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0日
More

    中國與加沙戰爭

    馬克思主義者/國際社會主義道路的立場

    中國勞工論壇

    以色列發動的戰爭:巴勒斯坦人遭受前所未有的恐怖!

    每10分鐘就有一名巴勒斯坦兒童在以色列的戰爭中被殺害!加沙是一個缺水缺糧缺電缺藥、毫無遮掩的屠場。這場戰爭中喪生的巴勒斯坦平民,比以往任何一場以色列發動的戰爭都要多——頭6週的死亡人數就已經超過1.1萬。這已經比俄羅斯殘酷入侵烏克蘭20個月以來,被俄方殺害的烏克蘭平民還要多。然而,那些稱普京為「惡魔」和「戰犯」的西方政府,卻聲稱內塔尼亞胡的戰爭是「合法」地在打擊「恐怖主義」。世界各地數百萬人走上街頭抗議本國政府的共謀。在倫敦等一些城市,上街抗議的人數更是打破了記錄。

    10月7日,右翼伊斯蘭組織「哈馬斯」襲擊以色列。這是一場殘暴的襲擊,造成的平民(不僅有猶太人,還有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和移民)死亡人數高於以色列歷史上一切衝突。內塔尼亞胡及其西方盟友虛偽地以此為藉口,展開對於加沙巴勒斯坦人的屠殺。這與2014年昆明發生的「中國911」事件有相似之處,當時維吾爾人恐怖分子組織斬殺了手無寸鐵的平民。習近平借機對維吾爾人實行最高度的鎮壓,並建造了350多個集中營(見下頁)。就像我們對維吾爾人那樣,馬克思主義者全心全意聲援巴勒斯坦群眾,共同抵抗佔領和戰爭。但我們警告,哈馬斯等組織的反動手段、意識形態和政策永遠無法帶來勝利。

    習近平並非和平使者

    中國獨裁者習近平希望打擊美國利益,從加沙戰爭中獲得外交和地緣政治利益。為此,北京沿用了它在烏克蘭戰爭中的做法,奉行「反西方的中立」政策。這不是真正的中立,也不是真誠地努力斡旋達成和平。這是中共資本主義政權虛偽的「外交言辭」的又一例證,帝國主義列強用模糊的非暴力言辭來粉飾自己的真實目的——政治權力和經濟控制。正如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台灣的同志最近在反對加沙戰爭的抗議中,在旗幟上所寫:「美帝=戰爭機器,中帝=和平騙子,打倒帝國統治才有和平!」

    有理由相信,中國在中東比在烏克蘭問題上更有空間施展反美外交。烏克蘭戰爭是歐洲自 1945年以來最大規模的戰爭,使習近平政權在全球範圍遭遇重大挫折:失去了歐洲市場、北約歷史性擴張,以及拜登的全球反中聯盟在政治上得勢。但由於以色列對加沙的屠殺,美國或將是當中最大的輸家——現在已經是了。世界各地的群眾正確地將拜登視為戰爭的推手。如果內塔尼亞胡挑起地區戰爭,情況將更加嚴重。目前,習近平政權希望自己在美國進一步損傷自己的全球領導地位之時作壁上觀。他見到了冷戰的力量平衡倒向中國的機會。但這種策略也充滿危險。更廣泛的地區戰爭對中國帝國主義來說將是災難性的,因為中國帝國主義需要「穩定」來獲取利潤並擴大其金融實力。隨著拜登在國內外的支持度一沉不起,在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後北京恐將面臨更難應付的對手。

    中國帝國主義

    資本主義在20世紀80年代在中國復辟,當時的斯大林主義「中共」獨裁政權放棄了計劃經濟。30年的資本主義快速擴張使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帝國主義國家。正如列寧的分析所預測,這是不可避免的結果。中國帝國主義不是舊帝國主義的翻版。但美帝國主義也並非完全複刻歐洲的先行者:美國的全球統治是建立在華爾街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間接控制之上,而不是通過正式的殖民地和軍事佔領。中國的銀行通過「一帶一路」倡議,與150多個國家達成「雙贏」協議,為大型項目提供融資。但對許多人來說,這已成為債務陷阱、加强中國的經濟控制。

