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2月23日
More

    托洛茨基:對這一時期的一些想法與左翼反對派的任務

    1931年7月28日

    1. 革命浪潮現在無可置疑。 在一些國家中,共產黨變得越來越強大。力量對比的基本發展使得策略的問題被擱置一邊,並將其放到了第二三等的位置。工人們轉向他們認爲是最不妥協的共產黨。蘇聯的經濟成就也朝同樣的方向發展,並受到重要部分的資產階級報刊所承認,這也讓工人們更加信服。
    1. 這種總體的政治狀況,儘管初看時有些自相矛盾,不僅打擊了右翼反對派,左翼反對派也受到了打擊。這就是在上一次的分析中所解釋的,奧地利(左翼反對派)的投降、在一些國家中發展緩慢、活動走弱等等。在所有地區、特殊與個人的原因之上,還有一個普遍的原因:自發的運動浪潮還未提出革命策略的問題,也還沒有徹底解決共產國際與其支部在這一新歷史階段中的矛盾立場。顯然,在這些情況下,不會僅僅隨波逐流,而是批判性地研究形勢、並有意識地提出所有策略上的問題的派別,會不可避免地受到挫折,在一段時間內,在這個派別內部會顯露出不耐煩的情緒,在個別情況下,這會表現為政治上的投降。
    1. 在一些情況下,即使有著非常壞的方針,勝利仍然是可能的。伴隨著持續並不斷加深的危機,與隨後的社會民主黨的分裂和政府的士氣低落,使得即使在台爾曼的領導層的政策下,德國共產黨也不排除會勝利。不過,很不幸,僅是不排除這種情況而已。這樣的勝利的實際概率並不高。當然如果鬥爭發展起來,左翼反對派將會作為一支規模不太大但最堅決的隊伍參加鬥爭。我認爲左翼反對派應當就這個問題現在發表一個聲明,不是公開的但是正式的聲明:例如,向德共中央委員會寫一封信,聲明在不拋棄一丁點自身立場的情況下,左翼反對派作為一個整體,並尤其是每名成員,都已經準備好將其力量交給黨調遣,以執行任何使命或任務。以這種方式做出的聲明,無論其直接效果如何,都具有著教育意義,並會在未來帶來回報。
    1. 在德國的勝利將會有著決定性的國際意義。我們説過不排除這種情況,即使有著現在的領導層。但想要勝利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德國的形勢的根本特徵在這次也是,尖銳的革命形勢與黨的力量之間的極端不相稱。在這一點上托洛茨基在他的關於德國國會選舉的小冊子《共產國際的轉變與德國局勢》中已經説到了。這個小冊子中分析的政治形勢的矛盾現在變得更加尖銳了。黨在數年間通過不合時宜的進攻削弱了自己,現在採取了實際上防守性和守株待兔的政策。現在出現了這樣完全現實的可能性:也許在半自發的力量對比發展允許德共發動一次決定性的進攻前,客觀形勢會變為對資產階級有利。
    1. 在西班牙,也存在著同樣的不匹配。在革命發展、事態對無產階級有利、佔優勢期間,共產國際讓一個又一個月流走,暴露其軟弱和破產,孕育了工聯主義,給予資產階級鞏固自身的可能性,並因此為革命準備了德國(1918-19)的結果,而非俄國的模樣。
    1. 我現在很少關注中國方面的發展,但是近年來那裡也出現的嚴重的錯誤——無視該國的現實情況,否認民主革命的任務,無視無產階級,將重心轉移到農民戰爭上——已為悲劇性的結局做好了準備。蔣介石一開始就摧毀農民的家園,而城市仍然保持平靜。他在這種情況下的勝利使共產黨人面臨可怕的滅頂之災和新的長久革命低潮時期。
    1. 蘇聯的經濟發展現在可見地進入了一個關鍵階段。五年計劃執行過程中的「雜亂無章」(按照斯大林的説法)表明瞭即使在計劃的正式框架內,也失去了分寸。然而,問題的關鍵在於是否能在經濟中的計劃元素與自發和半自發發展之間掌握必要的分寸上獲得成功,及其程度。從一開始我們就預料到,因為缺乏持續的和公開的監管,積纍著的矛盾和不匹配會在第三、第四或第五年爆發出來。現在,這一階段已經很臨近了。
    1. 根據客觀條件,我們已經進入了革命和革命戰爭的時期。在這些條件下,紅軍是個極其重要的歷史因素。在歷史的天平上,紅軍不僅可以戰勝德國法西斯主義,且更能戰勝波蘭(法西斯)。歐洲的普遍情況完全需要革命進攻。但是這特別尖銳地提出了關於麵包、肉類、馬匹、燕麥,且之後農民的情緒,還有工人階級情緒的問題。不和諧和官僚化的計劃與管理,在關鍵時刻導致了這樣一種狀況,經濟的內在可能性雖然強大,但在實際表現中卻極其虛弱。
    1. 對於一個長期的政策,我們還必須要預見到最壞的可能,特別是如果發生這變數的可能性跟現在條件般高的話。什麽是最壞的可能?德國無產階級沒有在下一時期奪權。西班牙共產黨未能及時勝任合格的工人階級的領袖的角色。資本主義得益於喘息的空間。在法西斯或「民主」或兩者之結合的形式下,資本主義擺脫了危機。誠然,資本主義無法克服衰敗的性質。但就連中國今天暫時的平定狀態,也可以作為華麗行動的展示場地。決不能事先就在理論上排除了出現新一輪工業復蘇的可能。
    1. 我們正身處的時期特徵,是資本主義滑向越來越深的危機的泥潭,而蘇聯卻實現了越來越高的增長速度。危險在於,在下一時期,世界可能在某程度上呈現出相反的景象。更具體地說:資本主義將擺脫它的危機,而在蘇聯正如斯大林在最近一次講話中所揭示的,其官僚作風的強制手段所導致的失調和矛盾將爆發出來。

