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0日
More

    中國:廢除戶籍制度——為醫療、教育和養老金而戰!

    朱䴉 中國勞工論壇

    8月,浙江和江蘇兩省宣佈有限度放寬戶籍限制。這一「改革」的背後是嚴重經濟危機的影響,尤其是房地產市場的崩潰,地方政府擔心沒有「接盤俠」來支撐高企的房價。戶口意味著制度性歧視,而戶口制一直是中國資本主義發展的重要支柱。

    現代中國城鄉分裂的戶籍制度的正式起點是1958年1月。當時劃分了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主要是為了限制人口的流動,這是史太林主義的毛政權的人口控制政策之一。

    復辟資本主義的工具

    而在80 年代,戶口制度成為中共政權復辟資本主義的重要工具。雖然對農民進城的控制不像以前那麼嚴格,但它仍然主張「離土不離鄉,進廠不進城」。這有利於為新的資本主義迅速創造大量廉價勞動力。

    這些農民工沒有永久的根基或權利,適合中共內部和同時發展起來的新資產階級進行超級剝削,他們在城市中需要面臨極為嚴格的限制和各種歧視(尤其是在大城市中),被迫住在髒亂的宿舍、老舊的城中村、棚戶區,農民工作為廉價勞動力進入城市,為了得到工作,往往必須接受更低的工資,被迫向雇主做出更多的讓步,勞動也得不到任何的保障。

    來源於2015年「中國綜合社會調查」的數據指出,65.93%的農民工都沒有簽訂任何的勞動合同,22.54%都沒有固定的工作,只能打一些零工、散工。

    不僅是農民,外省的工人也普遍缺乏住房、子女教育和醫療的保障,由於戶籍的限制和貧困,他們的子女在工作地上學的機會渺茫,造成了大量的留守兒童。直到今天這個數字也依然龐大,我們可以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2020年中國兒童人口狀況」的報告中看到,農村留守兒童的數量為4177萬,城鎮留守兒童的數量則為2516萬,佔中國總兒童數量的22.48%。留守兒童不僅要面臨生活中父母的缺位,由此可能造成嚴重的心理問題,所接受的教育質量也令人擔憂。

    以青山村學校為例,這裡的學生總數不超過60人,其中54人都是留守兒童,包括校長在內的教師共7人,他們的專業化水平低下,甚至滿足不了基本的教育需求,學校沒有英語課,因為沒有教師會英語,但英語又關係到學生們的升學。

    「應試候鳥」

    而與青山村留守兒童的困斃相反的卻是一群「應試候鳥」,這些學生在教育資源集中的地區就讀,然後遷徙回那些錄取分數線較低的地區進行考試。7月14日,西安公佈中考成績之後,有人懷疑該市10萬名考生中有多達4萬名為「回流生」(在其他省份接受教育,而到西安參加考試),隨後西安教育部門聲稱實際人數是3608名,但這並沒有平息當地學生家長的怒火,他們對此進行了抗議,不滿當地學生的教育資源被剝奪。

    雖然中共在2014年《關於進一步推進戶籍制度改革的意見》中就提出「建立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到2016年絕大部分省市也都已出台政策取消了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的劃分,但據2013年改革前夕衛計委的調查報告統計74%農村流動人口不願意放棄農村戶籍,在表明願意落戶城市的農民中,僅有32%願意落戶中小城市,35%的人不願意交回承包地。究其原因在於,地域之間的戶籍差異所帶來的福利差距已經到了極其嚴重的地步,中小城市的公共福利根本比不上大城市,甚至比起農村也好不了多少,進城打工拼搏也很難買上房子。

    落戶居住證

    可是多數人想要落戶的大城市又門戶緊閉,像2023年落戶上海最普通的居轉民就需要持有上海居住證(戶口在各項福利上都要比居住證優先)滿7年,同時參加上海的社保滿7年,若無中級職稱則需要在過去四年內有36個月繳納的社保達到基數的兩倍,按2023年上半年的標準來算,每個月就需要繳納2171元,雇主則需要繳納5615.6-5896.8元,很多老闆根本就不願意給普通員工繳納這麼高的社保。在此次江蘇、浙江的改革中我們可以看到相同的情況,雖然南京、杭州這種特大城市號稱做出了改變,但這些舉措是極其有限的,市區的落戶依舊面臨著嚴格的限制,說到底所謂的放寬政策只是歡迎高學歷人士和富人落戶,但對持有二等戶口的60%人口來說,這些改革並未給他們的生活帶來大的改變。

    貧富懸殊是資本主義的通病,但中國的資本主義專制下的戶籍制度加劇了教育不公和貧富差距。我們社會主義者主張必須要將其徹底廢除,僅僅是從形式上廢除是完全沒有意義的。在經濟日益癱瘓的影響下,中共政權正在浙江、江蘇等地實驗局部地方改革或放寬戶口規定,但這實際上只是一種維持歧視性戶口制度的小修改,遠遠不是廢除戶口制度。要求廢除戶籍制度即是意味著要求建立起不以區域或階級劃分的社會保障、不受歧視的全民教育和免費醫療,而想要做到這一點依靠資本主義制度是不現實的。中共的地方財政已經陷入了巨大的虧空,而房地產泡沫的破滅和人口危機使這一問題更加嚴重,中國社科院預測養老金的結餘將在2035年耗盡,醫療、教育和社會服務的成本將會繼續增加,資產階級控制下的企業不願承擔更多的成本。這就是為什麼城市和地方政府的中共官員普遍反對戶口改革,在資本主義下他們既不願也無能,這注定了任何訴諸於資產階級自行改良的幻想都是泡影。

    廢除戶口制度!

    想要廢除戶口制度和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福利,就需要大規模擴大公共福利,建立無產階級的福利體制,而只有用工人民主控制的計劃經濟,來取代資產階級肆意攫取利潤所造成的無計劃無政府經濟狀況,才能真正做到這一點。為了我們的醫療、教育和養老金,我們需要團結起來終結戶口制度並推翻資本主義暴政!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