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2月10日
More

    左翼政治:新芬黨、人民先於利潤黨與愛爾蘭組建左翼政府問題

    愛爾蘭政治格局的重大變化,加上新芬黨成為北愛爾蘭第一大黨,將成為未來幾年愛爾蘭政治的一個突出特徵。但由此衍生出不少錯誤策略問題,包括散播對新芬黨的幻想。

    Eddie McCabe 社會主義黨(ISA愛爾蘭)

    以下文章首次發表於社會主義黨的理論雜誌《社會主義替代》(Socialist Alternative)第18期。

    在2020年的大選中,新芬黨(Sinn Féin)以24.5%的得票率首次成為南愛爾蘭第一大黨。

    在大選之後,新冠疫情爆發之前的三次民意調查中,新芬黨的得票率飆升至35%。新冠疫情的不穩定性使得最大的執政黨愛爾蘭統一黨(Fine Gael)重新獲得支持,並在一定程度上穩住了支持率。

    但這一趨勢在2020年末開始減弱,新芬黨的支持度再次超過了愛爾蘭統一黨,而且自2021年7月以來,每次民意調查都顯示新芬黨是獲得最多支持的政黨,支持率通常在30%到35%之間,而愛爾蘭統一黨的支持率則在20%左右徘徊,共和黨(Fianna Fáil)的支持率在10%尾左右。

    這是南愛爾蘭政治格局的重大變化,再加上新芬黨躍升成為北愛爾蘭第一大黨,這意味著圍繞新芬黨的動態及其走向將成為未來幾年愛爾蘭政治的一個突出特徵。

    現在,愛爾蘭歷史上第一次出現了沒有統一黨或共和黨的政府的可能,這將被視為一個重大事件。當然,這一趨勢已經引起了各方的大量評論和分析,包括本刊前幾期的評論和分析。

    1.在上一次分析這個問題的文章中,我們詳細講述了新芬黨進一步向右轉的情況,尤其是與商界建立的關係,並批判性地分析了人民先於利潤黨(People Before Profit)對新芬黨的立場,以及由此所導致的錯誤策略問題,包括散播對於新芬黨的幻想。

    此後,人民先於利潤黨於2月份出版了一本小冊子,進一步闡述了其對新芬黨的立場,以及在愛爾蘭建立「左翼政府」的可能性。

    2.在某些方面,這本小冊子在左翼政府及其將面臨的挑戰問題上表明瞭一些更清晰的立場,但它的總體分析並不完全連貫,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它對新芬黨的定位及其未來發展方向的看法自相矛盾,而總體上是錯誤的。

    本文將簡要解釋我們認為人民先於利潤黨的錯誤之處,希望能有助於左翼人士更好地理解新芬黨政府的問題。

    憎恨和鄙視?

    人民先於利潤黨的小冊子直白地告訴我們:「特權精英憎恨和鄙視新芬黨」。它要求我們:

    「想象一下,在謝爾本酒店酒吧或波特馬諾克高爾夫俱樂部聽到有左翼政黨或新芬黨將組建下屆政府的消息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恐懼與驚駭交織的情緒將籠罩整個會議。」

    我們被告知,這種對新芬黨的憎恨和恐懼解釋了「為什麼主流媒體會持續不斷地攻擊該黨」。但這一切是否真實地反映了當今資本主義建制對新芬黨的看法呢?

    大約6年前,亞當斯(Gerry Adams)還是新芬黨的領袖時,這樣的評價會更具合理性,但現在情況已不再如此。

    隨著麥克唐納(Mary Lou McDonald)就任,特別是加上新芬黨在短期內領導政府的可能性增大,新芬黨也進一步轉向右翼,而主流媒體對新芬黨的態度也明顯軟化。

    他們不再像以前那樣攻擊新芬黨——將其視為愛爾蘭共和軍(即使這個組織已經不再活躍)的政治部。麥克唐納和大多數現任新芬黨議員不曾參加過愛爾蘭共和軍。因此,這樣的抹黑説不過去。

    此外,新芬黨作為主要的反對黨,他們在主流政治中受到相當的重視——新芬黨的政策越來越受到主流評論的認可。

    因此,我們在歷來最最敵視新芬黨的《愛爾蘭獨立報(Irish Independent)》上讀到了這樣的分析:

    「在企業稅方面,科技巨頭們幾乎不用擔心。比起愛爾蘭的左翼政黨,新芬黨現在更像統一黨和共和黨……」

    在歐盟政策方面,新芬黨已經面目全非,直到最近,該黨還將歐盟視為新自由主義的軍事陰謀,並發起運動反對每項歐盟條約。人們不再擔心該黨會反對歐盟法律。

    我們在《愛爾蘭時報(Irish Times)》上讀到:

