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5日
More

    湖北襄陽健橋醫院——資本主義食嬰獸

    朱鹮 中國勞工論壇

    11月6日,微博名為「上官正義」的網友公開舉報湖北襄陽健橋醫院販賣出生證明,售價9.6萬元,買證者只需提供身份信息,就能得到一份憑空捏造的證明,販子叫囂:「我犯的是死罪」,不惜冒上絞刑架的風險。

    「上官正義」原是一名打拐志願者,經過一年多的臥底潛伏,通過暗訪追蹤等方式才終於掌握證據。販賣出生證明不過是這條龐大利益鏈的下游,院長及工作人員長期同販賣嬰兒的中介合作,作假出生證明正是為了使這些灰色嬰兒的身份得以洗白,甚至醫院本身也收購、販賣嬰兒,還提供代孕服務,嬰兒尚未出生就被當作商品銷售,食嬰獸的怪影漂浮在這片天空,等不及將其血淋淋的嚼碎。

    醫院成了人口集市

    湖北襄陽的情況不是個例,廣東佛山、廣西南寧等地的醫院也遭到舉報。健橋醫院這位被中共官方譽為「最美巾幗奮鬥者」的葉有芝院長甚至早在2010、2011兩年就因為非法胎兒鑒定和引產手術被罰,更別提一名去年8月在該院生產的孕婦稱自己的胎兒在剖腹過程中因醫院過錯導致死亡,最終卻沒有被認定為醫療事故。

    在利用網絡發聲之前,「上官正義」首先去到了襄陽市衛健委求見趙旭主任被拒,兩名刑警卻不惜連夜跨省「追凶」,敲響了舉報人河南鄧州的家門。9月兩次向陝西、河北兩地舉報均不受理,向所有人證實了監管機關同它所容許的罪惡是一丘之貉。

    2018年同樣由「上官正義」參與的益陽網絡販嬰案更直白的揭示出這點,見面地點從益陽和睦佳醫院到益陽現代兒童婦女醫院,有勾結的醫院太多同時安排了兩批買家令販子直言記混了,販嬰販證恐已成為業界共識。

    除了被拐賣的嬰兒,還有相當多是父母自願出賣的,販子借著送養的名頭來掩蓋罪惡,但我們社會主義者必須考察「送養」的源頭。益陽案中出賣自己孩子的張霞表示自己因欠債離婚,無力獨自撫養兩個孩子,原想打掉孩子,卻被醫生告知孩子已成型,「想給他一條命」迫於無奈才選擇出賣孩子。首先在中國婦女實際的墮胎權已是蕩然無存,而我們再問那些整天為老齡化哭喪、一刻不停宣傳多子多福的傢伙們在哪裡?現在有一位母親想養育自己的孩子,為什麼這將使她的生活更艱難?他們當然不會回答是因為我們的社會沒有一絲一毫的家庭保障,雇主們連勞動力再生產的錢也不肯付。

    出賣孩子的利益張霞僅能得到小頭,只夠生育和補充營養的費用,其餘都被中介抽去了,中介仰仗著官僚,依靠不完善的收養法,肆無忌憚的攫取利益,合法送養孩子甚至比出賣孩子還困難,這樣的吊詭不止一次的出現在我們眼前。2013年父親李鐘祥終於找到自己的兒子小龍,「孩子離我只有7公里,卻花了14年才找到他,為什麼?因為他被‘合法化’了」,深圳惠東縣白花鎮計生辦、衛生院、村委均幫助販子辦理了虛假的證明,聽聞消息惠東縣公安局很快註銷了小龍的戶口,使他面臨不能接受義務教育和參加高考的困境,而計生部門則聲稱需要追繳超生的罰款,金額高達30多萬元。小龍被拐賣時上戶輕而易舉,使父親花光積蓄苦找14年,現在找回來了,上戶反而變得難如登天。

    過去所有被承諾解決的問題,現在再次通過健橋醫院一案重新暴露出來。在益陽案中,資本主義所造成的普遍惡劣的生存狀況使得母親不得不出賣自己的孩子;在李鐘祥案中,為資本服務的官僚從中獲利製造重重困難,使父子不能相見,直到最後還要對他們趕盡殺絕。

    解決方案

    不願意走向毀滅的人們,如今擺在我們面前只有一條路。我們不能依靠中共的司法體制來取締嬰兒販賣,因為整個行業已與中共緊密勾結,就如鐵籠女事所揭露的人口販賣事件一樣。我們需要由受害者家屬與基層醫護人員組成的獨立調查委員會,才能進行公正且透明的調查,並懲罰人口販子、院方高層和腐敗官員。

    社會主義者主張用公有醫院來代替為資本服務的私有醫院,但不是現在由官僚控制的國有醫院,而是交由醫護人員及病人代表的委員會民主監督,取締腐敗世襲的官僚系統。在中國,所有這一切要由工人階級打破一黨專政和資本主義,通過無產階級的群眾鬥爭來實現!團結起來!組織起來!社會主義革命!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