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6月24日
More

    誰應該為河南學校火災負責?

    清風 中國勞工論壇

    1月19日晚上,河南省一所學校宿舍突發火災,至少有13名小學生死亡。有網民質問:「為什麼面對火災,孩子們逃不出來?」一名遇難學生的家長表示,晚上宿舍樓門和樓道們都被鎖上,宿舍外窗被防盜網密封起來,因此學生們無法逃生。另一名自稱是該校畢業生的網民透露,為了加強管控,學生睡覺期間宿舍會被鎖起來。該事件發生後在網上短暫地上了熱搜,隨後遭到中共的「降溫」,網民的討論也遭到審查。隨後,中國官媒發文說,要「敲響校園火災防範的警鐘」。實際上,每一次災難發生後中共都是這樣表態,但類似的悲劇仍然頻頻發生,因為這背後的根源是整個資本主義和官僚主義制度,而不是某一兩個人的失職。 

    「上級命令」

    中國學校僵化的制度一直為人所詬病。2023年12月,甘肅省發生地震,西安的一所學校學生感到強烈震感,於是下樓逃生。然而,當他們到了宿舍大門口,卻發現大門緊鎖,後面的學生不知道情況,一窩蜂堵在門口。宿舍管理員卻回應:「沒有接到上級通知,給你們導員打電話!」言下之意,即使關乎著幾十甚至幾百個學生的生命安全,宿舍管理員也要堅持等待「上級命令」。最後,其中一棟宿舍的學生動用板凳等物將大門砸開,才得以逃生,而其他的宿舍學生卻仍然被困,幸運的是,該宿舍並沒有因為地震而倒塌,所以並沒有任何學生傷亡。 

    基層的管理人員為免遭到責罰,面對突發事件時只能聽從上級指示、不敢及時作出反應,在過程中經常造成人命傷亡。作為被校方雇傭的勞動者,宿舍管理員經常面臨被克扣工資或超額勞動卻得不到報酬的情況。如果宿舍管理員違反了領導的意思,就會被校方找各種理由克扣工資。這樣一來,宿舍管理員只能謹慎地按照領導的意見來處理問題。一些基層公務員也報告說,如果平時工作的時候不聽從領導的意思,就會被「穿小鞋」。這些案例說明僵化的管理制度已經不是某個單位或者某個行業的「個別現象」,而是已經成為資本主義中國的普遍現象。在獨裁制度下沒有任何獨立工會,職場民主根本完全不存在。而中共通過各種「基層組織」無孔不入地統治社會方方面面,將中共統治模式複製在學校和職場裡。歸根結底,這與中共的專制有關,他們一味的盲從那個富豪黨的黨主席,這種態度催生了一個個「小習近平」。

    河南的火災已經不是第一次因為僵化管理導致此類悲劇發生,有網民將本次事件和烏魯木齊火災聯繫起來:「烏魯木齊大火不反思,悲劇只會一遍遍重現,最終落個受害人自救能力差,管理者無責的結果」。那場災難引發了了群眾對「清零政策」的不滿。在一些抗議活動中,以學生為主的抗議群眾意識迅速激進化,從一開始僅僅要求結束封城到後來部分抗議者反對獨裁政權。群眾把烏魯木齊火災中的受害者與本次河南學校火災的受害者和自己的經驗聯繫到一起,感同身受地體會到受害者當時絕望的情緒。一名網友說:「我們學校宿舍晚上也上鎖,如果真的出現突發情況,誰也跑不了。」 

    意識覺醒

    儘管所謂「白紙運動」並不是一場巨大的群眾運動,但是它標誌著中國群眾意識發展的一個重要轉折點。群眾越來越不再把這種人為災難視為個別單位或地方政府的問題,而是整個制度的崩壞所致。日後災難事件發生時皆會勾起群眾鬥爭的回憶。

    中國勞工論壇認為,資本主義下僵化的官僚主義管理體制只能導致悲劇再一次上演,而災難的後果最終只會由廣大工人階級來承擔。中共獨裁政權面對危機的第一反應就是殘酷的封鎖,通過把整個國家變成監獄來鉗制鬥爭。要保證廣大勞動群眾的人身安全,避免類似的事件再次發生,就必須要一個由工人階級民主得出的管理制度。工人也需要組織起獨立工會,民主地制定合理且安全的工作守則,定期選舉和更替單位的管理者。資本主義使學校領導可以通過權力獲取大量經濟利益,例如涉及校服商、膳食供應商以至工程領域的腐敗。所以,學校領導必然為牢握權力權力而進行高壓管理。因此,必須要由工人階級領導的革命性運動,不僅反對獨裁制度,也要推翻資本主義。

    組織起來,共同行動,為社會主義而鬥爭!

    最新消息

    同類文章