    「亞當斯曾在1979年說過一句名言⋯⋯『該黨反對大財團、跨國企業⋯⋯反對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的一切形式和一切表現』,但最近該黨卻開始向企業示好——該黨領袖麥克唐納最近前往硅谷,在愛爾蘭商業和雇主聯會(Ibec)發表演講,該黨高層人士也越來越多地與商界領袖會面」。

    同一篇文章還告訴我們:

    「都柏林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UCD)的法雷爾(David Farrell)教授稱,『新芬黨執政後不會像許多人想象的那樣激進……』新芬黨近來一直在緩和部分政策立場,並有可能在組建聯合政府的討論中對其他政策立場做出妥協。」

    類似這樣的文章並不少見。當然你可以説,這些媒體試圖削弱新芬黨在工人階級和年輕人中的影響力,因為這些群體希望看到新芬黨採取更激進、更左而非更右的立場。

    但事實上,新芬黨正在向右轉,而這正是新芬黨自己試圖表達出來的形象。因此,有人引述多爾蒂(Pearse Doherty)的話,堅稱:「新芬黨是親商的」,「沒有希望看到新芬黨的激進計劃的人會樂見商業受到懲罰」。

    他還表示,新芬黨會達至財政「收支平衡」,這與其餘兩個主要競爭政黨的新自由主義論調如出一轍。

    當然,統一黨和共和黨這兩個競爭對手任然是「特權精英」的首選,統一黨和共和黨的政客們當然也很「憎恨和鄙視」新芬黨;但這與新芬黨被視為對愛爾蘭資本主義當權派利益的威脅的關係越來越小,而越來越是出於新芬黨被視為競逐成為愛爾蘭資本主義當權派利益代表的競爭對手——這會犧牲統一黨和共和黨,尤其是他們黨的民選代表。

    聯合政府其實不是主要問題

    現在,人民先於利潤黨並不是沒有意識到新芬黨向右轉;它承認這一轉變——只是似乎不願意接受這對建立真正左翼政府的意味。而這種抗拒是人民先於利潤黨認為新芬黨比現實更激進這一更根本錯覺的副產物。而這與人民先於利潤黨錯誤地高估愛爾蘭民族主義的進步性有關。

    這從人民先於利潤黨過分強調新芬黨願意與統一黨和共和黨聯合的問題上就可以看出來。這一點絕對是重要的,應該予以強調,以揭露新芬黨實際上希望成為資本主義建制的一部分,而非想推翻它。當然,要求新芬黨抵制此類聯合政府交易是正確的。然而,從人民先於利潤黨的分析中我們可以得出這樣的推論,即這類協議的危險在於它們會扼殺或阻礙新芬黨實施激進變革,也就是只要有機會的話新芬黨就會實施激進變革。例如,人民先於利潤黨說:

    這些右翼政黨代表著富人和特權階層的利益,因此只有加入新芬黨領導的聯盟,才能將該黨培養成愛爾蘭政治建制的一部分。

    不幸的是,北愛爾蘭最近的經驗說明瞭這一點。從 2007 年到 2020 年,新芬黨一直與民主統一黨聯合執政。在此期間,他們實施了緊縮政策,並支持減少對富人徵收公司稅的措施……毫無疑問,如果共和黨與新芬黨聯合執政,也會產生類似的保守結果。」

    雖然這部分是對的,但實際上這並不是主要問題。新芬黨樂於與這些右翼政黨合作和妥協,這說明瞭新芬黨本身的一些問題:從根本上說,新芬黨的政治綱領和方針,比起反資本主義政黨和社會主義政黨,更接近於這些資產階級政黨(尤其是共和黨)。民主統一黨並沒有強迫新芬黨實施緊縮政策,而是新芬黨自願這樣做的。

    任何期望新芬黨會實行激進變革的人都會大失所望。事實上,新芬黨近來一直在謹慎地淡化自身立場,這也是其策略的一部分,以確保其言論和行動能在選舉中取得好成績,同時也確保人們對其所要實現的目標期望不會過高。例如,新芬黨的住房政策是在五年內提供10萬套公共住房。這與過去的政策相比有所改進,但現任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也承認,這與需要的25萬套住房相比仍有相當大的差距,而且即使是這一數字也要依靠私人承包商來建造,但私人承包商遠不能保證一定能建造出住房。

    並非激進政黨

    同樣,人民先於利潤黨並非沒有看到新芬黨的這一點。他們的小冊子指出:「新芬黨的政策是保持作為主要支柱的愛爾蘭避稅港地位不變」(這與左翼或社會主義政策之間,存在的並不是一個小區別)。然而,人民先於利潤黨一貫以來對新芬黨在準備執政過程中的每一次轉向都感到驚訝和驚愕——最近的一次是新芬黨宣佈不會讓愛爾蘭國防軍退出歐盟和北約的軍事架構,比如歐盟的共同防務項目永久合作架構(Pesco)和北約的和平夥伴關係計劃。