    中美冷戰來到中東

    中、美這兩個經濟及軍事上最大的帝國主義強權,陷入了日益緊張的殊死權力爭鬥。新冷戰的核心在於當上老大。美國自1945年以來一直是世界主要的超級大國,但近年來不斷失勢(特別是在中東)。美國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的戰爭以及美國對以色列殘酷佔領的支持,嚴重損害了美國在阿拉伯世界及其他地區的形象。中國資本主義雖然尚未有與美國平起平坐的實力,但被視為華盛頓唯一真正的全球挑戰者。過去30年的相互經濟融合——一度被人稱為「中美國(Chimerica)」——現已經轉變為中、美相互對抗。俄羅斯在2022年入侵烏克蘭加速了這一進程,軍事建設大規模升級,兩個敵對的帝國主義集團形成。以色列最近對巴勒斯坦人發動的戰爭,他們「沒有計劃」也沒有明確的方向,恐將冷戰爭鬥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並在某些方面對北京有利。

    拜登政府希望依靠北京向伊朗(屬中國陣營的一員)施加壓力,要求不要將局勢進一步升級、或反擊以色列的侵略(比如透過黎巴嫩真主黨等親伊組織)。但要進行外交上合作,美國能提供什麽給北京作為交換?美國無法撤銷其針對中國的技術和貿易制裁、反中聯盟建設或其他冷戰措施。習近平在加沙采取在烏克蘭問題上同樣的「反西方的中立」。他希望利用以色列戰機轟炸加沙,以挫傷拜登地位來贏得外交地位。但如果以色列的行動引發更大規模的中東戰爭,習近平政權也面臨蒙受重大損失的風險。

    中國與全球南方

    新冷戰使中國經濟損失慘重。為制衡美國,中共正在增強其在所謂「全球南方」(非洲、亞洲、中東和拉丁美洲)的影響力和經濟聯繫。中國現在與這些經濟體的貿易額超過了與所有西方「民主」國家的貿易額。習近平希望在該地區建立聯盟網絡,以反擊以美國為首的、更富裕的帝國主義集團,並欣然拉攏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等其他獨裁統治下的國家。北京模糊、和平主義式的親巴勒斯坦路線,旨在贏得阿拉伯國家資本和「全球南方」國家的支持,但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造成民族壓迫、佔領和戰爭的經濟制度。習近平主張的是一個資本主義的中東,但是這樣的資本主義中東要與中國息息相關。

    中國在新疆的恐怖統治

    習近平的獨裁政權在穆斯林占多數的新疆犯下了「反人類罪」。就連聯合國也這麼說。對習近平來說,內塔尼亞胡入侵加沙讓全球的焦點不再集中在他迫害1000萬維吾爾人上,這讓他鬆了一口氣。中國政府使用被謊稱為「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的大規模集中營來監禁、折磨、摧殘多達200萬維吾爾族男女。等待中國財政與外交支持的阿拉伯政權從未抗議新疆穆斯林同胞遭受的大規模鎮壓。大部分親資的流亡維吾爾人團體與以色列站在一起,拒絕支持巴勒斯坦人,因為他們錯誤地尋求美帝國主義的支持來反對北京。

    社會主義者與以色列/巴勒斯坦問題

    哈馬斯領導人的預料到內塔尼亞胡會將加沙變成人間煉獄來回應10月7日屠殺,然而他們在沒有進行任何民主討論或受到問責監督的情況下就發動這一行動,他們認爲這是正確的策略,以為這樣能煞停沙特阿拉伯獨裁政權等阿拉伯國家追求的與以色列「關係正常化」進程。這與1987年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義(Intifada)中的戰鬥傳統和方法(建立民選的人民委員會,進行群眾鬥爭)大相徑庭。

    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及其在以色列-巴勒斯坦的支持者主張為民族和社會解放進行民主、廣泛的鬥爭,並在勞工運動中建立國際團結。真正的政治解決方案,不能通過與該地區各政權(多為專制)或任何帝國主義陣營交易來實現,而只能通過鬥爭反對他們及其政策來實現——正是他們的這些政策帶來了血腥屠殺。我們為建立民主社會主義的巴勒斯坦(一個享有完全平等權利的國家)以及民主、社會主義的以色列(少數族裔享有完全平等的權利),作為該區社會主義邦聯的一部分而鬥爭。在災難性的資本主義民族主義政治的背景下,有必要改變議程,在民族邊界的兩方都將國際主義、階級與社會主義鬥爭放在首位。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