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1日
More

    台灣:房產泡沫響警號 藍綠白無法解決住房危機

    蘇學嶺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

    蔡政府執政八年全無解決住屋危機。房屋交易量下降遠不代表基層民眾的住房危機得到緩解。台灣在2023年的房價所得比高達20.1,這意味著不吃不喝20年還不見得能買房,這也使得許多人轉而租屋,但租屋市場一樣惡劣,2023年8月租金指數高達104.16,這已經是連25個月上漲,創下有史以來的新高。在黑市佔9成的台灣租屋市場中,租戶皆受到房東要脅不能檢舉其逃漏稅,因而不敢申請租金補貼,因為那同時意味著揭露房東謊報房屋用途。這正是為什麼政府根本發不完補貼金。遑論政府補貼預算就算用罄,最終多因漲租而落入房東口袋。

    儘管今年民進黨政府通過平均地權條例修法及「囤房稅2.0」,那也只是小修小補,都市改革組織和許多民眾詬病根本難以迫使囤房戶釋出空屋。隨後民進黨政府再向炒房者鬆動,宣布平均地權條例不限制修法前預售屋轉售。回顧蔡英文2016年上任時提出社會住宅8年興建20萬戶的承諾,至今只達6成,其中甚至包含政府貼錢給房東和不動產管理商拜託他們釋出空屋,卻未保障弱勢首先入住的假社宅。

    房產危機正進一步惡化。近期台灣爆出許多爛尾樓,從樹林「凱旋大苑」到中和「青慕淳」、從北投「泊山妍」到大同「嘉源埕驛」——這些只是冰山一角,還有更多預售屋已經或即將爛尾。爛尾樓的原因不只是個別建商的財務危機、也不只是房地產業一時的景氣,而是整個房市走入低迷及住房民生惡況。

    預售屋制度本身就是建商利用購屋款和銀行貸款博弈的遊戲,當繼續興建房屋無利可圖,建商就準備捲款擺爛。儘管政府提出預售案管制,如購屋收入交由銀行管理等,但這都不妨礙建商找藉口違約停工。政府最終維護的是建商的資本利益,將不願也無能挑戰那些惡性倒閉的炒房子公司背後的大財團老闆和股東。

    許多親建商的媒體將爛尾樓原因歸咎於小型建商周轉不靈,淡化房市危機的深度與廣度,以便維持房市信心推銷房屋。但實際上台灣今年8月實際成屋交易僅約10.2萬棟,來到近7年新低。台灣情況只是全球資本主義危機一環,從中國恆大倒閉到碧桂園的實質破產,及至當前從澳洲到馬來西亞等國的爛尾樓現象早已在世界各國蔓延。

    民眾對住房危機的憤怒,反映在今年7月由資產階級政客黃國昌等人舉辦的集會,該集會主要訴求包含所謂「居住正義」,並且有約2萬人參加,其中青年約占8成,國際社會主義道路也參與其中,提出「充公現存150萬間空屋/實現公共住宅不靠藍綠白財團專制」等訴求,並贏得許多支持。

    黃國昌只是民粹政客,利用民生議題撈取支持,並不會真正反對房屋危機背後的資本主義制度。因此該集會主辦方並未提出清晰訴求,甚至邀請藍綠白總統候選人上台欺騙。侯友宜所謂的「拚社宅」,只是劃設少得可憐的社福用地,並寄望建商會把餘屋用作社宅;而柯文哲稱租金要補貼房客,但在缺乏租金管制的條件下,房東總能暗中漲租,因此租金補貼根本不會起到作用。未出席該集會的賴清德先前卻稱「房價正在降」,完全無視住房天價。——藍綠白皆代表財團利益,無論誰執政都將為建商利益護航。如今五年內新屋空屋率高達近兩成,他們卻還維護建商推案賣樓的制度,且基層民眾生活負擔日益沈重,建商不斷推案炒房只會加速迎來更嚴重的爛尾潮。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要求建商賠償爛尾樓受害者中的普通勞工和中產者,但這須要公有化建築業及金融業,由產業勞工與居民共同民主管理。只要資本還是由財團私有,資本主義政府並不可能有法律、措施阻止盜款爛尾與逃稅投機。我們主張向徵收富人稅,將錢用於大量建設社會住宅。此外,全台有約80萬間空屋,如果全部收歸公有,民主分配予所有基層民眾,能立即大幅解決基層迫切的住房困境。這些政策都會威脅到建商利益,因此也需要通過民主公有制打破其經濟控制。為此,勞動群眾需要團結起來鬥爭,為解決住屋危機而挑戰整個資本主義制度。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