    人民先於利潤黨的分析看似前後不一,部分原因在於它認為「新芬黨的核心存在矛盾」,稱其源於新芬黨試圖「橫跨不同選區和不同階層,避免採取會疏遠部分支持者的明確立場」。

    新芬黨試圖贏得那些尋求激進變革者(工人和年輕人)和那些尋求溫和變革者(一些企業、老闆和富人)的支持。這兩者之間當然存在矛盾,因為同一種政策無法同時滿足這兩種需求。但人民先於利潤黨誇大了這一矛盾,而無論如何,這種矛盾情形並不是新芬黨所獨有的。雖然新芬黨試圖在工人階級的利益和剝削他們的制度之間尋求平衡,但毫無疑問,新芬黨最終會站在資產階級那一邊。儘管如此,人民先於利潤黨仍對其抱有一絲希望,他們寫道:

    「然而,即使在向中間靠攏的同時,該黨(新芬黨)有時也會向左傾斜。它在『生活費用聯盟』(COLC)中發揮著積極作用,並幫助動員成千上萬的人走上街頭⋯⋯

    所有這些都意味著,雖然新芬黨可以成為工人階級期望的載體,但其內部矛盾意味著他們將不斷試圖淡化這些期望。他們不會推動自下而上的人民力量,而是呼籲要等待政府變革。然而,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原因有二。勞動人民越是保持被動,去政治化和右翼虛偽就會越嚴重。此外,如果新芬黨現在採取溫和的左翼策略,那麼它在執政時就有可能屈服於資本主義的壓力。」

    整個分析都是不準確的,首先,人民先於利潤黨將「動員數千人上街」的功勞歸功於新芬黨。新芬黨現是最主要的反對黨、有最多的國會議員、可能有最多的活躍黨員、擁有最多的財政資源,而且兩年來在民意調查中一直處於領先地位。但令人震驚的是,新芬黨卻很少願意以這種方式利用其資源和影響力。他們最多只是在住房和生活費用等某些問題上對自己的成員進行象徵性的動員,除此之外幾乎沒有其他行動。從歷史上看,新芬黨從來都不是以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的群眾鬥爭為基礎的;事實上,每當這種鬥爭從下往上發展時,如南愛爾蘭的反收水費和爭取墮胎權運動進行時,新芬黨都會顯得非常無力。

    從這個意義上講,人民先於利潤黨完全錯了:新芬黨不可能成為「工人階級願望的載體」,因為這些願望只能通過鬥爭來實現。但人民先於利潤黨也承認這一點(否認了其之前關於「生活費用聯盟」的立場),正確地指出新芬黨傾向人們引導向選舉,而不是積極鬥爭。人民先於利潤黨強調這是一個「嚴重錯誤」,並有利於那些寧願看到工人階級不參與、被孤立的勢力。然而,人民先於利潤黨沒有看到的是,新芬黨正是這些勢力中的一員,這絕非無心之失,而是新芬黨經過深思熟慮後所做出的戰略決策。

    同樣,人民先於利潤黨也沒有看到,問題並不在於新芬黨很有可能「在執政時屈服於資本主義的壓力」,其「溫和左翼策略」就是對這一點的警告;而是其溫和左翼策略是他們早已屈服於資本主義壓力的證據。理解這一點至關重要,用來瞭解如何提出和處理左翼政府問題。

    並非左翼政府

    所有這一切導致了人民先於利潤黨對於左翼政府應該或將要做什麼的概述,與它對新芬黨領導的「左翼政府」前景的關注之間出現了奇特的脫節。

    例如,人民先於利潤黨所描述的左翼政府的一些內容就值得注意:一系列支持工人的政策,包括對財富和利潤徵稅、對公共服務進行大規模投資以及一些國有化;不可避免地與資本主義國家機器、金融機構和歐盟對抗;需要持續不斷地大規模動員「人民力量」,包括可能組建「人民議會」——一種以激進民主方式替代資本主義國家的雛形。其中許多內容都值得稱贊,事實上,這也是人民先於利潤黨自身立場的改進,以前人民先於利潤黨很少以這種方式闡述其自身的立場。

    這本身很好,但所有這一切也使得它對新芬黨的關注更加前後不一。新芬黨不僅沒有表示贊成這種激進方案,而且還多次明確表示反對任何類似的激進方案。然而,人民先於利潤黨卻徬彿現實並非如此一樣,繼續談論並主張由新芬黨領導的左翼政府。

