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0日
More

    中國:南北俱澇 氣候危機進一步惡化

    李甬 中國勞工論壇

    在七月份,華北京津冀地區遭受罕見的暴雨侵襲,造成至少近百人死亡及失蹤,財產損失超過一千億元人民幣。而在僅僅一個多月後的9月初,南方福建、廣東及港澳再一次迎來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雨災害。這顯示了全球氣候危機所造成的災難正以明顯的速度急速惡化。

    暴雨起因是颱風「海葵」登陸後的雲團所致。暴雨除了在香港和澳門造成了前所未見的災害,在廣州、東莞、深圳等地亦造成了嚴重災害。氣象學者形容,這次是暴雨相當於「在兩小時內,將400瓶500毫升的瓶裝水倒在1平方米的玻璃上」。深圳的降雨量打破自1952年有紀錄以來的最高紀錄,市內多個地區積水甚至淹沒到腰部,羅湖火車站全被泡在水里,市內幾乎所有隧道都被淹沒,部分地區水流甚至湍急得衝走路上的車輛。

    突然排洪

    深圳水庫在8號凌晨排洪,但僅僅在事前45分鐘才通報香港政府,內地民眾更是被蒙在鼓裡,深圳市應急管理局更是在排洪前2分鐘才通知民眾。在《深圳晚報》官方微博的留言中,可以看到大量民眾被困求救的訊息。

    而直到8日上午近9時,深圳市政府才發出通知,稱「羅湖區企事業單位和居住在羅湖區的居民停工一天」。但事實上大部分民眾在這份姍姍來遲的通知公佈前,已不得不想方設法涉水上班,而當時雨尚且仍未完全停下。加上受災被淹導致交通中斷的並非僅僅羅湖一區,深圳市內,乃至廣州、東莞、佛山、珠海等地都受災嚴重。但這些地方基本都沒有任何停工的決定,甚至根本沒有制定過極端情況下的停工機制,可見在中國內地,對勞工權利乃至基本安全的保障是何等缺乏。

    事實上,在更早之前的7月底,台風「杜蘇芮」就已在福建造成了一場88萬人受災的暴雨,而在9月「海葵」暴雨侵襲廣東前兩天,福建就已再次先首其害。9月5日福建福州市的降雨量就突破了紀錄。福建有598座水庫需要排洪,造成福州、福清、泉州多處出現洪災。中共的水庫為了爭取最大的發電效率,在平日往往盡可能保持在高水位以維持高水壓推動渦輪。在這種「重蓄輕排」的策略下,根本不會考慮民眾的安全,造成水庫的防災能力大打折扣,一旦暴雨來襲很容易就要排洪,令下遊民眾雪上加霜。

    這次暴雨在福建令147個鄉鎮受災,多條農村交通甚至通訊中斷。有災民表示,農村地區的水災根本無人關注,在一個多月以來,接二連三的災害下,災民都沒有得到政府救助,因而對政府感到失望和憤怒。

    這一次的暴雨,連繫到一個多月前華北京津冀洪災,更進一步的證明瞭氣候危機正在為中國乃至全世界帶來一場又一場的災難。在2011年夏季,中國每月發生六到八次洪災。而據綠色和平組織稱,2022年7月發生了130 多起洪災,8月則發生了82起。隨著地球溫度的升高,颱風及與其關的暴雨變得愈來愈強,一個又一個的氣象紀錄被打破。平均氣溫每升高1攝氏度,大氣就會吸收多7%水分。而在最近兩次颱風登陸時,中國周邊海域的水溫都高達30度以上。然而資本主義中共政權對此卻毫無作為,甚至還在加速建設新的煤電站,習近平政權更擔心民眾對氣候危機的意識提高,進而引發民眾的國際意識,令「維穩」更為困難,並嚴防國內抗議極端天氣的活動與全球氣候運動中的「外國勢力」相互聯繫。

    全球氣候危機惡化

    全球氣候危機正在惡化。本年7月3日是全球有紀錄以來最熱的一天。在9月份的首十天里,四大洲的十個國家遭受了的雨災和洪災。沙漠國家利比亞東部城市卻在洪水中被摧毀,造成至少一萬人失蹤。倫敦帝國學院氣候變化研究所稱,現時氣候危機已進入到了不可逆的階段。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必須在2030年前減少約21%,在2035年前減少約35%,才能使平均氣溫升幅保持在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2攝氏度內的水平──而這是災難性的水平。但是,各資本主義大國的政府之罪惡政策意味著目前根本不可能實現這些減排目標。我們迫切需要一個國際性的,以工人階級為基礎的氣候行動,將主要經濟部門,特別是能源部門置於工人民主管理控制下,立即推動綠色能源的全面轉型。基層工人組織起來鬥爭是唯一能夠阻止氣候災難,也是唯一能改變這一切、推翻資本主義和獨裁專制、輓救人類自身的力量。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