    以上所説的一切自然帶有假設性。正如在經濟規劃中必須有著最大和最小的情況變數一樣,在政治預測中也必須考慮最好和最壞的情況。以上分析的是可能的最壞的情況。現實發展往往會介於最好和最壞的情況之間。儘管我們可能會擔憂,現實會更接近於最壞情況。這對於共產主義本身的發展來説意味著什麽?是一個有著嚴重內部危機、批判、驗證過去經驗、討論過去的時期。左翼反對派到目前為止做了哪些實際有效的事情?非常少。西方無產階級,即使是它的先鋒隊,甚至先鋒隊中的先鋒,有著一定數量的重要的工作和平台還沒有吸收、同化並被它自身的經驗所檢驗。在許多國家中,多年來一直存在著反對團體,這些團體有時與布爾什維克主義毫無共同之處,並僅僅是因爲同情左翼反對派而加入。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裡,我們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歸結為清洗反對派隊伍中的偶然的、異己的和真正的有害份子。為此,我們自己也犯了不少錯誤,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學習的代價。在許多個國家中,工人們沒有一窩蜂地響應左翼反對派的號召,這並不令人驚訝。當前的革命浪潮本身就是對先進工人的獎勵,並將策略問題推到了幕後。所有這些前面説到的,完全地解釋了為什麽左翼反對派,在許多情況下發現自己處於運動的主流之外。但是這應該被解釋為一個暫時的狀況。革命策略的問題會在短時間內在數個國家中被提出來,首先在德國或是西班牙會被異常尖銳地提出。(左翼)反對派過去所説過的大部分、現在好像被遺忘了的話(部分是反對派自己也忘了)將會在明天重新浮現,獲得生機,並會再一次變得極其合時。我們藉助不足夠的、原始的手段來捍衛絕對正確的思想和方法。共產國際則藉助「美國式」手法來捍衛錯誤的思想。但是長遠看來正確的思想總會獲勝。

    由此還可以得出另一個結論。我們在現階段的優勢在於正確地認識,馬克思主義的理念、正確的革命的預測。我們必須首先向無產階級的先鋒隊展示這些品質。我們首先作為宣傳家行動。我們的力量還太弱小,不足以嘗試給出所有問題的答案、介入全部每一個的衝突、在所有地方和場合提出左翼反對派的口號和回應。由於我們的弱小和許多同志的缺乏經驗,對這種普遍性的追逐往往會導致草率的結論,輕率的口號和錯誤的解決方案。如果在具體問題上採取錯誤的步驟,我們就會因為妨礙工人們理解左翼反對派的基本品質而損害我們自己。我絕不是説我們必須在工人階級的真正鬥爭中袖手旁觀。決不是這樣。先進工人只能通過生活經驗來檢驗左翼反對派在革命上的優勢,但我們必須學會選擇最重要、最迫切和最帶有原則性的問題,並在這些問題上進行鬥爭,而不是將自己消耗在瑣事和細節中。在我看來,左翼反對派現在的基本任務就在於此。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