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2日
More

    社會主義如何能拯救地球

    Greyson Van Arsdale 社會主義替代(ISA美國)

    (本文首次發表於2023年8月31日)

    在2020年,微軟行政總裁(CEO)納德拉(Satya Nadella)在CNBC節目中呼籲全球最富有的人採取行動以應對氣候變化。其宣佈了公司的目標是到2030年實現負碳排,聲稱:「公司的宗旨是為人類和地球問題找到可盈利的解決方案。」

    畢竟,這就是資本主義的精神所在——社會的所有需要都是商機,只要進行色彩適當的包裝和吸引人的營銷,解決方案就能帶來利潤。在資本主義的支持者看來,這就是資本主義「行之有效」的地方,普通人有動力去解決問題並取得巨大進步,因為他們可以順便把自己的腰包鼓起來;這就是美國中學十年級經濟學課程老師所說的「雙贏」。

    只不過,海平面在上升,野火在肆虐,風暴在增加——而資本主義就是想不明白這一點。

    就連微軟這家公開承諾實現環保理想的榜樣公司也落後進度。他們自己也承認,2022年,微軟的排放量僅下降了0.5%,而公司營收卻增長了18%。正如納德拉本人在 2020 年的那次採訪中所說,「『盈利』是關鍵詞」。

    世界上最富有、最有影響力的人物聚集在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和達禾斯等會議上,共同商討應對氣候變化的盈利方法。去年,他們所能做的就是討論將《巴黎氣候協定》的氣溫上升限制從1.5度提高到2.0度。(彷彿我們還沒有遭受到這種熾熱、我們還沒有達到1.5度氣溫上升幅度似的)

    當然,有些人已經開始在「綠色」替代品上賺到錢了。預計今年電動汽車市場規模將超過5000億美元,需求從2020年的4%增長到2022年的14%。當然,這得益於聯邦政府的大力扶持——拜登的《通貨膨脹削減法案》包括大幅擴大7500美元的電動汽車稅收抵免,使許多人購買電動汽車的成本大大降低。這對電動汽車製造商來說無疑是一條救命稻草,因為製造商仍未想出辦法讓電動汽車的製造成本大幅降低——電動汽車的製造成本仍比燃油汽車高出約40%。

    如果不考慮單個行業的盈利能力,而是考慮整個制度,這個問題就會變得更加嚴重。在過去五年裡,熱浪和自然災害對經濟造成的損失以及對房屋和建築物造成的破壞都在急劇上升。

    夏威夷在8月發生毀滅性大火後,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FEMA)已批准560萬美元的救災資金——但島上建築物的損失估計高達32億美元。直接援助資金將提供給2000多戶家庭,但申請援助的家庭已經超過了這一數字的兩倍(4400戶)。數以千計的家庭需要真金白銀才能重新站起來——而僅僅向人們提供重建生活所需的資金是永遠無法盈利的。要確保變暖世界中數十億人的安全,就必須進行廣泛而大規模的變革,而資本主義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為何社會主義能為資本主義所不能為

    在一個以民主的計劃經濟為基礎的社會主義世界里,工人而不是老闆將控制社會。工人將擁有整個工廠,並決定如何分配資源。

    這意味著,當資本主義經濟一直在努力維持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盈利時(該行業正以令人震驚的速度向空氣中排放污染物),社會主義可以迅速擺脫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由於沒有行政總裁需要救助,工人們可以將目前污染工業的大量資源轉而用於提高真正可再生能源的生產。

    更妙的是,由於世界上最富有人群的資源將被重新分配以服務社會,因此,如果這些工人願意,他們中的很多人實際上都可以優渥地退休。在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行業,有近五分之一的工人年齡超過55歲,而且仍然在世界上最耗費體力的領域之一工作。

    但仍有許多工作要做。社會主義社會的首要任務之一就是大規模擴建社會住房和公共交通,這將需要數十萬工人和大量資源。在資本主義制度下,只有在這些項目承諾「投資回報」牟利的情況下,這才有可能發生。但在社會主義世界里,只要工人們通過民主方式決定優先事項和完成方式,就可以實現。是的,就是這麼簡單。

    這並不是說社會主義世界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也不是說逆轉地球變暖就會很容易。應災和救災將成為主要問題,許多沿海社區需要制定計劃,將數百萬居民遷往內陸地區。基礎設施將需要徹底改造,以提供持續的安全飲用水——美國的許多社區仍然沒有安全食水。需要開展大規模的、國際協調的植樹造林活動,開始將大氣中過量的二氧化碳轉化為氧氣。但是,所有這一切都將首次在工人手中成為可能,而不是在億萬富翁手中成為空想。

    一個民主計劃的社會主義經濟將為人類開啓我們現在難以夢想的可能性。正如資本主義的逐利動機會產生漣漪效應,進而引發不平等和壓迫的海嘯一樣,圍繞人類和地球的需求設計社會也會產生自己的漣漪效應——人類的潛力可以在其中得到充分挖掘。

    社會主義世界值得我們為之奮鬥

    在美國,氣候運動一直難以形成真正的群眾性和持續性。但即使是在國際上氣候運動發展程度更高的地方,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勢頭也似乎停滯不前。今年6月,著名高中生活動家通貝里(Greta Thunberg)在畢業之際結束了每週一次的「未來星期五」罷課活動。她在推特上評論道:「我們仍在朝著錯誤的方向前進,當權者被允許以貪婪、利潤和經濟增長的名義犧牲邊緣化人群、受影響人群和地球。」

    通貝里說得非常正確——我們仍在朝著錯誤的方向前進,而對於許多年輕人來說,這是一個可怕的前景。這也就難怪,為什麼一些活動家會採取一些博眼球的策略,比如向名畫潑湯,試圖吸引人們的注意力來應對氣候變化。對一些人來說,這感覺就像我們已經輸了。

    但事實是,幾十年來,氣候運動一直受到束縛。這場鬥爭之所以受阻,一方面是因為它的訴求僅限於資本主義條件下可能或合理的範圍,這並不是因為年輕人害怕激進變革,而是因為非政府組織(NGO)的錯誤領導在很多情況下與資產階級政黨聯繫在一起。這就排除了諸如結束化石燃料行業和禁止新鑽井等激進但必要的訴求。另一個原因是氣候運動在很大程度上未能從工人階級中汲取力量。

    現在早就該是扳回劣勢的時候了。青年氣候運動與更廣泛的勞工運動相聯繫,並意識到從根本上推翻資本主義以真正結束氣候變化的必要性,這將與以往所有的氣候鬥爭有著根本的不同。

    只有全球工人階級和年輕人團結一致、有組織的力量,才能通過讓利潤脫離主導地位,阻止氣候變化。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一步,是組建我們自己的工人階級群眾性政黨,並擁有明確的社會主義綱領和堅定的領導。

    為了取得勝利,我們還需要強大的工人階級組織。這意味著要繼續在我們的工作場所建立組織良好、真正民主、所有工人都積極參與的戰鬥工會。這些工會需要與反對氣候變化、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的社會運動聯繫起來,作為重建戰鬥性勞工運動鬥爭的一部分,並在工人階級的基礎上指明前進的方向。

    對於在大風暴和煙霧瀰漫的世界中長大的年輕人和學生來說,扭轉氣候變化的前景似乎完全是理想主義的。但實際上,歷史上所有進步的勝利——從民權運動到推翻君主制,再到週末和八小時工作制——都是由工人階級贏得的,我們的工作還沒有結束。一個能夠應對氣候變化、結束剝削和壓迫的社會主義世界值得我們為之奮鬥。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