    這也與人民先於利潤黨的不連貫有關,這表現在它更多地將左翼政府的潛在可能描繪為遠不如上述般激進。包括這本小冊子的部分內容在內,他們提出的左翼政府給人的印象往往只是不排除了統一黨和共和黨、並且實施一些改良的任何政府而已。毫無疑問,新芬黨是最有可能組建此類政府的黨派,但除了新芬黨自身的溫和方案佔主導地位外,這政府還很有可能會包含工黨、社民黨和綠黨的某種組合。在這種情況下,雖然這會在表面上相比統一黨、共和黨更為左傾,但它並不是一個能以任何方式挑戰資本主義或從根本上改善工人和年輕人生活的左翼政府。因此,像人民先於利潤黨傾向於做的這樣,將如此前情況稱作「左翼政府」是很有問題的。

    耍戰術手段

    在概述了對新芬黨和左翼政府潛力的立場後,人民先於利潤黨將其立場總結如下:

    「雖然我們不相信新芬黨能貫徹地推行左翼計劃,但‘人民先於利潤’認識到,許多勞動人民目前依舊將其視為實現其願望的工具;所以我們在選舉前承諾,如果麥克唐納願意領導一個不包括共和黨或統一黨的政府,我們將投票選舉她為愛爾蘭總理⋯⋯」

    這一立場類似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所提出的立場。如果一個排除共和黨或統一黨的政府需要投票來上台,身為社會主義者的議員可以在不支持該政府的情況下從內部或外部促進這一過程。 這樣,新芬黨的政府可以在實踐中受到考驗,同時真正的左翼替代方案將在反對派中建立起來:在眾議院內部,身為社會主義者的議員將投票支持符合工人階級利益的政策,反對那些反對工人階級利益的政策;在國會之外,他們將在工作場所、社區、大學和學校組織鬥爭。毫無疑問,即使新芬黨領導的政府在短期內在某些領域實施了一些改進,資本主義制度的內在邏輯仍舊決定了它恢復對工人階級的攻擊只是時間問題。

    但人民先於利潤黨進一步寫道:

    「我們進一步公開聲明,我們希望參與這樣一個左翼政府,它可以使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好,並真正代表對舊的共和黨-統一黨主導的現狀的改變⋯⋯我們將充分參與政府,但這樣的政府必須願意打破資本主義規則,衝破富人的枷鎖,鼓勵工人反對牟利制度的鬥爭。

    如果我們的議員當選,我們將與新芬黨討論組建沒有那兩個右翼政黨的左翼政府。我們知道他們自己的許多支持者都支持這一點,新芬黨應該承受壓力來信守諾言。」

    這裡人民先於利潤黨可能會去犯我們上篇文章中警告過的錯誤:出於戰術原因做出了無法兌現的承諾,這既可能在選舉前削弱自己,又可能在選舉後遭到反噬。於是人民先於利潤黨再次將新芬黨領導的、沒有共和黨或統一黨的政府(有可能),和挑戰資本主義的新芬黨政府(不可能)混為一談。他們對新芬黨產生了幻想,但新芬黨政府只會誤導工人階級,這顯然不符合工人階級或社會主義者的利益。這種幻想所帶來的士氣低落不僅有利於右翼建制派,更有利於極右翼的邪惡勢力。

    有效方法

    下次選舉後,人民先於利潤黨希望與新芬黨就組建「左翼政府」進行談判——的確他們希望在選舉前就與新芬黨討論此事。但他們並沒有告訴我們具體將會談判什麼。這很奇怪,因為這本小冊子被宣傳為對於人民先於利潤黨立場的闡述。然而,人民先於利潤黨對於加入新芬黨政府可能提出的要求和「紅線」則更加謹慎——它過去曾提到過這些,而這也是人們想知道的。

    然而,無論人民先於利潤黨提出什麼意見,新芬黨都可以通過些許讓步使人民先於利潤黨的要求顯得不合理,並將在綱領上無法達成共識的責任歸咎於他們,使得人民先於利潤黨希望的破滅。這是因為人民先於利潤黨追求並不存在的左翼政府前景;那麼人民先於利潤黨是準備好了抵抗來自新芬黨和其他政黨、媒體,甚至自己的支持者和選民的壓力,還是準備好了妥協呢?當然他們根本就不應該這樣妥協,因為參與資產階級政府不會給左翼帶來任何好處。但如果這樣,那為什麼還要費心去入場呢?

    毫無疑問,工人階級和年輕人確實渴望擺脫共和黨和統一黨。社會主義者必須能積極參與到這一積極進程中去——解釋如何實現這個目標,它的局限在哪裡,以及我們真正需要什麼。我們可以有技巧、有效地讓仍對新芬黨抱有信心的工人和年輕人越過新芬黨、進一步左轉,而不需要人民先於利潤黨矯揉造作、終究誤導大眾且弄巧成拙的戰術手段。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