騷擾事件。

    資產階級政客通過社會地位和名氣獲得的優勢進行性侵,也體現了權勢性侵。國民黨爆出男立委性騷擾男記者事件;前立委陳柏維亦被爆出性騷擾女志工,但在民進黨團修法並沒有把立委納入《性工法》權勢性騷的規範中,讓資產階級政客能在無規範下、繼續利用其權勢性騷擾。自由派政客王丹爆出性侵未遂男學生後,試圖仰賴美國在台辦事處(AIT)「擺平」這起事件。

    國家機器中從司法、警察、軍隊、檢查官亦充滿系統性的性別壓迫,以及有利於權勢性騷擾官官相護的陋習,因此我們絕不信任司法系統可以帶來公平的調查。舉例來說:司法院懲戒院長爆出三度性騷擾女下屬,離職後仍能爽領每月19萬高額退休金,士林地方法院蔡姓法官被控在車內性騷擾女法官。

    蔡英文執政後軍中性騷擾事件不減反增,五年累計300多件增加124%,而這只是冰山一角,審計部指出國軍性騷擾數字恐怕有很多黑數,在#Me2運動中爆出黃姓士官性騷擾女同學身體,而只記兩次申誡,卻連移送法辦或撤職都沒有。

    軍校教育中充斥著性霸凌的氛圍,2020年陸軍官校發生一起性霸凌事件,在軍校浴室中兩位學弟對一位躺在地上學長「打屁股」並且被淋熱水導致受害者躺在地上抽動痛苦不勘。此事被學生拍成影片上傳網絡傳播,被軍校說是「純屬嬉戲」,沒有送入學校性平會處理。

    權貴除了可以聘請律師來辯護,佔盡資源上的優勢外,還往往因為其社會地位和知名度而受到法官優待。在檢舉過程中,受害人往往為了搜集証據和覆述事發經過而受到二次傷害,耗費巨大的身心精力。在媒體上,受害者往往要承受巨大的輿論壓力,例如被檢討是否「完美」。

    下一步:連結至工人鬥爭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支持在職場和學校組織起來,由學生和工人建設獨立的反性侵機構。這個機構應全面的調查和搜證權力,可以審訊和懲罰企業和學校任何一人。只有通過群眾鬥爭,包括遊行集會以至罷課罷工,才可以帶來真正改變。現時的婦女NGO都只寄望於「法律救濟」,甚至肯定政府的表現,並不是可以依靠的力量。

    社會要大大幅設立公共住房、公共托育與性暴力庇護所和心理支援,使受害者得到充足保護,並不會因為經濟困境而受到加害。然而,社會上要終止性暴力,必須打破父權資本主義的權力架構。這樣才能終結父權資本主義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